每期查询  
<<2019年8月>>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2603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1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以“房”为主的信贷结构亟需改变

□谭浩俊

  据国有六大银行2018年年报统计,在合计新增的51305.59亿元贷款中,公司类贷款增加14876.08亿元、占比不足三成;投向个人的贷款达31180.04亿元、占比六成,其中个人住房贷款增加25338.96亿元,占据全部新增贷款的半壁江山。

  按理说,面对决策层要求金融机构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加大对实体经济尤其是民营、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国有银行应当多做表率、多放样子,更多更好地将资金投向实体经济领域及民营、小微企业。但实际执行结果,却是新增贷款一半投向了房地产领域。可见,实体企业为何会遭遇融资难、融资贵?民营、小微企业为何会求助于地下金融组织?答案已不言而喻。

  近年来,决策层反复强调金融机构必须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在信贷投放上向民营、小微企业倾斜,出台降准降息政策亦多采用定向方式。原本以为,这些手段能促使金融机构增加对实体经济及民营、小微企业的信贷资金支持;没想到的是,去年新增资金中竟有一半进了房地产领域。这可能存在两种含义:一是在过去投放资金中,房地产领域所获比重高得让银行不敢对外发布,或在发布金融数据时做了手脚;二是银行未把决策层的要求当回事,继续我行我素将资金重点投向房地产领域,以获取更高的暂时利益。

  无论前者还是后者,均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通,决策层要求未能在金融机构、尤其是几大国有银行身上体现的结果——不然,怎么也不会发生新增贷款有一半投向房地产领域的现象。毕竟,当前急需支持的还是实体经济及民营、小微企业。更别说,新增房贷资金极有可能存在炒房、住房过度投资现象。

  事实上,有关信贷资金结构不合理问题,早在全球金融危机发生没多久便引起广泛关注。此后,决策层想方设法让金融机构调整好信贷资金投资方向。不然,也不会出台诸如定向降准降息的政策。这从一个侧面表明,依靠增加增量资金方式解决实体经济及民营、小微企业的资金矛盾已难见效果;相反,却给了金融机构更多的资金投放自由裁量权及盲目、无序、不合理放贷的更大空间。

  所以,货币政策必须做出更大力度的调整,必须从总量调控转向结构调整、从提供增量资金转向引导存量资金,把增量资金释放与存量资金调整结合起来,新增多少资金必须同步配套3倍以上存量资金。亦即,银行想从央行拿到新增资金100亿元,就须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