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9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2428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4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寻兰仙人桥

□杨 坤

  去岑巩百花岭仙人桥寻兰,我们是沿着一道清亮的溪水进去的。

  那条溪,名叫洪水溪或红水溪。也有人叫它为血水溪。为哪般那么叫,问同行的寻兰人,同行的寻兰人说他也搞不清楚。他只知得这条溪的源头有个寨子,寨子的名叫洪水溪。只晓得洪水溪寨外,三里处的一个山根,有一座山岩叫仙人桥。只晓得仙人桥所处的那些山野,曾有人采得一种叶条儿如金,如银,如玉般云亮的仙人兰。

  是溪水因寨子而得名,还是寨子因溪水而得名,我们更是不得清楚。我们只是一人背着一个装有油炸粑,黄糕粑,香肠,牛肉干,豆腐干,香烟和茶等吃食的帆布包,你两眼迷茫,我两眼迷茫地逆着深远潺湲的溪水,一路钻荆扯藤,往仙人桥方向贪心贼恋地迷兰,寻兰而去。

  溪水在山岩及松林,及杂树林中,拐弯模角地瀑流,跌宕在幽谷里。我们也跟着溪水,拐弯抹角地,跌宕在幽谷里。溪水在松林和杂树林的山岩上,我们攀爬寻求在松林及杂树林的山岩上。溪水欢欢地从树林的高岩几跌几拐,又几宕,宕跌至几些铺满绿茵茵马鞭草,马齿苋及豆豉花,苜蓿,野荚花的坪地里。我们也随着溪水几跌,几拐,几宕,慢悠地跌宕,跌宕至几些有着马鞭草,马齿苋,豆豉花,苜蓿,野荚花的坪地里。反正,溪是我们寻兰,觅兰的向导。我们背着采得几蔸说它普通,但又并不那么普通的,如虎皮兰,素心兰,岩兰,学名为建兰,本地人叫它为串串兰的兰。我们春心荡怀地绕着溪水走,有时,我们在一片枝柯密匝浓郁的地方,闻得一鼻若兰,若石斛花,若水仙花般馨香的香味。可山风一吹,那缕香,又于我们的鼻翼拂走。我们在密匝的恶草林中,辗转迂回了好一阵子,兰似乎见得我们,我们却见不得兰。我们再也没采到什么样子的好兰。更没见着民间传说中的,那种什么的如金如银,如玉的仙人兰的踪影。

  林岩下,又出现了一块开满苜蓿花的绿草地。绿草地阳光很充足。那有瀑有潭的溪水,在几蓬细柳的拂荫中,显得很蓝很绿。同伴说那地方好,那地方美,下去歇歇吧。我说,好,去歇歇吧。他说声走,便顺着一径往日的牛踏出的牛脚印,一钻一出,一飙一跳,或几飙几跳地,很快跳到了草坪里。我便也跟着他,拿出他一钻一出,一跳一飙的勇气,也很快下到那块坪地里。我们放下背包,一屁股仰翻在草坪的绿草叶上,深深地嘘了一口气。

  我们汗涔得难以弗加地,连衣带裤扑进溪瀑的水潭,快活地打了几个的滚。刚洗了两把被汗水涩得辣辣的眼,一抬头,便见得对面坡腹,现出几个戴着草帽,太阳帽,背着背篓,声如洪钟的采兰人。他们也朝我们这个高岩下的阳光坪地之缓而来。他们手里都也握着镰刀和锄丁。有人还向我们嗨地挥了挥手。我们也向他们嗨地挥了挥手。

  我们从背包里取一蔸一瀑的兰,将它们腐了败了的根和叶掐掉,然后一蔸一瀑地洗去它们身上的杂质和泥土,将其晒于太阳底下。我们席地,仅只喝了两口的茶,抽了几口的烟,那几个采兰人,便你言我语地到得我们的溪边。虽然我们与他们的口音有点不同,与他们都也互不相识,但他们的年纪,似乎都和我们一样。他们放下背篓,揭下草帽,揭下太阳帽的那一刻,我们也见他们的两鬓都已霜白。他们主动跟我们招呼,主动地给我们赐烟。他们围着我们晒于太阳底下的兰,叼着烟,悠着几脸老辣的笑,问,采得金兰和玉兰么。我们说,我们只是来这里玩一玩,游一游而已,哪有那等好运气,那都是人家卯运人,及人家仙人的卯运气。他们说,难,那很难。说你们也莫灰心。说你们总有时候会遇上她的。

  大家你笑我笑一阵之后,转身他们便也从背篓里,取出了他们的兰。他们也一蔸一瀑,修去兰的枯根和枯叶,又于水里一浸洗,也将其晒于太阳底下。似乎他们的兰比我们的多,我们也好奇地起身围了过去,观赏了他们的兰。他们一草坪的兰,也和我们一草坪的兰一样地馨香清碧,但他们也没采得什么的如金如银,如玉如的仙人兰。

  这没有女人的山野,我们与他们裸裸地脱衣,又浴进溪瀑,边洗边看风景……

  他们吃晌午了,我们也拿出背包里的油炸粑,黄糕粑,香腸等的吃食,吃起晌午来。晌午很香很甜。溪两边的山很高,那都是峰。峰葱葱茏茏的,要仰着脖颈子,才能见得到它们的峰顶。峰丛中,有牛铃叮当。有脆鸟句句鸣啭。有哗啦的流水,从半坡剌蓬中溜溜淌来,形成一瀑瀑银白的小岩瀑,拽着花和鸟语,往溪谷里飞泄。

  风景里,他们摆门子。摆映山红。摆桫椤檀香。摆樱桃猕猴毛果。摆山胡椒,灵芝及梨花。摆锦金鸡及竹鸡。摆山獭,山龟,野兔,野猪,野羊。摆野人老辫婆……当然也摆苗族领袖张秀眉。摆血水溪。摆仙家道人张三丰,摆仙人桥,摆得天花乱坠。张秀眉,张三丰,那两个人的故事很长,让人着迷。说张秀眉屯兵此地,以仙人桥为天然屏障,几番穷兵黩武,杀身填壑,血渠成河……说张三丰,为了庇护此地一个百花盛开的百花岭,他鹏展仙人桥,独战百花岭外围倭兵,呼仙唤逸,云剑疾风,杀得倭鬼尸骨成山,沟谷血红……那么故事里的洪水渓,或血水溪我们见到了,可故事里的仙人桥,我们却并未见到。我们问,仙人桥究竟在哪里。他们答,仙人桥就在溪的上面不远的地方,但路很难走。说若你们实在想看,说他们带我们去。当然,我和我的采兰人也巴不得去看一看,去实地领略领略仙人桥的一番仙骨风味,我们也想变成故事中的张三丰,变成仙骨道人呢……

  我们与他们爬仙人桥,往溪的左边上不去,溪水在我们脚下罄幽地流淌,可脚下却是几丈来深的岩谷。我们只好顺着溪,下到一个浸洇的绿草地,淌过浅浅的一处水溶,往溪的右边山岩爬去。山岩很陡,很绿,也很湿滑。山岩全然被一蓬一蓬的粽粑叶,一蓬一蓬的豆豉叶,一蓬一蓬的嫩的老的构皮枝叶,还有酸刺藜,细青藤,红血藤,野花椒等的和几些叫不出名的植物覆盖。我们攀藤扯葛,依托着几些树枝草叶往上爬。爬至一个挂满嶡叶,青苔的岩根脚,蓦地,他们中有人就说,这里就是仙人桥了。又有人说,这地方也叫仙人岩。我呢,我却有些文皱而好奇。我倚着一棵青皮的树立着身子,想好生生仰视一番,打量一番,可我打量了好一半天,可我只打量到,快要抵达脑壳的一空阴沉的岩穹。无意中,我又见得岩穹上倒挂着一帘帘的须草,和几蔸开得杏黄杏白的石斛花。这是我平生见得的第一缕如此明丽的野生的石斛花。我本想随手扯下石斛的一缕,可石斛花于我可望而不可及。石斛花高高地明绽在岩的一丈有余的边缘,很是开心而高傲,一颗颗透明的水珠子不停地从她花唇边上滑落,滴洒在我的头顶和脸上,一时凉意得你惊异不已。我叹,这就是仙人桥么,这应该讲是仙人的家园,或仙人草的家园才对吔。这分明是岩,不是桥。那么桥又在哪呢,我想问过究竟,可这会儿却没有一个人搭理我。我往前一看,啊,与我一同爬上岩来的那几些人,以及与我一起来的采兰人,这会的他们,早已顺着眼前这壁岩的岩穹子,往前钻进了一蓬蓬密不见日的荆草灌木,及繁杂的刺窠蓬中。于是,我也顺着他们踏出的路径,两手排动蔽日的枝草和剌木,趔趄地往前钻去……

  到得一个岩洞口,我便听得有人在我头顶叫我。说,你这人啊,怎么搞的,钻洞钻快一点嘛。只要钻过洞,你就真正领略到洪水溪上的仙人桥了。听说仙人桥就在我头顶,我一阵欣喜,想迅疾穿洞而过。可当我躬身入洞,欲将脑壳伸出洞对面的洞门时,我的如细猴的身子,竟被一个扁桶口一样扁圆的洞门卡住了。我两手死抵着洞门两边的岩壁,使劲往后退了几步,然后脚朝前,头朝后地,来它一个侧身钻,接连钻了好几下,我才得以侥幸地钻出那个洞门。到得桥的侧边的底端,爬上几个比人还高的乱石垛子,仙人桥的全部颜貌,便兀突地呈现在我的眼底。

  仙人桥,从西边百花岭那座耸入云天的秀丽的峰峦半腰斜月般伸来,本想架过那道跌宕而潺湍的洪水溪,连接于对门东天那座兀隆的豹子岩青屻,不知哪样原因,桥的末端,却断然断蹋得无影无踪了。仙人桥,桥高约十米。从我站立于它的位置往上看,大约二十几米长的桥身,桥面竟平整如一块厚厚的金属板。桥面最狭窄的地方呢,仿佛还不到一米。若你要过桥去,往西边山域或百花岭去,你非得经过那宽不到一米的狭窄的葫芦颈。唉,在我还未爬上桥面那个当儿,他们几个人竟都早早地,安然无恙过去了。他们是怎么过去的,我不知道。他们立在桥的那端那个宽敞处,他们都向我荡着一脸的骄横的笑。当然,我也想几步跨过桥的那边去,可我的脚一触到那个不到一米的葫芦颈子,心就打鼓,生怕一不小心掉下岩去,那就完了。有人喊我爬。说他们也是爬,爬过去的。我嘿地向他们咧一个笑,于是我便相信他们,索性真的一个匍匐,鲵一样趴在岩脊上,壮胆往前梭爬起来。我双手柄着两边刺手的岩沿,便开始一步几步地几爬几爬,嘴啃泥地往前几爬几爬。我在他们的一阵掌声和一串朗朗的笑声中,我心惊胆颤地往前爬,往前爬,似乎有人在我前头,狠劲地逮了我一把,呵,我终于嘿嘿地,满身泥土地爬过了葫芦颈。我快活地立于他们几个人中间,我俯望着桥外山重水复,云蔚霞蒸的美丽景象,笑啊跳啊,仿佛我们几个浑身占满泥土和草叶味的人,都是仙人桥故事里的仙骨道人了……

  回家路途,我们回眸那峰峦云雀的仙人桥,我们觉得,这仙人桥不仅是仙人云游过的境地,那更是几多珍禽灵兽游乐的美丽家园。在我们穿荆藤,攀岩树,过岩凹,拱岩洞时,我们无意里竟发现了一些岩羊的粪便,发现了草茸丛中的两三窝玉绿绿的野禽蛋,我们有人还在一个枫木垴上掐得了几朵酱紫云红的山灵芝哩……

  一时里,我们猛然地感触到,我们错了。我们不该来这仙家境地,弄刀弄土。这个仙人桥,不仅只是民间故事里仙人们游踪过的桥,千百年来,它更是几多珍奇生灵聚合繁衍的家园。千百年来,我们想,曾来此地挥过刀,弄过影的人,似乎都亵渎了这个美丽而野性的家园。包括张秀眉,包括张三丰。这洪水溪或血水溪,千百年来,她分明是仙人桥峰年里一道清亮无比的甘泉子,怎么一夜之间杀得变成了一条血水溪,陈下几多洗不脱的幽怨气……这洪水溪,这血水溪,叫了千百年了,谁来用文字为她正个名,雅个身,你能否叫她为百花溪或兰花溪呢……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