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9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2428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欧阳修的朋友圈

□陈湘涛

  自贴头像

  北宋张耒的《明道杂志》记载有个和尚看欧阳修朋友圈头像,说欧阳修是个白面书生,龅齿,即“唇不掩齿”。古时所谓白面书生,不光指肤色,也指人看着年轻。如果依据这个描述,欧阳修颜值尚可,只是门齿有些外突,虽然有点破相,但也为欧阳修增添了一丝喜感。可是现实中的欧阳修与朋友圈头像有很大的出入:又矮又瘦,面色很差——大概像今天的小品大咖宋小宝。他刚入朝时不巧被皇后看到了,皇后皱起眉头说没见过这么丑的人。也许这跟很多人的朋友圈一样,挑选了自己最上镜的图片做头像,真人样貌通常要打几分折扣。

  朋友圈互动游戏

  朋友圈里互动多。某天,有人提议大家在朋友圈各作两句诗,说自己想做的事,必须达到犯罪判刑的程度。有一人写道:“持刀哄寡妇,下海劫人船”,另一人写道:“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轮到欧阳修,他却只写:“酒黏衫袖重,花压帽檐偏。”这文绉绉的两句诗让好友们大惑不解,问他的这两句诗与犯罪行为哪点沾边,他留言解释说:“酒喝到这种程度,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呢?”

  俗人附庸风雅,难免露馅;雅士同于流俗,也很为难。以欧阳修先生的德行修养,在朋友圈里描述作奸犯科,等同于今天在酒桌上被逼着讲黄段子。拒绝会扫了大家的兴——下次不带你玩了,伙同着“抢男霸女”、“杀人放火”又实在说不出口,欧阳修只好利用诗歌的空白艺术投机耍赖,让命题人自己去联想。

  拖黑的好友

  宋仁宗天圣八年(1030年),24岁的欧阳修参加了礼部举行的考试,晏殊是主考官,出题《司空掌舆地之图赋》,面对这过于僻涩的命题,众考生不是偏题就是走题,唯欧阳修不光扣题精准,而且文采飞扬。于是,晏殊慧眼识才俊,把欧阳修确定为“省元”,即第一名。从此,欧阳修对晏殊以门生自称,执弟子礼。

  据《东轩笔录》载,宋仁宗庆历年间,西夏犯边,战事吃紧。当时,晏殊是枢密使,为军机大臣。一日,晏殊在朋友圈里晒宴会的小视频,欢声笑语,热闹非凡,毫无军情紧迫之象。欧阳修在老师朋友圈上留了一首诗,其中有:“主人与国共休戚,不惟喜悦将丰登。须怜铁甲冷彻骨,四十余万屯边兵”四句。意思是国难当头,作为军机大臣的晏殊,肩负重任,不应该花天酒地,闲如散官。晏殊读后,愤然回复说:“昔韩愈亦能作言语,赴裴度会,但云:‘园林穷胜事,钟鼓乐清时’,不曾如此作闹。”意思是说当年韩愈擅长文章,赴裴度的聚会,也只是隐晦地说宴会奢华,朋友之间都没有直接指摘,更何况学生对老师呢。最后的结局自然都能想到,晏殊在朋友圈上明确表示:“吾重修文章,不重它为人”,并很快把欧阳修拉黑了。这大概是欧阳修看到老师写的最后一条信息。

  只关注不点赞的好友

  韩琦与欧阳修早在景祐二年 (1035年)已同朝共事,但当时并未深交。时年韩琦27岁,欧阳修28岁。后来两人日渐亲密,在政见上保持高度一致。他们曾经一同调停宋仁宗和宣仁太后的争斗。有一天,欧阳修在公众号上给人讲《周易》,他认为《文言》、《大系》皆非孔子所作,是当时《易》师(卦师)为之耳。韩琦心知欧阳修的观点是错的,却从不与他争辩。只是对欧阳修“终身不言《易》”。

  小的方面观点不一致,没必要拿出来争辩,免得造成了更大的分歧,影响了关系。只是自己的观点也应保留,不能昧心地趋迎奉和,最好的办法还是不去说它。苏轼就聪明过头,从不肯装糊涂,原则问题要争,枝节问题要辩,以至于四面树敌,就是缺少韩琦这种“抓大放小、求同存异”的沟通技巧。

  先点赞后取消的好友

  《湘山野录》记载了欧阳修向尹洙学习古文写作的情形:“钱惟演建了一馆,即将完成时,命谢希深、尹师鲁、欧阳修三人者各撰一记……三子相犄角以成其文,文就出之相较。希深之文仅五百字,欧公之文五百余字,独师鲁只用三百八十余字而成,语简事备,复典重又法。”显然,三人中,师鲁胜出。欧阳修先给尹师鲁的文章点赞,然后加了师鲁教写作的公众号悉心学习。师鲁说:‘大抵文字所忌者,格弱字冗。诸君文格诚高,然少未至者,格弱字冗尔。’永叔奋然持此说别作一记,更减师鲁文二十字而成之,尤完粹有法。此文一出师鲁谓人曰:‘欧九真一日千里也。’文章也怕货比货,原来被欧阳修点赞的精品文章现如今也成了“格弱字冗”的文章了,欧阳修悄悄地取消了当初的点赞。虽然超越了尹师鲁,但他的“文字所忌者格弱字冗”九字箴言让欧阳修受益终身。

  公众号稿件被盗事件

  《东轩笔录》里讲,欧阳修在滑州当通判时,公众号里十多篇稿件被一个叫丘良孙的人剽窃走了,成了拜谒官员的敲门砖。这样的蟊贼不值得计较,欧阳修一笑了之。再后来,欧阳修出任河北都转运使,看邸报上说丘良孙“以献文字,召试拜官”,就是因为文章写得好而当官了,欧阳修心生怀疑,把丘良孙献上的“稿件”找来一瞧,吓了一大跳,这篇文章竟是另一个公众号大V——武将令狐挺写的《兵论》。等到欧阳修当了侍从,在皇帝身边能说得上话了,这才找了个机会,把丘良孙抄袭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宋仁宗听完后的第一反应是“骇怒”,要罢丘良孙的官。欧阳修却说:“这是朝廷下发的任命,只是当日失于审详,倘若现在追回,朝廷更加丢脸。”宋仁宗认为他的话有道理,只好吃了苍蝇往肚里咽了。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