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9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12345

  2619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刘清:获嘉庆皇帝赐诗赞扬的军中奇才

□高 勇

  刘清(1742-1827年),字天一,号朗渠、松斋,广顺(今长顺县)人。自幼苦读,却屡试不第,后以拔贡入仕。以特殊才能为平定川东白莲教起义作出特殊贡献,嘉庆皇帝赐诗大加赞赏。在古稀之年率兵平定山东天理教起义。

擅长做思想工作的官员

  刘清能说会道,对不同的人还有不同的招,而且说的话句句都是往心窝里去的,不管在哪个朝代这种能力都是职场的必杀技。那时还没有“思政工作者”这一称呼,他就擅长做思想政治工作,并因此战功卓著。

  论读书,刘清不咋滴,三十多岁还是个童生,连秀才都不是。35岁时,非常幸遇被选为拔贡,总算有了做官的资格。拔贡是个新词,我们就先把拔贡说清楚。明清两代,有三种读书入仕(不含买官)的主要途径:一是参加乡试考中举人,要是能中进士更好;二是入国子监读书,期满后考选授官;三是所谓的“大挑”。大家经常看到的举人、进士,甚至是状元,这就是第一种入仕途径,也是主流途径。如果考不上举人怎么办?还有其他非主流途径。第二种途径就是成为贡生,进培养基层官员的摇篮——国子监读书。清代有岁贡、恩贡、优贡、拔贡、副贡五类贡生,我们挨个介绍。地方每一年或两三年按例选送的,就称为岁贡。要是遇到诸如皇帝登基、大寿之类的天大喜事,除岁贡外,朝廷还会加选一次,称为恩贡。各省学政在3年任期满时,可择优选送优贡。拔贡也是各省学政择优选送,但和任期无关,得听从朝廷的统一安排。清初每六年选拔一次,乾隆七年(1742年)以后改为每十二年一次,名额也非常少,每个府学二名,州、县学各一名,刘清就属此类。副贡就是没考中举人,但成绩尚可,直接送往国子监的贡生。一句话,这贡那贡的所有贡生都是没考中举人的,所以有专家就很贴切地把贡生称为举人副榜。

  第三种途径就是大挑。个人认为,大挑是对科考入仕的有效补充,是难得的以人为本的好政策。为什么这么说?请继续往下看。清代早期,政权初建,人才匮乏,考上举人便能当上知县之类的地方干部。到了乾隆时期,官位几乎都填满了,虽说按规定中举之后就有了入仕的资格,但得排队等候,什么时候能排到是个未知数。举人之上就是进士,考中进士无需等待就可直接当官。与其在家等待,还不如继续考试,于是参加会试者如过江之鲫。这支庞大的考试大军,规模虽赶不上今天的公务员考试,但录取比例很低,中榜者寥寥无几。多数人屡试屡败,屡败屡试,考场里头发花白老眼昏花的大有人在,甚至还有人杵着拐棍由儿孙搀扶着来。总结说来,这群人想当小官没岗,想当大官又考不上,总不至于在等待岗位、不断落榜中了此一生吧。这是一个涉及社会稳定的大事,政府得解决。乾隆十七年(1752年),朝廷改革创新,谋疏通之法,始定大挑制。(《清史稿·志八十五 选举五》)大挑由此开始。所谓大挑,就是凡三次参加会试不中的举人,由吏部根据其相貌挑选,一等以知县用,二等以教职用,每六年举行一次。

  说完读书入仕三途径,该回头说刘清了。拔贡生刘清出贡后,在京城四库馆做了7年的誊录,就是文书档案抄写员。42岁时才跌跌撞撞授候补冕宁(今四川省冕宁县)县丞,46岁时终于补上冕宁县丞。此官为正八品,通常管理文书、仓库。50岁时,升任南充(今四川省南充市)知县。虽说读书不怎么样,但上任后刘清兢兢业业,勤勉苦干,廉政爱民,冕宁、南充两地老百姓都称其为“刘青天”,政声为一省之冠。(《清史稿·列传一百四十八 刘清》)

  嘉庆元年(1796年),在四川、陕西、湖北三省交界地带爆发了白莲教反清起义。最初,参加的多为白莲教教徒,后来,从乾隆朝中期陆续聚居于此的失地流民纷纷加入,逐步演变为波及川、楚、陕、豫、甘等省,历时九载,清代中期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战争,也是大清王朝由盛而衰的历史转折点。

  战争对国家来说是一场浩劫,而对刘清来说,则是充分展现个人才能千载难逢的绝好机会。身为地方官,他心底里明了苛捐杂税给老百姓带来的苦难,人民的反抗与政治的黑暗不无关系,所以在对待白莲教起义的问题上,较为理性,也有分寸,亮点频出。

  川东一带受到波及,教匪起,(刘)清得民心,募乡勇五百人击贼,人乐为用。(《清史稿·列传一百四十八 刘清》)都知道刘清居官清廉,在百姓中口碑很好,要是遇上刘青天的部队,义军都会主动引避,以免冲突。刘清率领乡勇很快收复通江(今属四川省巴中市)、巴州(今巴中市巴州区)等失地,名声好不吃亏。

  别人打仗是敢打敢拼,以歼敌数量衡量战功。刘清则不同,战场上拼杀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只要可能,就到起义军大营中做思想工作,有时天黑不方便赶路,还夜宿帐中。他对义军循循善诱,尽全力用谈话方式化敌为友,减少杀戮。虽然没能化干戈为玉帛,但川东慢慢趋于稳定,刘清顺带也壮大了自己的队伍,手下乡勇增至千余人。

  嘉庆三年,刘清调任广元(今四川广元市)代理知县,由二线移到一线。起义军头目王三槐在川东北与四川总督勒保边谈边打。勒保占不了半点便宜,疲于奔命,无奈之下派刘清前往招抚王三槐。

  到了王三槐的大营,见到熟人相互打个招呼问个好。好久不见刘青天,最近在忙什么呢?还不是老样子,到处走走看看,你还好吧!托您的福,都还好,兄弟伙经常在战场上见,难免磕着碰着,您多见谅哈!没事,打归打,朋友还是朋友。遇到聊得来的,还会坐下来拉拉家常。这哪是在打仗啊,简直就是在村里遇到亲戚朋友唠嗑。

  和王三槐的第一次谈判没有结果,但王答应下次在清兵大营继续谈判。谈判的日期到了,王三槐自恃前两次出入清兵大营都是来去自由,想着这次勒保也奈何不了他。在清军的人质到了起义军大营后,便毫无防备地来到清兵本营。这次勒保违背了诺言,擒之,械送京师。(《清史稿·列传一百三十一 勒保》)

  抓到了王三槐,嘉庆帝喜出望外,亲临讯问。问到为何谋反时,王三槐回答:“官逼民反。”嘉庆马上反问:“四川一省官皆不善耶?”王回答道:“惟有刘青天一人。”王三槐临死时还崇拜着“刘青天”,嘉庆大为感动,事后特谕曰:“朕闻刘清官声甚好,每率众御敌,贼以其廉吏,往往退避引去。如果始终奋勇,民情爱戴,著勒保据实保奏。”……於是刘青天之名闻天下。(《清史稿·列传一百四十八 刘清》)

  嘉庆四年,刘清升任忠州(今重庆市忠县)知府。王三槐被诱捕之后,各地起义军都不敢主动出击,改为与清军相持对望。刘清的名气已经传遍蜀中大地,又受到起义军的尊敬,这一年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招抚通江、巴州的余匪。每到一处,还是对老乡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起义军感(刘)清无他,不忍加害,每至贼营,必留宿尽礼。(《清史稿·列传一百四十八 刘清》)战争史上最奇特的一幕出现了,义军对这位说客不仅不予加害,反而礼待有加。上菜上菜,刘青天来了,上野味,上好酒,今天要好好喝两杯。酒足饭饱天晚时,还要留宿。刘大人啊,天黑路难走,你也别急着回去,就在山上住一宿得了,明天走也不迟。那谁谁谁,给刘大人安排好,夜里凉,多准备点盖的。刘清神态自若,酒照喝,觉照睡,招抚事宜照办不误。

  你来我往之后,起义军先后有两万多人主动放下武器,回乡务农去了。刘清同志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成功瓦解了敌方的斗志,解散了部队,他也因此升任建昌道员。现在已无建昌这一区划,当时的辖地就是今四川凉山州和攀枝花市大部分地区。看过四川地图你就知道,刘清已经由川东北调到了川西南,远离了前线。

  第二年,舒舒服服当着太平官的刘清让总督勒保给记挂起来,原因是白莲教起义军又在通江、巴州和清军打起消耗战。政府军消耗不起,刘清又被派上了用场。这一次他的方法更为独特,成效也更为显著,值得大家期待。

  首先,屯兵要隘,占据主动。要做好思想政治工作必须得有基础,你要是处处挨打,只有比惨才能胜出,那就别奢望人家会搭理你。只有把自己做大做强了,底气足了,筹码多了,才有主动权,谈起来才有效果。

  然后就是上门慰问,这回他慰问的不是当事人,而是起义军众首领中有归诚之意的家属。先做通家属,再通过家属去做当事人的工作,就这样辗转相引,瓦解敌营。要是遇到软硬不吃的咋办?换成别人估计没招,但刘清有办法。当时,各路起义军按青、黄、蓝、白分号,其中蓝号首领巴州人鲜大川不仅彪悍还很狡猾,最麻烦的就是爆炒鹅卵石——油盐不进。一个好汉三个帮,你总得有合心的下属吧,做不通你的工作,那就做你下属的工作,你们自己解决去。一打听,鲜大川有三个铁哥们——文炳、路保和杨似山。刘清就派人慰问三个铁哥们的家属,很快搞定。文炳去劝大川投降,大川坚决不答应,还与杨似山商议杀掉文炳。好戏开始了,似山乘间杀大川,与文炳、路保同降。巴州匪遂灭。(《清史稿·列传一百四十八 刘清》)把机会留给对手,看着对手在窝里解决问题,自己坐收渔利。

  战国时期,秦国并吞六国的外交策略是远交近攻。到了刘清这里,情况不同了,策略也改为远攻近交。这也是迫不得已,近处的义军首领,我不认识你没关系,我认识的人中总有人认识你认识的人吧,只要有人搭桥就有希望。远了,牵线搭桥的机会自然就少,只能靠武力镇压了。嘉庆七年(1802年)春,刘清大破义军李彬部于南江(今四川省南江县)五方坪,擒李彬、辛文。秋,又于两河口(在今四川省小金县)击败义军齐国典部,擒残部首领葛成胜。此后,起义军已由面上作战改为点上抗争,活动范围基本上只限于川楚陕边境地区的万山老林,人数略超两万人。因战功卓著,刘清升任四川按察使。

  再来看看刘清7年来的政绩,先后招降三万余人。之所以有这么多人投诚,除了擅长思想工作之外,还有一点是很多当官的难以做到的,那就是考虑别人的出路。有一技之长的,回乡自谋职业;没有谋生技能的就招为乡勇。乡勇是临时工,战事结束了,就得解散。考虑到各家各户的房子基本毁于战火,如不妥善安置,这群人还会聚集成匪。现在的军人退伍时都有一笔不菲的安置费,刘清的手下也有安置费,只是这安置费不是政府发的,而是刘清向富室巨商借钱来发的。有的富豪受其感动,慷慨解囊,即便这样,等大伙儿都遣散了,刘清也已负债达十万。就是靠着这群临时工,刘清在平息叛乱中屡建奇功,川、楚教匪之役,官兵征讨,而乡兵之功为多。其勋绩最著者,文臣则四川按察使刘清。《清史稿·志一百八 兵四》

  嘉庆九年九月,白莲教起义得以最终平复。次年,刘清在北京受到皇帝召见。见到这位闻名已久的地方清官及平息川东教匪的有功之臣,嘉庆帝大加赞赏,特赐诗曰:

  循吏清名远迩传,蜀民何幸见青天!

  诚心到处能和众,本性生来不爱钱。

古稀之年平定山东天理教起义

  战争结束了,刘清也调动了,到山西任按察使,任上同样清廉爱民,后升为布政使。这官当大了,烦恼也多了。当时的顶头上司山西巡抚初彭龄任性乖张,脾气古怪,和很多下属处不来。身为巡抚,有直接给皇帝上奏折的权力,这权力被他用到了极致,就弹劾别人来说,可以用“批发”两字来形容。先是弹劾前巡抚,接着又劾布政使刘清、署按察使张曾献及府州县多人。弹劾刘清的理由竟是袒护属吏(《清史稿·列传一百四十二 初彭龄》),结果是刘清从从二品降为从四品。

  受此打击,也是无语。以前打仗,自己的特长得以发挥,工作起来得心应手,和平年代反而觉得不自在,于是上书嘉庆皇帝,自陈不胜藩司之任(《清史稿·列传一百四十八 刘清》),布政使又简称藩台、藩司。这下惹皇帝不高兴了,提拔你担任布政使时,没听你说过不胜任,现在降了你的官品,就发牢骚,这不是公然对抗朝廷吗?这不是说我工作失察用人不当吗?恼怒的嘉庆皇帝斥其冒昧,降补刑部员外郎。

  刑部员外郎就是刑部中某司的次官(相当于副司长,郎中是司长),听起来好听,里面道道可深了。“员外”就是正员以外的官员,说白了就是编外人员。员外郎就是一闲职,这个官职可以捐买。只要肯花银子,地主富豪都可以捐一个员外官职来当,所以历史剧中一些土豪经常被人尊称为张员外李员外什么的。

  此后,又换了一个新岗位——热河新设理刑司员。历史名词中的热河,辖区为今河北省、辽宁省和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地带。理刑司员又是一个新名词,要解释得先从理刑司说起。理刑司是清朝管理少数民族事务的最高机构——理藩院的一个部门,职责就是制定蒙古和回族地区的律条,审决重大案件。刘清由理藩院派驻热河任理刑司员,这工作多多少少和思政工作沾点边,能说会道擅长安抚的特长再次得到发挥。

  草原不仅是雄鹰的天堂,也是刘清展现才能的崭新舞台。蓝蓝的天上白云飘,白云下面马儿跑。不管在哪,不管面对什么人群,只要你用心工作,关爱他人,就能够干出成绩。边方草创,多持大体,断狱平允,蒙民亦以青天呼之。(《清史稿·列传一百四十八 刘清》)“刘青天”这称呼已经由四川喊到了蒙古草原。

  嘉庆十七年(1812年),转任山东盐运使,天天跟最有钱的盐商打交道,这在当时是最肥的肥缺,就是闲得慌。次年,北京、山东、河南等地爆发天理教起义,山东朱成良率数千人攻陷今定陶县、曹县。赋闲好几年了,真是天赐良机,又恰逢山东巡抚同兴恇畏战。抓住机会,71岁高龄的刘清自请统兵,重操旧业,还是耐心细致地向百姓讲清叛乱的危害,解释朝廷政策。就这样口口相传,起义军军心动摇,有迷途知返的,有脱离团队外逃的。剩下的事就好办了,刘清亲率绿营兵收复定陶。又集中力量打歼灭战,焚烧朱成良营地,诛杀朱成良,迅速平定山东。

  嘉庆皇帝深慰刘清以文职身先士卒,特诏褒奖,加布政使衔。(《清史稿·列传一百四十八 刘清》)刘清得以官复原职。之后改任云南布政使,毕竟年事已高,经不起长途折腾,仍留旧任。刘清性格坦率,厌烦苛礼,又不习惯与地方官员打交道,于是上表朝廷,请求改授武职。这次嘉庆皇帝算是读懂了刘清,允准!嘉庆二十一年改授刘清山东登州镇总兵。在登州任上,重修蓬莱阁,使这座自宋以来五百年失修的人文景观重放异彩。常与文人雅士登临此阁,观日出,看海景,把酒吟诗,遣情抒怀,刘清过了一段悠闲自在的日子。嘉庆二十五年,改任曹州总兵。

  道光二年,刘清病休回到广顺老家养老。5年后(1827年),在平定川东白莲教、山东天理教起义中作出特殊贡献,清军中最擅长做思想工作的官员刘清因病去世,享年86岁。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