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4月>>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1234
567891011

  2539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宋词雪

□董改正

  好像唐朝的雪下得比较大。“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大不大?“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有点惊人,但李白说的也不是孤证,岑参说:“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这么大风,吹出“大如席”的雪花,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还是不能深信,不打诳语的老杜您该信了吧?“乱云低薄暮,急雪舞回风”,可不是很大吗?

  雪下着下着,下到宋朝就小了很多,就妩媚了很多,从整排的歌行到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长短句,宋词雪温情得多,优柔得多。原因是什么呢?我的一个好友说,是因为宋代没有“会须一饮三百杯”的豪客,这是“意识决定物质”了,但也有些道理。您想,历代风雅、不羁之士定有很多,为何只有魏晋独擅胜场?一部《世说新语》功不可没,写这本书的人的独特审美功不可没。辛稼轩也是个豪士,但究竟是悲大于壮一些,所以他写到雪是这样的:“天上飞琼,毕竟向、人间情薄。还又跨、玉龙归去,万花摇落。”然后,“人已老,欢犹昨。对琼瑶满地,与君酬酢。最爱霏霏迷远近,却收扰扰还寥廓。”只剩下悲凉了。比起李白岑参王昌龄的豪气,究竟短了很多。

  却不能尽怪稼轩,有宋一代,文风鼎盛,而武备松弛,赵匡胤开始还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到后来,宋代成了行军帐篷,周围的猎户换个不停,哪里还有大唐的气势?范仲淹、辛弃疾、陈亮、岳飞,写不出“欲将轻骑逐,大雪满弓刀”的凌厉。钱钟书说:“据说古希腊的亚历山大大帝在东宫的时候,每听到他父王在国外打胜仗的消息,就要发愁,生怕全世界都给他老子征服了,自己这样一位英雄将来没有用武之地。紧跟着伟大的诗歌创作时代而起来的诗人准有类似的感想。”宋代的雪恐怕也有这样的憋屈,只好另辟蹊径,豪情气韵比不得唐人,就往理趣细密上下,常常下出精致来。

  雪是怎么来的?袁綯说:“应是天上狂醉。乱把白云揉碎。”雪是如何下的?孔夷说:“投宿骎骎征骑,飞雪满孤村。”下的情状如何?毛滂说:“蝴蝶初翻帘绣,万玉女、齐回舞袖。落花飞絮蒙蒙,长忆著、灞桥别后。”雪下到地上如何?方岳说:“道是梅花,不是梅花”,吕本中说:“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看着这“银河宛转三千曲”的雪国,诗人们想到了什么?鲁逸仲想到了妻子:“故国《梅花》归梦,愁损绿罗裙。”方岳想到了故乡:“待不思家,怎不思家?”吕本中想到了恋人:“请君问取南楼月……到今犹恨轻离别”——跟刘若英的《后来》一样情愫。都是精致的趣味。

  但历代都会有特立独行的人,陈郁就是一个,他一个人完成了宋词雪的另一种造型。

  首先,雪是这样来的:“没巴没鼻,霎时间、做出漫天漫地。”没来由啊,就这么一会儿,便如此漫天飞舞;结果是这样的:“不论高低并上下,平白都教一例。”大雪公平,覆盖了一切;这雪下得惊人:“鼓动滕六,招邀巽二,一任张威势。”滕六、巽二这两位爷一个是雪神一个是风神,他俩加一起,在天空招摇;这真是雪吗?您自己看:“识他不破,只今道是祥瑞。”原来是讽刺权臣贾似道的,这哪是祥瑞啊,是害人精呢。但在最后,他像雪莱一样说:“东皇笑道,山河原是我底。”春神笑道:冬天到了,春天就不远了。要是把“底”换做“滴”,很让人怀疑他穿越来了。

  不能不说到东坡,他怎么会不在宋词雪里留下自己的造型呢?年轻时,他写雪:“冻合玉楼寒起栗,光摇银海眩生花。”很李商隐,人皆不懂。王安石看后,笑道:“小子,别整这么晦涩的。有多少人知道人的肩膀为玉楼,眼睛为银海呢?”苏轼大囧。中年后,他写道:“雪似故人人似雪,虽可爱,有人嫌。”已是“却道天凉好个秋”了,却也没有“大江东去”的气势。

  在宋的邻国,却下着一场颇有唐韵的雪,那是金主完颜亮的:“天丁震怒,掀翻银海,散乱珠箔。六出奇花飞滚滚,平填了,山中丘壑。皓虎颠狂,素麟猖獗,掣断真珠索。玉龙酣战,鳞甲满天飘落。……”,这样的雪,裹着宋代温柔旖旎的雪,大宋岂能不危亡?但完颜亮的雪是暴戾的,血腥的,所以他的国输给了更为暴力的“只识弯弓射大雕”大元,而“下的那么深,下的那么认真”的宋词雪,就下到了元代,下成了冻雨,世上再无宋词雪。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