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6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2374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4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乌篷船

□姚 毅

  

  每当我静静地看着在清澈的巫江拍摄的这些照片时,我的眼前、耳边就会浮现出那摇曳的乌篷船。听到那矣乃的橹桨声,巡睃这张张活灵活现的影迹,眼前就会出现那个美丽而清雅的小镇——若水。它的美犹如它的名字,淡淡的,散发着泥土的清香,清丽而又幽婉绵长。

  乌篷船,历来是中国南方水乡苦途长旅的智慧象征,是生命张力的象征。若水人当然也不例外。若水惟善尚之水,山岭丛集,仅靠巫水通道,十分闭塞,一条河流悄然穿入。人们赶集或有婚丧嫁娶,都是经过这江河最终达到终点。

  在过去的近三百余年岁月里,每到深夜,总能听到笃笃笃的声音从河畔传来,这是乌篷船返回来了。镇上的那些汉子看到岸边屋舍,就用木棍敲打着船帮,召唤着自己准备远行的客人或亲人来为他们送行,来迎接他们的归航。

  山民们夜夜听到这样的声音,都习以为常。但终于,也许是身边的日子实在不太好混迹,大或是憨拙的头脑中突然幻觉出离开故土的原因,因此,这笃笃笃的声音便产生了莫大的诱惑。不知从哪一天起,他们开始远离故园,早早地收拾好简薄的行囊,告别妻儿外出谋生去了。

  这一去,有的再也没有回来,自己在外重新组建了家庭,有的却死在了外面。所以,这笃笃笃的声音越来越少,要看、听那坐在闪烁的油灯下的笃笃声也就越来越不容易了。大人们日长月久是还真是怕了这笃笃笃的声音,小孩们却是喜欢,若水的孩子可以盼得外出劳作归来的大人携带回来几颗糖果、点心,填补饥肠的荒漉。

  是的,当敲击船梆的声音终于响起时,夜晚或中午,年幼的孩子们早已歪歪扭扭地睡熟,山民粗粗糙糙地挨个摸着他们的小脸蛋,亲吻了自己的漂亮老婆,擦擦眼泪,快步走出屋外,昂首走向船舫。那份离别酸楚,叫汉子思念,牵挂好几年。还有那披头散发的妻子提着包,跟在后面,送丈夫远行的迷惘惆怅,无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她只是擦拭眼泪,没有说一句话,但内心实在是苦涩难挡。

  几百年来,事实上,外出的山民很少有回来的。有的妻子,实在无以为生了,或改嫁,或逃荒。或就在丈夫上船转身的那一刻,干脆抱着幼儿投了河,以图痛快。这种事一般发生在黑漆漆的深夜,惨淡的月光仅现了一下河中的涟漪,便没了声息。乌篷船划向了远方,渐渐消解了乌篷船踪影。

  自然,偶尔也有些叫人欣喜的信息传来。乡里不知从什么地方来了老邮差,手中拿着一封夹着汇票的信。于是,这家人家的门槛在几天内就会有许多乡邻上门吵闹恭贺一番,茶水袅袅,欢笑良久。这时,乌篷船的敲击声是响亮的,许多山民开始懂得了失眠、思考。

  好在那几张汇票的汇来,从此山野蛮荒的若水镇开始有了私塾,有了学子。

  学堂的开办,先生、学生手捧着书,摇着头,齐声呤念《三字经》、《四书五经》等。摇头晃脑,长辫一摔一摔的,霎是激情。念书声压倒了乌篷船的敲打笃笃声,侧耳静听,别有风情。这声音,不是山腰破庙里的木鱼声,而是祖母们向往光明,脱蒙行进的脚步声。

  二

  一个坐乌篷船的王姓阿公到了洪江去谋生,十年后,终成了暴发户。他回乡建修宅院,开设码头,钱庄、修筑栈道,从此互通商贸。于是,客商们纷纷坐船来若水做生意,贩山货。乌篷船止止行行、上上下下,满村满寨,家家营生。贸易十分红火,修筑的防卫工事,实在前卫,客来客往,贸易活跃。乌篷船的家家营运,带来了经济的活跃,停靠在岸边,有如“清明上河图”场景的再现。这家去洪江做生意的王老板,货物往来很多,于是他请了长工、保镖、丫环。成了当地首富,他经常会吩咐劳工从平展展的青石阶梯上抬货上到乌篷船上,又从乌篷船上卸货下来。几个雇佣挑着足够半月之用的食物来往穿梭于沙砾和浅水滩。有时,佣人手上还会提着一捆书,这在乡间是稀罕之物。山民们傻想着小舱内酒肉饭饱、他展卷卧读的神仙日子。

  村子上船老大也渐渐气派起来,好像还在山野之外又找了一个二房,他们一生在船头相厮相守,这些早已成为全村血性汉子艳羡的角色。过去,坐他船的大多是私盐贩子,因此航船经常要在沿途受到缉查。缉查到了,私盐贩子会被捆绑起来,去承受一种叫做“趱杠”的酷刑,这种酷刑常常使私盐贩子一命呜呼。船老大也会被看成是同伙,虽不做酷刑,却要遭吊打。现在,缉查人员拦住乌篷船,见到的常常是神态高傲的若水王老大文士,他们献媚地点头哈腰,予以乌篷船准许放行。王老大也很懂事,常常是一包包的纸烟打发他们,差爷高兴了,不再查缉,竟放行远去。这划船的船老大也以利言讥讽,乐哈哈的和老婆、王老爷盘席船头殷实吃饭,吐出一口唾沫,骂道:真他妈的没一个好东西。

  每次船老大回村,总是背着那支大橹。航船的橹背走了,别人也就无法偷走他那条大船。这支橹,船老大再劳累,背橹进村时总是把腰挺得直直的,摆足一副凯旋的架势。放下橹,草草洗过脸,拧开酒壶。叫二房炒上两个下酒菜,借着光亮,故意不关房门,长夜喝酒唱着小调,引得山里人,特别是男人们垂涎欲滴,回家骂婆娘不会照料自己。若水,也因此有了嫉妒和尘嚣的繁杂,少了往昔的纯净与真诚。

  三

  实在是记不清了,多年前,乌篷船的笃笃声惊醒了谁家的孩子。如果是夏夜,人们会起身,攀着窗沿去看河中那艘艘扁黑的船,它走得很慢,星星点点,很漂亮,却总是在河中走动。听大人说,只要一个夜晚就可走到县城,走到小南京之称的洪江。洪江县城准是个大地方,大得不得了,听说有商行,有市场,有青楼,还有戏看。那儿江河会是否会更宽,船儿会更多?一条条晶亮晶亮的水路,通向宇宙夹谷,再也没有了泥淖和杂藻,再也没有了土岸和残埠,直直地通向经济交易集散地。

  事实上,村上每当有人要出门,出行的人第二天一早,天刚蒙蒙亮,就会急匆匆地赶到靠江的船老大家去,去抚摩那支上过桐油的大橹。祈求行程的平安,祷告事业前程的美好。那划桨的矣乃声,日日夜夜,走走停停,把个山村给滚动流淌了起来,同时也连接了外面的花花世界。

  乌篷船,便成了山村孩子们心中未来憧憬的理想之船,破残的农村求援发财之船,青年人下注赌博之船,忠情郎妇的情爱性爱之船,也是若水文化细流浚通的伟大与渺小之船。

  那犁破狭小的河道,溅起波澜的水声,把憧憬和沧桑写给了船,烙下了船的变迁和澎湃。

  四

  我记得我很小的时候,我和伙伴们常在流水的河床旁上谷去捕蛇。零花钱主要靠卖蛇赚来,我们三五个小伙伴,三三两两结集在谷垛上方拿木棍撵蛇,看到蛇在草丛中一蠕动,下谷蹲守的仨两个小伙伴便蹿蛹而匍,生擒住活蛇,坐上自家打造的乌篷船,上集镇店铺去换钱,换得钱来,买上一本小人书或连环画靠舷细看,或买支冰棍解渴。大摇大摆地走在集市上,学着船老大的样子,手里握着船橹,以荣耀自己家乌篷船的新旧与陈色。记得还有一回,看到过邻村张大伯家落败的惨状。一家人为了生计,借着晨曦,一大早就坐着乌篷船去江中打鱼,出去时他夫妻俩、儿子三口同去。人有旦夕祸福、天有阴晴圆缺。当我听到寨邻乡亲乌咽着抬来他家三口尸体时,我震撼了,一个个活脱脱的出江,却硬着身板归里,不知所措。印象中,听大人们讲,张大伯家,在巫江上遇到了狂风,浊浪汹涌,波涛四袭,浪宇排空,掀翻了船,船上的张家三口,跌落江河,触礁罹难。

  从此,若水人出船就会烧上几炷香,祈祷江河神灵的庇护、保佑。乌篷船又成了生命承载的钷链,成了人们生命运载的沉重思考。乌篷船承载着花季的青春希望,承载着沉重古老的幽怨,承载着人性的高蹈,抒写人生,抒写着沧桑岁月和苦难历史。

  

  有时,在乌篷船舱中半睡半醒,听水声、橹声,来往船只的招呼声,以及乡间的鸭叫鸡鸣狗吠,也很有意趣。划上一只乌篷船到乡下去看庙戏,或上江河打鱼拉网,那更是妙不可言,既可以了解中国旧戏的真趣味,了解江南水乡的文蕴识藏及文化底蕴的深浅,还能在船上行动自如,要看就看,要睡就睡,要喝酒就喝酒,要拍照就拍照。这也是一种活法。

  其实,识乌篷船者,不与俗者高谈阔论,清静自由存在也是一种品质。这是一份心乐。不讨论国事、船价,自己喜欢快乐就成。这是一种高度一份清静清雅。“野渡横饮作罢风、亦是江南好风景。”是的,这样的乌篷船实在是大自然的恩赐,是一种“享受”,是一种表达,是一种生命的快慰与惬意啊。

  说到底,这乌篷船是童年的意趣,青年的真爱,老年的作伴。是江南若水的一生启承,终点的诠释,它赋予人们的不仅仅是思考,是苦难,是幸福,自然更是生命的缩影。它勾勒纵横,吆喝人性,更跃马扬鞭,吟行巫岳。

  这每一艘乌篷船都是一部深厚的历史。在生命的浪击中搏击中,在浊流中在嗨号的清亮嗓子中,它宛如宽阔的胸襟,承载着千古舞水、唱响着巫水,行走于船道,在历史的岁月变迁涉走长河中,又似阴柔温情的情人,包容宽容他人,抒写着山民千古的纯洁历史,彰显着千秋兴衰和风华绝代。没有怨言没有咆哮,默默奉献,勤苦耕耘,永立江河。这才是乌篷船历练千秋,万古生命的高维图腾。

  乌篷船是何其伟大而人性闪光。它值得崇敬的地方太多太多,它是母亲养育若水侗民族的成长,教诲山民悟世醒世,指引汉子巧媳妇聆听世界,甑别人鬼与情未了。若水镇上,那乌篷船千舟万帆、竞相运走,在年轮岁月中星移斗转,她依旧沉浑潇洒、凄婉沉珂,千帆竞秀,风姿卓然;小镇人家,依旧彤云彩虹、袅烟翠绿,座落山谷,幽静丰硕,不屈不挠。

  千古岁月,洗涤浊流。风华喜悲,竞相争屏,过去的苦难终归一叶落花抖尽沧海桑田。星移斗转,峥嵘岁月,今非昔比。

  当乌篷船渐渐离开江中时,远山、若水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中,离开这块若水侗蛮民族龙华宝地,去感觉城市的嗝阂喧嚣。我看着这渐渐隐退在山壑深处的小镇,便有无尽的话语想向她倾诉。

  我知道,乌篷船伴随我久远了,就会宛若其人,生津灵魂。我这一走,会难舍这灵性之船,生命之船,难舍这故乡的丝丝眷恋,这心中的乡结,这久远的牵绊!我不知要在哪一个春夏秋冬再度回首,再感故里。

  泪眼盈盈,面对江那边的故里,我只有深深地向她鞠躬。因为哪里住着生我养我的“母亲”!以及那亲切的乌篷船。手中的这些照片,怎不叫我想起这乌篷船,想念乌篷船。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