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10月>>
30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910

  2435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息烽西望山永乐盟誓碑解读(上)

□刘运雄

西望山毗庐寺“盟誓碑”

  位于息烽县西望山麓毗庐寺旧址的“盟誓碑”,也就是碑,被用作石料砌在耕地堡坎中,正面与部分侧面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形状不规则,面积约一个多平方米。碑面风化脱落,裂纹较多,虽经六百多年日晒雨淋,字迹仍然清晰可辨。碑文皆为阴刻,顶端“日、月”二字对称,外围均有不规则的圆形装饰图向碑侧面延伸;正文为“万古叢林”四个字;落款是“永樂伍年正月盟誓”八个字。这就是自民国以来无数专家学者孜孜以求却又众说纷纭的贵州永樂“盟誓碑”。

  观察“盟誓碑”后,查阅了一些与“盟誓碑”相关的历史资料,觉得奇怪,疑惑颇多。“盟誓碑”自诞生至民国前的五百多年的官方历史资料都未发现记载过,何人所为?碑形、碑文、图案又是什么含义?最有权威的研究是,1931 年时任民国息烽县县长桂诗成邀请曾任贵州省、云南省政府主席的黔籍国学大师任可澄前往西望山游览考察,之后兴奋断言,此碑应与当年建文帝隐匿西南有关。任可澄查阅贵州历史并考察了西望山人文脉络,认为这是当年建文帝与跟随其出逃的大臣聚集毗庐寺立誓的盟碑。但是,任可澄明确表示对碑文内容不能深解。近九十年来,又有不少专家学者相继到访考证,都认同任可澄老先生的观点,只是谁也没有充分证据,谜仍是一团迷雾。

  经过反复研究“盟誓碑”形状、文字、图案等,仿佛找到了解读之法。

  一、盟誓碑形正面解读

  “盟誓碑”面制作时,局部曾经简单凿平过,大部分仍是毛石痕迹,很粗糙,给人以盟誓立碑仓促从速之感觉。仔细观察,碑额与其自然纹络共同构成酷似鸟儿的鸟嘴与头部,人为的雕刻着两只错位畸形的眼睛,鸟儿好像趴下望着天上的太阳与月亮。碑额这一人为与自然结合的特殊现象,想到了汉字的起源。汉字是由象形图案逐渐演变而成,遵守这个造字原理,查阅了有关鸟儿趴下状态可能构成的文字,找到了“西”字的象形描述与碑面发现的内容判断基本一致。距离碑正面稍远一点审视,整个碑形酷似一个抽象的“西”字。“西”字造字原理与本意,象形字,根据小篆字形,上面是鸟的省写,下像鸟巢形,“西”是“栖”的本字,本义是鸟入巢息止。碑面以“西”字形态出现,便又联想到了历史上明朝当时贵州宣慰使六十七世水西土司安的及其西望山中的“西”字,这个字既在官府又在山的名称中出现,也有动物巢中趴窝碑形暗示,预示着他们之间有着本质的关系。根据资料记载,毗庐寺在明代前是水西土司安家祠堂,朱元璋灭元建明后,封贵州六十四世大土司陇赖霭翠为贵州宣慰史,并世代袭宣慰使之职。自六十七世土司安的后的一百八十多年,七十七世土司安国亨在位时,遵照母的意愿,将自家祠堂改建为寺院,并请当朝大学士张问达撰写碑文。祠堂是族人悼念先祖的场所,神圣肃穆,禁止外人擅自入内,何况是贵州宣慰使安的家的祠堂,没有特殊情况发生绝不会改祠为寺,种种迹象表明曾经发生过极不平凡的事。寺院是贡佛祖、圣贤及其讲经传道场所,供教徒礼拜,祠堂改寺院说明安氏祖宗具有佛祖圣贤的胸怀庇护着一切平安。试想想,什么人能进驻安家祠堂结盟立碑,没有主人同意行吗?说明他得到了安的土司鼎力支持与无私帮助,也说明结盟立碑的人自喻为一只乌,寓意在水西栖息,那么,这个借鸟喻己之人会是谁呢?

  二、盟誓碑文图案解读

  之前,相关专家学者对碑文、日月图,进行了分析,提出了大明国号和图腾的共同看法。但是,对碑形、相关图案可能未发现,也未曾有文字描述阐释。既然碑上的秘密无法客观定论,也说明不能用常规视觉判断,应该从追遡汉字形成演变结合当时的历史来解读。

  (一)明朝第二任皇帝“朱允文”名字呈现

  1.“朱”字的形成过程。碑文落款“永樂伍年正月盟誓”中“永”字的一横一竖特殊写法,如果这个“永”独立存在,可能很难准确识别,这一发现又引起了碑刻字体的深究。查阅了“永”字各种字体写法都没有找到类似笔划,便想到书写碑文的人刻意埋下伏笔暗示什么。因为,碑文字体笔划苍秀、如出魏晋人的判断是任可澄和桂诗成共同观点,两位先生既是民国政府官员、历史学家,又是有名的书法家,字体透露的书法功底毋庸置疑。而雕刻图案形象隐秘,碑形选择超出常态,导出了立碑盟誓者知识渊博、儒雅风趣、富于想象的思想素养。充分说明盟誓立碑之人,对碑的形式与内容经过缜密的思考后设定的,并非草率结盟立碑。另外,这个特殊的碑形、碑刻,谜底离开了碑体本身没有任何价值意义,会产生民间传说,缺乏证据支撑。再说,设计谜团之人确有道不出的苦衷,只能以物喻己,都希望破解谜底。顺着这样的思路,又研究分析了其他几个字的书写发现,如果将“永”字中写的类似“十”字、“樂”字中写的“木”字、“年”中写的上部“一提一撇一横”笔划按所在部位重新组合起来,就是一个标准的“朱”字,而且,这些重新组成“朱”字的笔划有粗包细、深含浅吻合之感觉。这种隐藏“朱”姓字于它字笔划中的设计,是有意的或许是无意的巧合。

  2.“允”字的隐藏。在陈述“允”字来源时,要说对碑上雕刻人形、人面头形两个图案的发现,否则,就不能全面解释“允”字的形成过程,证据乏力。因为,有了上述的发现与方法,就直接找证据来证明“允”字的存在。在碑面“永樂伍年正月盟誓”区域,可以看出雕刻着一个侧面站立、双手背着、目光平视的人。在碑面的右下方,又清晰的雕刻着人的面部头像,其脸部对于碑面偏向左侧,眼神向前斜视,眼线收得窄,像是沮丧的面部表情。画面与结盟喜悦心情矛盾,这是什么内容的结盟仪式呢?细心察看,这个人头面像的头顶上有自然碑纹小块,应该不是发髻,又在暗示什么?查阅“允”字甲骨文及释义,甲骨文的“允”字,在人的头部位置加一圆点或圆圈指事符号,表示与头部的动作有关;造字本义:点头、许可,其意可以延伸:允承、允诺等。这个雕刻的人面头像与头顶上自然石纹构成的形象,是盟约人告诉大家“点头”之意的暗藏表达。人面头像雕刻与头上的自然石纹结合,又是雕刻的侧面站立的人的头部像在碑右下角的具体化,这三个图式共同构成了“允”字甲骨文所描述人体运作连贯完整的造字原理。它除了告诉盟誓时这个人的面部内心情感外,还说明了侧面站立的人与仅有面部头像的人就是一个人,寓意为这个人的“头”在这“点”,就是“点头”之意表达。侧面站立的人像,与其头顶上方雕刻着“月”字的畸形眼睛,已经把甲骨文“允”字含义又诠释了。碑文的落款年号,明确表达了结盟立碑之人“点头”认可朱棣为帝,这也是“允”字本意的另一反映。雕刻侧面站立的人形图案,被“永樂伍年正月盟誓”八个字从头刻到脚,字刻在人像上,意味着被朱棣“清君侧”历史事件的国君在此,不过被皇帝朱棣年号遮盖住了,是朱允文“认可”朱棣自身失败的画面。这些隐藏“允”字存在的信息,是结盟立碑之人为破解碑秘多角度设计提醒。

  3.“文”字在碑表面。一般的石料材质里都有还多还少固定不变的纹络。盟誓碑使用石材面部凸凹不平,虽然经过六百多年日照雨淋,风化严重,横竖裂纹较多,仍然透露出原始纹络信息。从横向裂纹看,这块碑石当时是顺着横向裂纹剥离开的,剥离后横向纹路痕迹仍然存在碑面,于是,碑面作局部简单凿平后雕刻了文字、人形等。碑石四周除顶端外仍是原石材样子,露出的部分仍然留有众多纹饰。“盟誓碑”附近散落着一对雕刻石兽,一只风化开裂破损剩下半边兽身,另一只外表风化脱落,兽形尤在,雕刻精湛,艺术水平高。但是,这一对怪兽什么都不象,也不是安氏家族的图腾兽,应该是多种动物特征的集合体,都是头向左或右偏后约抬头睁大眼睛朝天看,神色惶恐,时刻警觉担心有事将要发生的表情,也像是期盼老天爷保佑的样子,到底蕴含着什么意思呢?本人认为是朱允文及其逃亡者被朱棣追杀狼狈不堪的缩影,是近五年艰难历程佐证,也是水西土司安的庇护承担风险压力山大的真实写照。如果把碑与雕刻的动物怪兽联系起来想,他们都是恐慌沮丧。按常理,制作碑的石材质里要求高,不会选择裂层多或者有纹路的,因为,加速风化,都会选择无裂纹的石材,何况当地有好石料不选用,说明用意明显,毛糙是碑要表达的符号。查阅了“文”字的象形造字原理,甲骨文此字象纹理纵横交错形,本意花纹、纹理;“纹”字物件的文理;纹理,物体固有的纹路、纹络。原来“纹络、纹路”中的“纹”字与“文”字相通,两个字的创意原本没有区别,这就是告诉人们“文”字就在毛糙碑的表面存在。另外,雕刻在石碑上的字称作碑文,要寻找的“文”字一直都也存在于碑面,不过这个“文”字证明的力度有点不够。

  上述三个方面,从汉字构成笔画,从象形造字原理,从人的心里活动图案表现,从物体自然现象,解读出了“朱允文”的名字,也许是合理的推断,也许是巧合得很的解谜答案。

(未完待续)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