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8月>>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2607期 本期共7版 本期B2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聚焦脱贫攻坚决战之年 彰显政协提案建言优势

——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提案早读

□本报记者 潘 建

  贵州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和决战区。当前,贵州省委、省政府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坚持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举全省之力、集全省之智,尽锐出战,坚决打赢脱贫攻坚“四场硬仗”,脱贫攻坚取得阶段性成果。

  2019年是贵州脱贫攻坚的决战之年。在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上,众多省政协委员以提案或党派提案的形式关注基层、关注民生,如何在脱贫攻坚中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为我省决战之年的根本性胜利积极建言,体现了强烈的大局意识和浓浓的民生情怀———

探索实践“4个三”经验

推广统一战线助力脱贫攻坚新模式

  如期打赢脱贫攻坚战、实现同步小康,是包括民主党派在内的全省统一战线的政治和社会责任。

  在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上,民建省委向大会提交了《关于解决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难题,推广统一战线助力脱贫攻坚新模式的建议》,提案建议:民建省委引领会员企业精准帮扶深度贫困村团结村的探索、实践和经验,开创了统一战线助力脱贫攻坚的新模式,值得向全省甚至全国推广。

  民建省委在省委统战部的指导下,积极响应 “六个参与”行动和统一战线“千企帮千村”行动,凝聚会内力量,带领会员企业(中天金融集团)于2017年7月,启动结对帮扶省级深度贫困村——遵义市平正仡佬族乡团结村。在一年半的时间里,通过“三方”合力攻坚,创新“三变”实践,促进“三产”融合,坚持“三扶(扶智、扶心、扶志)”结合,团结村的贫困发生率已经从建档立卡时的31.6%下降到5%,团结村成为了全国、省、市、县(区)四级肯定表彰的乡村振兴示范村,成为了贫困村民“回得来的故乡”。民建省委引领会员企业真扶贫、扶真贫的实际行动,写入了中共贵州省第十二届三次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贵州省委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深入实施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发起总攻夺取全胜的决定》,得到了中共贵州省委、省政府的肯定。

  什么是民建省委探索实践的脱贫攻坚的新探索和新模式?即民建省委总结的“4个三”:

  “三方”合力:统战引领,三方协同,合力扶贫攻坚。在会员企业成立民建支部,在省委统战部的全力支持和民建省委的组织指导下开展工作,充分发挥会员企业的优势和潜力,投入团结村脱贫攻坚。通过与地方基层党组织的深度融合,不断推动组织优势、服务资源、服务功能最大化,实现“点对点”精确到位、“手牵手”扶贫攻坚。坚持把党建融入帮扶全过程,将党建延伸到项目、延伸到产业链、延伸到扶贫一线、融入到帮扶全过程。

  “三变”创新:因地制宜践行“三变”,激活农村生产要素。扶贫团队进驻团结村后,因地制宜、精准施策,创新提出金融精准扶贫新模式,以“三变”思想成立平台公司,盘活农村“沉睡资源”。村民手中“沉睡”的资源,变成股权收益的来源,村民成为企业主人翁,主动参与集体经济发展,从而对脱贫有信心,对致富有希望。

  “三产”融合:秉持现代经营理念,推动农旅等产业融合发展。在团结村成立合作社,导入“公司+合作社+农户”经营模式,使公司、合作社、村民之间形成了紧密的利益联接和共享机制。通过选品种、引技术、抓培训、注资金、建工厂、创品牌、包销路等多种方式,全方位解决团结村产业增效、农民增收问题。依托平台企业,深度挖掘村内优特农业资源,开展种养殖项目,引进标准化生产和发展农产品深加工,大幅度进行农业结构调整和升级。打造农旅文深度融合的团结村田园综合体,将旅游业发展成为增收着力点。实施“品牌强农”战略,打造农业品牌“乐耕甜”和旅游品牌“大发天渠”,带动全村农旅产业向高附加值产业链攀登。

  “三扶”结合:扶智扶心扶志,激发贫困群众内生动力。多措并举提高团结村社会保障水平,解除贫困农户后顾之忧:改善团结村卫生室医疗条件,对村医进行医疗技术培训;设立教育公益基金,对团结村217名高中及以上的学生提供教育资助;向全村5430人捐赠团体意外保险;开展“新型职业农民”培训,提高他们的文化素质和专业技能;成立农民工创业创新中心,为村民提供学习机会和就业平台;弘扬“大发精神”,用艰苦奋斗、坚韧不拔的精神力量鼓舞和号召贫困群众,激发他们脱贫致富的决心和斗志。

加快公共事业和扶贫治理能力建设

夯实深度贫困地区乡村振兴基础

  深度贫困地区是影响我国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区域。如何将推动深度贫困地区稳步脱贫与夯实其乡村振兴基础有机结合,是当前迫切需要关注的问题。

  在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上,致公党省委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在脱贫攻坚中夯实深度贫困乡(镇) 乡村振兴基础的建议》的提案。

  提案认为,深度贫困地区脱贫任务的紧迫性可能影响长效产业的布局发展,公共事业建设“欠账”需要进一步补足。在脱贫攻坚的凌厉攻势下,近年来,深度贫困乡(镇)都已实现村村通油路,组组通硬化路,但是由于地理条件恶劣,山高谷深,一些贫困村产业路、串户路建设滞后,特别是通往田间地头的多是羊肠小道,产品输送靠人挑马驮,加之冷链基础设施不完善,制约了产业的规模化发展。深度贫困地区农民组织化程度低,乡村振兴后劲不足。合作社是提高农民组织化程度,推行集约化生产,提高农村产业竞争力的重要方式。在脱贫攻坚行动中,近年来各地合作社数量猛增,但良性运作的合作社少,不开展任何经营业务的空壳合作社较多。

  为实现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之间的有机衔接,奠定深度贫困乡(镇)乡村振兴的物质和制度基础,提案建议:

  一是要加快公共事业建设,打下从扶贫开发到乡村振兴的良好基础。提高脱贫质量的基本措施之一就是加强当地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建议在政策范围内加强深度贫困村基础设施建设的涵盖面。在深入实施农村“组组通”公路建设基础上,着力发展深度贫困村道路建设事业,实现农村产业路、串户路的硬化;加大深度贫困村电网建设力度,改造部分村寨原有老旧电网,消除农村用电安全隐患;充分整合深度贫困地区基础教育资源配置,着力改善贫困地区教育特别是义务教育薄弱学校的办学条件,支持办好村级小学、教学点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建设,如将原有的村级小学民办教师用起来,发挥各地原有“闲置”校园的作用,不让校园永远“闲置”。

  二是要切实加强深度贫困地区扶贫治理能力建设。首先要加强“空心村”基层组织建设。其次是在壮大集体经济上下功夫。第三是要按照“加快淘汰一批、努力规范一批、着力提升一批”的思路,在充分考虑深度贫困乡镇、深度贫困村产业基础和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实际的基础上,认真筛选出产业特色鲜明、运作机制规范、服务层次较高、辐射带动能力强的合作组织作为示范点,发挥其带动作用和辐射作用,形成乡村振兴的原动力。

  三是突破贫困村、贫困地区边界,实行连片扶贫开发建设。可借鉴有关地区如盘县通过连片扶贫开发打造美丽乡村“终极版”类似经验,突破深度贫困村、深度贫困乡镇边界,打破区域壁垒,实施跨乡镇、跨村组连片扶贫开发建设,实现协同发展。通过对原有的小型种植、养殖项目进行整合,建设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区,实现土地规模经营,增加扶贫产业的影响力和带动力。

  四是要盘活深度贫困地区生态资源,发挥生态脱贫的积极作用。充分利用贫困地区生态资源优势,优先安排深度贫困乡镇、深度贫困村的生态扶贫任务,在新增资金、新增项目、新增举措、惠民项目、建设用地指标等方面加大对深度贫困地区的支持力度;健全生态旅游开发与生态资源保护衔接机制,建立贫困人口与企业利益联结机制,完善收益分配制度,拓宽贫困人口增收渠道;在深度贫困地区打造一批具有较高知名度的精品森林旅游地、精品森林旅游线路、森林特色小镇、森林体验和森林康养基地等。

加强政策协调 依托前沿科技

让金融切实在精准扶贫中发挥作用

  贵州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省委省政府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全局,坚持以政策设计、工作部署、干部培训、督促检查、追责问责“五步工作法”,坚决打赢脱贫攻坚“四场硬仗”,脱贫攻坚取得阶段性成果,贫困发生率下降到7.7%,减贫和搬迁人数全国排名第一。

  在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上,民建省委向大会提交了《关于推进我省金融精准扶贫的相关建议》提案,提案分析了我省金融精准扶贫存在的主要问题并提出了意见建议。

  提案认为,贵州金融精准扶贫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基础薄弱,无法承载扶贫任务。从全国范围看,传统四大国有商业银行一般只在县一级设网点,无法为贫困农户提供金融服务、资金支持,农村信贷比普遍比较低;而农商行、农信社等地方性小微金融企业,虽网点在乡镇分布众多,但其自身规模较小,无法提供足额的资金支持,最终导致农村贫困农户贷款难,成本高。二是政策分散,无法有效引导金融投入。金融机构的准入机制较紧,不少小微金融机构只允许在县级设立。在金融扶贫过程中,财政政策与金融政策尚未形成合力,对扶贫攻坚的力度有待加强。虽然国家出台了一系列金融扶贫政策,但政府有关部门和金融机构对金融扶贫政策的研究落实力度不够,部分政策落地缺乏相应的实施细则,无法充分释放政策红利。三是机制固化,无法适应扶贫形势。金融资本追求经济回报而扶贫追求社会回报,决定了金融扶贫工作有其复杂性一面,需要一套适应形势的机制。四是手段落后,无法提高扶贫精准度。我国贫困地区分布广泛,各地自然条件与发展水平不同,同一地区不同经营主体的融资需求也不尽相同,由于手段落后导致信息不对称,金融部门定向瞄准满足金融支持条件的贫困农户较为困难,金融扶贫产品和服务方式与贫困地区和贫困群众的需求尚有很大差距。

  为此,提案就推进金融精准扶贫提出了三点建议:

  一是完善金融基础建设,突破基层金融瓶颈。建立市场准入绿色通道,对金融机构在贫困地区设立机构网点实行更加宽松的准入政策;优先支持在贫困地区设立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贷款担保公司、农业保险公司等机构,大力发展农村金融综合服务站、自助银行、金融便利店、金融超市等小型金融网点,打通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

  二是加强政策协调,形成金融精准扶贫合力。更好地发挥财政资金的引导作用,通过贷款贴息、设立风险补偿基金等,提高金融机构参与脱贫攻坚的积极性,引导和撬动更多金融资源向贫困地区倾斜;同时,抢抓国家融资担保基金落地机遇,健全我省政府资金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市场化运作的小微企业和涉农主体担保体系,通过再担保、联合担保等多种形式,提供扶贫开发融资担保;充分发挥央行再贷款、再贴现等货币政策引导作用,综合运用政策工具组合,向金融机构提供长期、低成本资金,增强贫困地区金融机构支持区域发展和扶贫攻坚的能力;加强部门协调,形成政策合力,建立和完善金融精准扶贫工作联动机制,用好用足贵州保险助推脱贫攻坚示范区、政策性金融扶贫实验示范区、贫困地区企业上市绿色通道等一系列扶贫政策,同时加强部门联动,形成金融政策与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税收政策等协调配合组合拳,制订政策实施细则,强化各项政策的落实力度,释放金融精准扶贫的政策红利。

  三是依托前沿科技,提高金融扶贫精准性。扶贫资金使用的科学性、有效性、精准性及风险管理是我省金融扶贫实践中的关键问题。建议依托贵州扶贫云和贵州金融云等平台,借助大数据、区块链及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建立金融扶贫动态监测系统,有效解决扶贫资金投放的精准性,科学评估扶贫资金的使用精准性和效率,并动态监控扶贫资金使用的潜在风险,以提高金融扶贫监督的科学性,从而全面提高金融扶贫的精准性和有效性。

强弱项 补短板

促进结对帮扶城市产业合作

  东西部扶贫协作是国家的大战略、大布局、大举措。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对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多次发表重要讲话和作出重要指示。贵州是东西部扶贫协作的参与者,也是受益者。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2018年,着眼我省实际,紧扣“产业合作、劳务协作、人才支援、资金援助”,出台了《贵州省对口帮扶城市产业扶贫招商优惠政策》,同时,面向东部重点城市、重要目标企业,先后组织开展了“黔行深圳,千里寻苗”,2018年“贵洽会”走进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系列产业扶贫招商座谈会。通过举行一系列活动,进一步释放了贵州内陆开放投资红利,达成了一批合作协议,推进了东西部产业扶贫协作。

  在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上,民进省委向大会提交了《关于促进结对帮扶城市产业合作推动脱贫攻坚》的提案。

  提案认为,从我省与结对城市开展的人才交流、援助资金和产业合作来看,东西协作空间巨大,但目前成效还没有完全凸显。贵州如何聚焦重点,更进一步抢抓东西部扶贫的机遇,深挖对口帮扶市场的资源和红利,如何把东部的资源优势与贵州发展实际结合起来、把“走出去”与“请进来”结合起来、把脱贫攻坚与面向东部地区重点城市招商引资结合起来、把承接东部产业转移和我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结合起来,还大有文章可作。

  为此,提案建议:瞄准对口帮扶城市,研究结对城市什么优、什么好、什么强。摸清帮扶城市的优势资源、优势行业和优强企业,摸清帮扶城市的产业结构、产业链特点、市场需求、人才优势、企业特点,以及其相关行业、企业的短板及需求。做好深入研究分析,深挖合作潜力,找准项目载体,开展精准对接,不断提高结对扶贫协作的针对性、时效性、持续性,切实加强与对口帮扶城市强项的深度合作,帮助我省强弱项、补短板、创新版。

  二要摸清家底,研究我省有什么、缺什么、要什么。按照我省产业“高端化、绿色化、集约化”的发展要求,围绕我省优势资源、优惠政策、优质产业和比较优势明显的产品,深度开展我省产业研究分析,紧盯结对城市的重点领域、先进生产力、产业链和高科技,建立项目库、政策库、目标企业库、客商信息库、专家智库,绘制结对城市的招商作战地图,推动产业招商实现“按图索骥”,加快实现与结对城市互利共赢、同步小康。

  三要找准产业发展定位,精心谋划产业扶贫项目,加大结对城市的产业合作。一是通过产业合作,延伸产业链、提升特色产业附加值,同时,引入结对城市市场资源培育发展新产业。积极探索推动传统产业提质、特色产业做大,优势产业做强。一方面,将帮扶城市的优势产业和优质服务引进来,这样既可以带动贫困人口就业,也可以提升本地创业者的市场观念和品牌意识;另一方面,依靠市场手段,以双向互动方式将贵州省优质产品带出去,逐步拓宽市场销售渠道,帮助提高绿色农产品附加值,真正实现内外部市场互为联通、资源相互对接、人员有序流动。二是发挥市场作用,建立利益联结纽带。瞄准结对城市的潜在资源,努力将资源通过市场化运作尽快转化为收益,比如借助专业化服务帮助当地产品打品牌、找市场,帮助合作社接订单、找资金等等,真正实现产业精准扶贫。

  四要整合扶贫资源,完善协作帮扶机制。不同帮扶单位之间尚未真正建立深度融合、协同参与的扶贫协作机制,结对城市应根据不同帮扶力量的单位性质、资源优势、区位特点等搭建扶贫协作平台,切实发挥对口援建、挂职帮扶、政策支持的积极作用;建立省市县三级联动联席会议机制,加大对结对帮扶市州开展产业扶贫招商的督促力度,及时沟通对口帮扶城市产业招商信息,协调解决结对城市投资项目在推进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和问题;集中力量攻坚贫困县的产业扶贫。组建省市县三级联动的贫困县产业扶贫攻坚专班,按照“一县一业、一个全产业链条、一个产业园区、一个优惠政策、一个招商专班”的攻坚思路,推动差异化出台“一县一业一产业链条招商优惠政策”,推动用地指标、用人、融资、项目审批、专项资金等优先扶持贫困县,为贫困县打造一个“产业政策优于周边、基础配套优于周边、营商环境优于周边”的发展环境。

制定规划 分步推进

让产业路先行 助产业兴旺腾飞

  当前乡村振兴发展战略中,提出了“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二十字方针,突出了“产业兴旺”的重要性,强调要先发展好生产、抓好产业,才有乡村振兴发展的物质基础和经济来源,否则就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更如机器缺少核心动力。

  在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期间,省政协委员黄昌洪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当前乡村产业路建设存在的问题及建议》提案。

  提案认为,产业兴旺是乡村振兴发展的首要条件,而产业路又是发展产业的主要制约因素,当前乡村产业路建设虽然取得不小成效,但也存在一定问题,主要表现在配套建设不足、被动滞后建设、没有规划等问题,极大地阻碍了产业发展,进而影响乡村振兴建设步伐。依托土地确权的测量成果,对集中连片的未开发地实施“产业路先行”政策,能有计划推进产业路建设,有效推进产业发展,进而加快乡村振兴建设步伐。

  乡村产业发展离不开土地基本资源,农业产业发展大多围绕种、养、加等方面来开展,种植离不开土地,养殖、加工等原材料(饲料)来源大多也离不开土地产出提供,而产业路通达就成为产业发展中的先决条件,产业路决定着产业发展,产业发展又决定着乡村振兴,产业路建设在产业发展乃至乡村振兴建设中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提案分析,当前产业路建设存在的问题,一是配套建设不足,制约土地开发利用。广大农村还存在不少地段,有较为成片土地资源,但缺乏开发利用,甚至撂荒现象还很严重,除了农民外出打工、农村缺少青壮劳力的普遍原因外,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不通基本的产业路,生产物资运输进出困难,难以开发生产,缺少劳力的农户单家独户不能维持耗时费力效益低下的生产。由于产业路限制,龙头大户或企业(合作社)也不愿流转开发,这样的地段占比不在少数,相当部分乡镇在发展产业中也面临不少类似的问题。

  二是被动配套,建设滞后。处于公路通达地段的土地资源早已开发利用得很好,大多是修建国省干道或通村通组公路时顺便具备了产业路功能。此外,部分土地条件特别好,且有龙头大户或企业(合作社)已努力打造出一定产业规模的地段,再经申请争取,一部分才得以后续实施配套产业路。往往先有了产业,形成一定规模效应,才跟进配套产业路,存在被动配套和滞后性,且都只是一部分。而未开发的土地,尽管连片规模较大,土地条件较好,也没有先行规划实施产业路建设。

  三是未列入发展规划建设。农村资源条件较好的坝区基本都配套建设了产业路,实施了开发利用,而贵州山区土地大多较为破碎,坝区面积较少,很多面积还处于无产业路也未开发的状态,只开发坝区显然不足以支撑乡村振兴建设的需要,土地破碎的山区条件较差,但几十上百亩乃至几百亩的连片地也不在少数,基于农业产业发展周期长、投入大、风险高的实际,产业路大多只能列入公益建设才能解决,近年来大力规划建设了通村通组公路,很多地区的产业路建设还未列入规划建设,未出台相关规划建设政策。

  为此,提案建议:一是制定规划,出台政策。依托近年开展的土地确权颁证工作成果,制定出台各地产业路建设规划,以土地确权颁证图斑面积为准,凡是连片达到一定规模的土地,一律列入产业路建设区域,例如连片100亩以上的土地一律列入规划建设等。只要有了土地规模实际存在,把产业路规划建设跟上,就能针对性的开展招商引资,就一定能予以开发利用,发展产业。二是结合实际,分步推进。限于地方财力及开发建设情况等,不可能一步到位建成油路(硬化路)标准,可先建成砂石路或级配碎石路,能保障和满足基本生产运输需要,后期再根据产业发展升级建设。三是结合产业发展,增加村级集体积累。修好的路划归村集体管理使用,并可作为产业发展的入股内容,从而多渠道增加村级集体积累。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