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1月>>
3031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2486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项南与抗战时的长乐明天剧咏团

□文/图 赖 晨

  1936年至1938年,项南在福建省长乐县政府工作,先后任长乐县园艺技术员、苗圃主任。同时,他曾和一些抗日青年组织成立了明天剧咏团,巡回演出,宣传抗日,并得到地下党的赏识,由福建省委宣传部长王助亲自介绍其入党。那么,这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来到长乐

  项南(项崇德)从上海强恕园艺学校毕业后,学校对他的学业和品德评价全优。

  在1936年夏天,上海强恕园艺学校介绍项南到福建省长乐县政府,安排他为园艺技术员,具体任务是管理县城公园、路边树木和专员公署庭院的花卉草木,后来还负责管理一个拥有10多亩规模的花圃,为美化城镇提供适时花木。

  1937年7月7日,抗战爆发了,震撼着全国人民的心,时代的洪流激荡着年青一代。

  项南毅然决定投身抗日救亡运动,最初的念头是奔向延安,但四处打听找不到门路,心里十分苦闷。

创办剧团

  一天,项南在长乐民众教育馆认识了馆长陈似云等几位热情的年轻人,大家一拍即合,临时举办“抗日论坛”,大谈抗日救亡,表达了年轻人拯救民族危亡的强烈愿望,引来数百位围观的民众,在社会上引发轰动效应。《星闽日报》立即作了报道,给这批热血青年很大的鼓舞。

  项南乘势发动群众,团结当地文艺青年,在长乐县城创立明天剧咏团,以民众喜闻乐见的歌咏、戏剧,宣传抗日救亡。

  大家推举项南为团长,但他考虑自己在幕后推动更利于开展工作,力荐由福州青年作家陈婴子出任团长,他退居副团长。项南虽是副团长,实际上为团里扛大梁。

  1938年夏天,福州的青年学生张徽、阮秀雅两人闻讯前来参加。以后,江介士、宋文与沙子以及平津流亡的大学生姚长庚、叶乃娜等也先后到长乐参加活动。除此,还有长乐县的刘辉、林蔼文、黄哲民等约共30人,声势逐渐大起来。

  据原剧团团员阮秀雅在1985年回忆说,项南每天晚上都到剧咏团来,经常穿着蓝布工作服,脸上笑容可掬。大家都喜欢与他接近,爱听他讲抗日战争形势,爱与他一起探讨抗日救亡的道理。初次见面,她便感到这是一个朴素、和蔼、热情而又朝气蓬勃的青年。……无论是教唱歌,还是导演话剧,他都很认真、很讲究,他唱一句,30多位团员跟一句,直到全部学会为止,排练话剧时,他不厌其烦地为大家做示范动作,讲明台词必须表达的感情,必须注意的抑扬顿挫的声调,手势身段如何配合,直到符合要求满意为止。团员们排练节目的场地,就是在宿舍附近的一个广场,那儿有一棵大树,树下拉一盏灯。在这艰苦的条件下,项南往往领着大家搞到深夜。

筹措经费

  明天剧咏团成立后,项南积极筹措活动经费。他先拿出自己积攒的薪水,并取得当时第一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兼长乐县县长王伯秋的支持,王伯秋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他是孙中山的女婿、孙婉的丈夫。剧团又得到县政府教育科长罗心如、会计室主任刘述周、合作指导委员会刘炽昌和朱家驹等的赞助。

  项南认为经费是办团的头等大事,都是年轻人自己认捐,大家生活都不宽裕,长期捐款确有困难。他在县政府工作,知道有个“长乐县抗敌救援会”的机构,是国民党控制的,由政府拨巨款,养了20多个少爷小姐,没干什么事,他们都是县官们的子女亲属,也不会干事,光领薪金。

  项南专程登门,汇报明天剧咏团创办情况,还请他们观看了《大刀进行曲》《枪口对外》《扬子江的风暴》《烙痕》等几场演出,这些演出感动了“救援会”,“救援会”每月拨下25元的补贴款。这些钱大家一个钱当两个钱用,基本上解决了团里的演出费用。

  此外,项南还争取到了长乐县党部的经济补助。

宣传抗战

  “明天歌咏团”的创办,也为项南提供了学习写作的阵地,其宣传组织才华得到充分的发挥。

  他亲自编写剧本,还撰写团歌:明天,明天,是胜利的明天。我们要救亡,我们要抗战。为了保卫国土,我们奋勇战斗。四万万同胞团结起来,把东洋日寇歼灭在明天……

  同时,项南带领大家排练话剧、唱抗日救亡歌曲、读书学习、讨论时事等。团员们抗日救亡的精神饱满,团结一致,努力学习,积极工作。

  项南多利用演出之前的时间,进行抗日救亡演说,介绍抗战形势,呼吁同胞们团结起来,实行全民族抗战,把日本侵略者赶出去。其声情并茂的演讲,传递精彩的前线信息,赢得全场听众热烈的掌声。

  项南不仅兼任导演,组织排练,除了县城演出,还深入到守军、学校、厂矿和农村演出。有时演员缺额,就自己顶上去。在宣传十九路军上海抗战大捷题材的话剧中,项南扮演报童,在台上兴奋地挥着报纸叫道:“晚报!晚报!十九路军打了大胜仗……”满口纯正的上海腔,使他的表演更为生动、形象逼真,深受广大观众的好评。

  明天剧咏团表演的歌曲有:《枪口对外》《大刀进行曲》《流亡三部曲》《抗战莲花落》《游击队之歌》《大路歌》《热血》;演的话剧有:《放下你的鞭子》《扬子江的风暴》《可爱北平城》《金门除夕》《喷火口》等。

光荣入党

  项南的表现,逐渐引起了福建地下党的关注,认为这是一颗好苗子,可以培养为发展对象。虽然中共福建地下党并未直接资助明天剧咏团,只是间接地与其负责人项南接触,让这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感到很有奔头。

  一位名叫王助的地下党员不时找项南饮茶谈话,引导、鼓励他联络更多的进步青年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同时也指出他们的不足,希望他们谨慎一些。

  王助(1914--1941),又名王道助,福建省闽侯县亭江乡(今福州市马尾区亭江镇)象洋村人,1931年在上海入党。

  为人热情、朴实的王助,比项南大4岁,戴一副眼镜,举止稳重。在平时的交往中,项南意识到,王助不仅是中共地下党员,而且是个负责人。1938年的春夏之交,王助与他的接触逐渐增加,像伯乐那样,慧眼识才,敏锐地发现了这匹“千里马”。项南曾经向他提出入党的要求,但王助只是温和地笑笑,不置可否地岔开话题。但他依旧给项南布置一些新任务,不断在工作中考察他。

  1938年秋天,王助约项南到福州青年会面,项南以为有新的任务,便匆匆赶去。却不料,王助以严肃的口气与他作了一次单独的长谈。这时项南才知道,王助的职务是中共地下党的福建省委宣传部长。

  这位地下党的宣传主管很欣赏这匹“千里马”,他一边慢条斯理地喝茶,一边对项南轻声说:“实际上我们去年就注意你了。经过一年多的考察,党组织认为你符合入党条件,同意吸收你入党。今后你要严守党的机密,不能暴露党员身份;我们单线联系,你不要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停了片刻,王助语重心长地说:“前一段时间,你在剧咏团的工作是不错的,但是过于突出,容易引起注意,以后要灰色一点,以便取得王伯秋的信任。”

  项南郑重地点点头,他完全领会党组织的意图。王伯秋是地方军政大员,身兼数职,是福建省第一区行政督察专员、保安司令、长乐县长,取得其信任,对党的地下工作是有好处的。

  项南顿感浑身来劲,增添无穷活力。王助发展项南入党,是在秘密状态下进行的。他曾经将此事向中共地下党闽浙赣省委书记曾镜冰作过汇报,省委常委王一平也知道此事。鉴于地下斗争的复杂性,尤其是明天剧咏团的抗日宣传活动较为引人注目,地下党组织始终由王助—人与项南单线联系。

  项南事事遵循组织上的指点,加入地下党之后,他在活动中注意保持低调,多做一些幕后组织工作;有事直接向王助汇报。

  在他的影响下,剧团的团员们也开始注意做些实际工作,将抗日救亡宣传工作稳步推向学校和乡村。

被迫解散

  但是,事与愿违,由于明天剧咏团到处公演,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震动,既受到各界人士的赞扬与支持,也使国民党当局惶惶不安。

  时隔不久,国民党省党部先派林葆忠率领省战地宣传服务团坐镇长乐,后又派人来长乐调查明天剧咏团的情况,抓不到什么把柄,他们就无中生有地造谣,称明天剧咏团团员有乱画乱涂、侮辱美国国旗、破坏盟帮关系;有在教堂墙外辱骂传教士,反对宗教信仰等等罪状……

  于是,枪打出头鸟。1939年9月,当局首先解除项南“县苗圃主任”的公职,理由是“不务正业,大半年来没有做技术工作”。

  紧接着,国民党县党部根据省党部的通知发布命令,说明天剧咏团人员“成分复杂”,“有背景”,宣布“着即解散”。于是,项南、张徽、阮秀雅等先后离开长乐,沙子离开时还写了《别了长乐》一文。

  敌人虽然利用莫须有的罪名,解散了剧咏团。但项南和剧咏团抗日宣传活动的影响已经在长乐人民的心中播下了种子,扎下了根。

  1984年2月15日上午,中共长乐县委、县人民政府召开明天剧咏团团员座谈会时,项南同志莅临会议,与战友们共同回顾明天剧咏团当年的活动情况。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