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2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12
3456789

  2506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猎 鹰

□张月军

  在所有的天空中,鹰矫健飞行的雄姿愈来愈少了。但鹰并没有绝迹,它们从远古飞到今天。就是为了给万里长空增添一道壮美的风景,给人类展示一种不屈不挠的精神风骨。在雪域高原或塔克拉玛干沙漠,甚至北方的蒙古高原的上空,鹰依旧顽强地飞翔在日益单调的天空。不论如何,这都不应该是鹰的千古绝唱和最后的飞翔。那么多辽远而深邃的天空,倘若没有鹰飞行的轨迹和风姿,那该是何等的黯淡与乏味!那不仅是天空的悲哀,也将是人类的一种悲哀。

  鹰应该是统领天空的君王,其威猛和剽悍,使它无愧于百鸟之王的美誉,但是同人类相比,鹰只能屈尊于弱者的行列。我始终相信,那么多鹰的销声匿迹,绝不是自然消亡的结果,而是与人类的伤害有关。鹰不可能主动退出天空的大舞台,那种鹰击长空的壮怀激烈,那种遨游云海的翩翩舞姿,早已成为鹰生命和血脉的一部分。尽管鹰是西部一些少数民族顶礼膜拜的精神图腾。但鹰的踪影还是愈来愈少了。在真正的强者面前,鹰的辉煌只能是昨日繁花!人类和鹰的对峙,只能使鹰败北而告终。但人类并不满足于鹰的永远消失,人类需要更多的欲望和征服的快感。于是地球上出现了另一种鹰,这种鹰与天空有关,与自由无关,它的名字叫猎鹰。

  这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鹰,说它是鹰,是因为它仍然保持鹰原有的形态。尽管依旧可以在天空中飞行,但那只是鹰的躯壳,它的灵魂已在人类的驯化的过程中被抽走了。同那些自由自在、特立独行的野鹰相比,猎鹰实际上失去了自由和天空,甚至失去了原有的风骨和尊严。野鹰即未被人类捕杀和驯化的鹰,尽管注定要经受风餐露宿,经受风霜雨雪,经受电闪雷鸣,但是,它们可以无拘无束地在天空中穿梭,在大地某一个岩隙里栖息。在一望无际的天空大舞台,鹰展示着一种令人肃然起敬的精神风骨。这是一种人类难以企及的高度,也是一种真正属于鹰的飞行的高度,它们是万里长空的骄子,也是茫茫苍穹不可缺少的风景。野鹰演绎的是一种英勇搏击的精神,这种精神更为贴近人类的心灵家园。但是,人类却用自己的双手,残忍而无情的摧毁着自己精神的偶像。

  从野鹰演变为猎鹰,是一个极为痛苦而残酷的过程,那是一种难以想象的倍受煎熬的炼狱般的过程。但是,鹰无从选择,既然被捕获,要么是死,要么为人类所役,鹰只能屈从胜利者的摆布,这是一种无奈的和必须接受的宿命。我读过一篇题为《炼鹰》的文章,那是一则惊心动魄、扣人心弦的文字,其惨烈和残忍令人心悸。被囚禁被铁链锁住的苍鹰,不但失去了自由,而且还要长时间的忍受饥饿。面对人类的意志和酷刑,再暴戾再威猛的鹰也会退化为对人类俯首称臣的家鸽。与鸽子不同的是,失去自由的鹰,是在漫长的驯化过程中被抽走灵魂的。那不是麻木,而是一种必然的无奈的选择。或者说是无从选择的选择。这个过程是鹰灵魂哭泣和裂变的过程,它距天空愈来愈远,距失散的伙伴愈来愈远,它只能接受为人所役的命运。

  猎鹰的出现,不知是鹰的失败还是人类的悲哀?不论如何,是人类亲自导演了这起触目惊心的悲剧。这起悲剧,使天空黯然失色,使大地寂寥无声,使人类失去了一个真正的对手和朋友。事实上,被苦心驯化的猎鹰,是人类欲望膨胀的一种结果,也是人类劳动工具的延伸。失去锋芒和野性的猎鹰,只能苟延残喘的栖息在人类的屋檐下,同人类豢养的鸡鸭猪狗不同,这些动物随时有被人类宰杀吞食的危险,而猎鹰还享有被主人放鹰的特权。它站在主人的肩膀,尽管双目依旧如炬,但事实是它已经沦为主人喂养的鹰犬了。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它必须忠心耿耿地为主人服务,最大限度的创造财富,以满足主人欲壑难添的胃。所以它捕获的鱼和野兔,或别的什么。只能划归主人的名下。这是一种真正的掠夺,也是一种耐人寻味的生物链条:主人捕获了鹰,鹰捕获了更为柔弱的动物献给主人。这个循环的过程也正是弱肉强食的过程。主人从猎鹰那里得到了很多猎物,而猎鹰却失去了对天空的深情渴望,失去了主宰命运的自由,它得到的奖赏只能是捕获猎物中极小一部分肉食。这就是被笼罩在人类阴影下猎鹰凄惨的生活。

  早些年,我曾经写过一篇《精神之鹰》,那是飞行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上空的鹰,也是飞行在我苍凉心空中的精神之鹰。不论如何,那更是一只不幸饮弹而亡、扑然落地的鹰。我想说明的是,我宁可成为一只折断翅膀的苍鹰,也不愿成为一只失去自由和尊严的猎鹰。所以身陷轮椅上的我,是有充分的理由眺望蔚蓝而高远的天空的。遗憾的是,鹰矫健飞行的壮美的踪影愈来愈少了。我在无限惋惜和迷茫的旅程上,再一次深情地眺望天空。我想,在鹰默然消失的地方,应该有一座无形的墓碑,像一道轰鸣的雷电,擦亮或击碎什么。我想我应该向沦为囚徒般的猎鹰们表示人类的深深忏悔和歉意。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