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8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2408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周钟瑄——政绩斐然的“台郡循吏冠”(上)

  □高 勇

  周钟瑄(1671-1763年),字宣子,生于贵阳青岩,周起渭的叔辈。康熙三十五年(1696年)举人,历任福建邵武知县、诸罗(今嘉义县)知县、山东高唐知州、吏部员外郎、荆州知府等职。后半生经历坎坷,因造福百姓被世人铭记。

  开化台湾彪炳史册

  康熙二十年(1681年),郑成功的长子郑经暴死,郑经的长子郑克臧继位。不久,郑经部将冯锡范等人杀了郑克臧,拥立郑克臧的弟弟年仅12岁的郑克塽即位,仍奉南明为正统。

  郑家独据台湾21年,与清廷分庭抗礼。早就对郑氏家族不满的康熙,抓住这难得的机会,力排众议,决定武力收复台湾。

  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六月十四日,施琅率领清军水师两万余人从福建东山岛启航。攻下澎湖后,挥师直指台湾岛。七月十五日,郑氏集团派人献上地图和投降书,八月十三日,施琅疏报师入台湾,郑克塽率其属刘国轩等迎降,台湾平。(《清史稿·本纪七 圣祖本纪二》)

  第二年,康熙采纳了施琅的建议,置台湾府,隶属福建省。由于远离大陆,而且交通不便,此后清廷基本上没有主动开发和有效治理台湾。

  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福建巡抚觉罗满保奏报朝廷,称福建16个州县严重缺员,请朝廷选派优秀人才充实福建的管理队伍。考虑到官员缺口大并非福建仅有,各地都一样,康熙认为靠朝廷选派可为一时之计,未可为经久之例,不如择本省之员调补。(《清实录·康熙朝实录 卷之二百五十三》)意思就是不能拆东墙补西墙,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

  1714年,周钟瑄从福建邵武调到诸罗(乾隆五十三年,诸罗县改为嘉义县)任知县。

  说起周钟瑄,就必须提到另一位贵州名人——周起渭(字渔璜)。他俩是同村人,论辈分,起渭得叫他叔,而叔叔比侄儿还小6岁。叔侄两人才华不分伯仲,在当地并称“二周”。周钟瑄步入仕途时间较晚,觉罗满保向朝廷要人的那年,才到福建任邵武知县。而此时,侄儿周起渭已是朝中重臣,一个在中央,一个在地方,差别大了去。

  赴台时周钟瑄43岁,正是干事创业的好时候。有地方工作经验,又有想法干劲,在诸罗的3年里周钟瑄做了很多利国利民的好事,政绩斐然。

  当时台湾府下辖台湾(今台南市)、诸罗、凤山(今高雄市)三个县,其中诸罗面积最大,占了台湾岛的三之二,辖区几乎涵盖台湾中部和北部大部分地区。虽是大县,但县治新辟,土旷人稀,遗利尚巨。(《台湾通史·卷三十四 列传六 周钟瑄》)通常新官上任干的第一件事在诸罗出现了,他带领大伙架桥修路盖房子,昔日荆棘遍地、杂草丛生的地方有了点县城的模样。

  整个诸罗,汉人不到30户,番社(少数民族聚居区)34个。汉人生活在平原地带,歧视番民。比汉人多得多的番民则散居在山上,靠种芝麻、捕鹿为生。岛上文教不兴,别说番民了,识字的汉人也没几个。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诸罗还处于原始社会。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周知县干的第二件事就是办教育,建学校让学龄儿童入学,在番民区专门设立社学,为番民后代讲授汉语传授儒学,在台湾岛上吹起了文明之风。文化落后,生产方式就更不用说了。周知县干的第三件事就是挖水沟,教当地人种水稻。台湾岛不缺水,经此一点拨,昔日的荒地都成了良田沃土。三年之间,田谷倍获。(《诸罗县志·卷之二 规制志》)

  基础设施建设初获成效后,周钟瑄又把目光转向减轻老百姓负担上。他发现番民负担重与通事有直接关系。通事是一个很特殊的职业,第一身份就是翻译,汉人和番民之间的翻译。第二身份,也是最关键的,就是中介。不管是公事还是私事,汉人和番民有往来就得靠通事来翻译来牵线搭桥。传译非通事不能,输纳非通事不办。(《诸罗县志·卷之六 赋役志》)这个翻译中介的身份看似简单,其实有很多勾当。政府下拨的钱财物就打折,自己留点;番民纳税、给当官的送点东西之类的就加码,自己也占点。反正语言不通,你们也无法去核实,我两头通吃!

  如果把这个中间环节整治好了,当官的就少了纳贿的工具,番民也少了一份勒索盘剥。找准方向后,周钟瑄明令除每年从番民那里获得一定数量的粮食、鹿肉之外,通事不能对任何人敲诈勒索。对守法奉公的,工资照发,违令的严惩不贷。政策好是好,那谁来监督执行呢?鼓励通事群体互相监督,举报属实者重奖。此举立竿见影,番民的负担减了一半。社之风久而自息,朘削(剥削)之患久而自消,所谓拔其本而塞其源者也。(《诸罗县志·卷之六 赋役志》)

  考察了诸罗的水饷、港税后,周钟瑄又发现征税极不合理。渔船要交船税,捕鱼的各种工具也要交税,渔船入港还得交税。一条船就要交三种税,还不包括各种费。一年下来,交完各种税费,渔民已经所剩无几。

  要想发展渔业,就得减少各种苛捐杂税,周知县随即取消渔船每月缴纳的船税和船只打造烙印的挂号费。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充分利用税收的杠杆作用,刺激渔业生产。这招非常管用,杠杆作用立马显现,渔船数量随之增加,促进了当地的渔业发展。

  有了上面这些变化,就有了后面发生的事。

  看到山下老百姓的日子好过了,山上的番民心痒了。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已升任闽浙总督的觉罗满保在上报朝廷的《题报生番归化疏》中提到一件事:北路生番岸里等五社土官阿穆等共四百二十二户、男妇老幼计共三千三百六十八名口,俱各倾心向化,愿同熟番一体内附。(《续修台湾府志 卷二十》)生番就是未归顺朝廷的大山中人,与此对应,接受政府管理的就称为熟番。

  限于篇幅,本文只引用了原文的结尾段,整个故事我用大白话为大家复述一下:诸罗县北部的大古柏山是一个地僻路遥、山深林箐、濒临大海的地方。自古以来,这里的番民很少与外界接触,一直处于原始生活状况——民不火食,以草蒙首,鹿皮蔽身,无所谓衣冠。康熙五十五年八月,大古柏山的生番头目阿穆想归顺朝廷,就到县城来找周钟瑄。钟瑄非常高兴,把阿穆叫到县衙门,好酒好菜招待一番,还拿了一堆衣服裤子让他带回去给乡亲们。

  之后一段时间的事,史料中没有记载,大家可以充分发挥丰富的想象力,想象一下阿穆回去之后对村里人都说了什么,以及村里人惊讶的表情……

  十余天后,阿穆带着422户人家、男女老少3368人前呼后拥满怀期待投奔周钟瑄来了。周知县求之不得,选了块平地,安排好他们的生活,给农具、耕牛、种子,还负责传授农耕技术。三千多人结束了原始的游猎生活,从此安家乐业。

  3年的任期中,周知县还组织编写了《诸罗县志》,这是台湾最早的地方县志。在为《诸罗县志》所作序言中,他总结了诸罗翻天覆地的变化:至于今,不可同年而语矣。昔之鹿场,今之民居;昔之丰草,今之嘉谷;昔之椎髻,今之衣冠。这就是他3年的工作成绩。

  屡受冤屈却被百姓铭记

  由于在诸罗县政绩突出,康熙五十六年至五十九年(1717-1720年),周钟瑄离开了台湾,先后升任山东高唐知州、吏部员外郎。由最偏远的孤岛到了发达地区再到京城(而且是吏部官员),这仕途是一路看涨,即便以后再下到地方,通常也会提拔使用。

  本节的标题中,我用了“屡受冤屈”四字,周钟瑄的第一次委屈就是从北京又回到了台湾,而且还是高职低就当知县。这次遭遇和台湾的一对父子有关。

  当时的台湾岛最高行政长官、台湾知府王珍横征暴敛,无休止向百姓摊派各种苛捐杂税,民怨沸腾。凤山县知县出缺,王珍安排儿子当了知县。父子俩一个德性,新知县一上任就变本加厉鱼肉百姓,引起不满。康熙六十年(1721年)三月,凤山人朱一贵打出反清复明旗帜聚众造反,在台湾岛掀起轩然大波。

  朱一贵就是一养鸭专业户,自称是明朝皇室后代。此人仗义疏财,口才极好,有极强的号召力。苛政已经让老百姓积怨已久,起义军由起初的一千多人,很快发展壮大,最高峰时达三十万人之多。起义队伍先后攻占了凤山县、诸罗县,后攻下台湾府城(在今台南市),控制了整个台湾。

  觉罗满保奉命赶赴厦门,调兵遣将,组织镇压。六月十六日,清军在今台南市鹿耳门登岸,与义军激战。二十一日,攻破台湾府城,起义军退守诸罗。七月初六,朱一贵因叛徒出卖被清军俘获。十二月十八日,在北京被凌迟处死。

  战乱平定后,觉罗满保和福建巡抚黄国材掰着指头挨个数人,数来数去还是觉得周钟瑄治台有方,在老百姓中有很高的威望,就向朝廷荐举。清廷准奏,周钟瑄以员外郎身份管理台湾知县事务(注意是知县不是知府)。

  (未完待续)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