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10月>>
30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910

  2435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息烽西望山永乐盟誓碑解读(下)

□文/图 刘运雄

  (续接上期)

  (二)碑文“萬古叢林”解读

  在解读“萬古叢林”含义时,先讲碑上的又一个发现,在“古”字右上边毗邻处,仔细观察,雕刻有简易龙头。龙头很小,龙头的形状需要与“古”字部分笔划结合才能完整显现,龙嘴、龙须、龙角、龙颈栩栩如生。龙颈后部分虽然碑面纹路风化脱落或被人用白色涂料涂抹,但整条龙的形状可以识别。可能有两种情况,确实雕刻有更简易的龙的后躯体部分,已经风化脱落;龙头后躯体部分是由自然石纹构成。寥寥几笔的龙头雕刻,如果不与构成龙的后躯体的自然纹路连接起来仔细端详,并发挥空间想象,难以发现是条龙的图案。这样的设计构思,一是让人不易看出龙形图案,暴露行踪,少些安全隐患;二是必须与“古”字结合才能构成龙的完整身躯,寓意深刻。

  在奴隶封建制王朝时期,物品上雕刻绣龙是皇家专利,是帝王象征,因此,这条龙是朱允文的化身。这条龙形图案的发现,再次证明了站立的人、人面头像都是朱允文自己,是对朱允文名字成立、身份确定的有力证据补充。由此推断,碑上雕刻侧面站立的人、人面头像、龙、鸟,都是朱允文的自画像。龙头借“古”字构成图案,寓意为过去的皇帝朱允文,由此肯定,借鸟喻己之人是朱允文,碑形是朱允文所定,那么,碑文也是朱允文所写了。“盟誓碑”是朱允文永樂伍年正月的自我写照。

  因此,碑刻“萬古叢林”的含义是,明朝惠文帝自永樂伍年正月发誓,逃亡中耳闻目染朱棣治国有方,四海归顺,无力再战,退出帝王之争,决心归隐水西林泉,出家成为佛祖的弟子,誓言日月可鉴。让追随者安心,让复仇者死心,让安的省心,让朝廷放心。

  同时,还缔结了朱允文追随者与水西土司安的予以遣散安顿盟约,确保他们在水西管辖范围安定生活。这一点充分显示贵州宣慰使安的对惠文帝的忠诚与庇护,永不言弃、永不背叛的君臣生死兄弟之情。

  (三)盟誓碑“日月”二字解读

  “盟誓碑”额右刻“日”字,左刻“月”字,两个字都用极不规则圆弧圈定,圆弧线又分别向碑的两侧面延伸,相关资料都认定两字为合起来是“明”字,圆弧认定为火焰,是明王朝的图腾。本人认为,碑形像一只在巢中休息的鸟,“日月”二字位于怪鸟头部,指鸟的双眼,寓意为朱允文的眼睛,同时,也指苍天。所以“日、月”二字的含义是,朱允文睁大双眼对天发誓,圆圈是指眼睛的瞳孔,誓言过瞳孔延伸进入脑海铭刻,日月可鉴。

  (四)盟誓碑“水西”二字解读

  在对碑形正面解读中,已经肯定了碑面是一个“西”字的象形文字,这为系列事项判断奠定逻辑关系。从楷书“西”字看碑形,好像碑顶又少了一横,觉得不太形象。话又回到碑中“永”字写法上,如果将“永”字中一横去掉,剩余笔画就是一个标准的“水”字。去掉的这一横从空间角度放大与碑的比例后,置于碑顶,于是,变成了一个楷书书写的“西”字。因为,碑的神秘性需要发挥抽象思维去解答。既然西望山属于水西土司管辖,又是安家祠堂所在地,而且,碑上“永”字减少一横形成的“水”字与碑形增加一横形成空间抽象的“西”字,又组成了“水西”二字,这个“一”寓意水西土司首领,参加盟誓的人是贵州宣慰使安的。也再次说明盟约前后安的所做之事,是对明成祖及其直系子孙为帝的政治背叛,件件都是杀头灭九族之罪过,不能记载,更不能泄露,一切一切,只能心知肚明信守践行。由此看来,结盟之事及其后来发生的事在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历史中无记载,安的家普中查找不到可以理解了。

  (五)西望山“西”字及其同意字“栖”解读

  西望山的“西”字,出自贵州宣慰府水西土司中的“西”字,寓意是其领地;“栖”字由“西”字而来,寓意朱允文从此不问江山社稷之事,向鸟儿一样,彻底归隐西望山为主的水西辖区的寺院丛林中;西望山的“望”字,除了寓意盟约立碑给大家带来美好愿景外,还指外出流亡站在高处遥望家乡,寓意朱允文出门在外对家乡及亲人的无限思念。毗庐寺坐西向东,海拔低,向东的视线被西望山山脉阻挡,于是,朱允文与安的产生了开发西望山主山脉的念头。让朱允文站在山的高处,看到位于遥远东方的家乡,以解乡愁。西望山原名翠淑岭,虽然,山名由民国时期县长桂诗成所题雕刻,但是,山名更改称呼应该是朱允文及其大臣与安的结盟后。

  三、疑点分析

  上述的一些观点,存在证据未列举,提前作了肯定与推理,有逻辑问题,是因为预判了结果,现作些补充。

  (一)为什么贵州宣慰使安的要庇护支持朱允文呢?六百多年前的西望山麓是深山老林、古木参天、人迹罕至的世外桃源,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安的把朱允文及其逃出大臣隐藏在自家祠堂,并且,暗中支持朱允文招兵买马,以图有朝一日东山再起。那么,面对朱棣马不停蹄地追,安的为何要救被赶下台流氓的朱允文并与其结盟呢?试想一下,如果这个结盟的不是朱允文一行,又会是谁呢?什么人有资格与安的结盟,莫非安的密谋造反,按照安氏千年土司政权生存哲学,这种假设不太可能。因为,安的王位与权力未受到任何外来威胁,由此判断,当时的历史背景只有朱允文有资格与安的结盟,别无他人,也说明安的送佛送到西的信心与决心。另外,其他形式的结盟内容一般都会迅速公开,谋求应有效果,唯有帝王之争造成的政治性结盟必须隐晦。因此,结盟是政治策划,是朱允文对之前人生的总结,未来的交代,是皇帝敢于承认失败并对历史的含蓄回答,符合他的个性。安的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救护建文帝呢?一是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继续实行前朝的土司政策,土司政权得以延续;二是朱元璋派驻贵州都督制造事端,要想灭掉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奢香夫人篡权,被皇帝朱元璋及时制止,其政权得以巩固;三是朱允文是朱元璋钦定的皇帝,推行儒、道、法治国方式,是个仁德皇帝,安的十分敬佩;四是安的母亲奢香夫人在维护民族团结,国家统一,支持中央政权,促进贵州发展得到皇帝朱元璋的肯定与赏赐,为了感谢龙恩;五是安的成年后被奢香夫人送到京城国子监学习,朱元璋亲自关心过问,学成后赐从三品官服并世袭,有恩于安的;六是收留朱允文时国家形势不太明朗,一旦复位安的功不可没;七是朱棣谋权篡位,属乱臣贼子,不具备合法性。

  (二)据资料记载,“盟誓碑”是外来南京人与当地土著龙家人互不侵犯合并姓氏的盟誓立碑说法,这与当时水西土司政权空前强盛及其奴隶封建制社会互相矛盾。在其管辖范围和自家祠堂发生的事,自己不知晓,好像一切都与水西土司安的无关,也没有考虑朝廷的感受,有损毁水西土司政权权威,也极不符合历史事实。因此,南京人与当地龙家人的结盟是假象,真正的盟誓立碑人是朱允文及其出逃大臣与贵州宣慰使安的结兄弟之盟。当然,遣散安置过程中,发生利益冲突的矛盾不可避免。

  (三)为什么大学士张问达要亲临西望山撰写碑文?大学士张问达,明神宗万历皇帝翊钧心腹大臣,朝廷要员。自永樂伍年正月盟誓立碑后约一百九十年,存放于鹿窝三友小学残碑记载,七十七水西土司、贵州宣慰使安国亨遵照母亲的意愿,将自家祠堂改建为寺院,还修建了报恩寺,之后安国亨请大学士张问达撰写了毗庐寺、报恩夺碑文。《公元1584年历史大事件》,即甲申明万历十二年二月记载,1。释建文诸臣外亲谪戍者后裔,诏自齐泰、黄子澄外,其坐方孝孺等连及者,俱免之。于是得还乡者三千余人。又据资料记载,公元1562年安国亨袭其叔祖安万铨职,任贵州宣慰使。1570年至1580年安氏部族同室操戈,互相仇杀近十年,后来被新任贵州巡抚阮文忠与御史郑国士调大军征讨,安国亨太罪请降,仇杀始告平息。安国亨因擅兵仇杀被革官带,明神宗万历九年,即1581年复官。他注意发展农业生产,组织百姓开垦,对贫穷都给予耕牛农具接济,又不断参与平乱立功,做到“境内大治,人民安业”得“飞鱼服”赏赐。再据资料记载,公元1572年,明神宗万历帝朱翊钧即位后,曾下诏为被杀的建文朝大臣建祠庙祭祀,并颁布《苗裔恤录》,平反了一桩明王朝历史上最大的集体冤案,为“靖难”中为建文帝尽忠而惨死的诸臣建庙祭祀,并对他们的后裔给予抚恤,恢复被朱棣夺的建文年号,追谥建文为惠宗,承认建文是合法皇帝。如果把恢复建文帝年号祠堂改寺院、新建报恩寺、万历年历史大事件、大学士张问达撰写碑文与发生在约一百九十年前的永樂伍年盟誓碑之事联系起来,它们不是个案,有如此推断:“清君侧”事件已经平反,安国亨为了要回被革官职或减轻处罚,私下把祖宗庇护朱允文结盟立碑的事向张问达反映了,说不定奉上了朱允文遗物证据,张问达又将此事向皇帝朱翊钧秘奏,皇帝念安家祖上有功德,不计前嫌,恢复了安国亨贵州宣慰使之职。安国亨将祠堂改建为毗庐寺,修建报恩寺,是落实皇帝《苗裔恤录》圣义,再次证明朱允文曾经庇护于祠堂,“盟誓碑”是朱允文所为,毗庐即庇护之意。寺院落成后,皇帝又指派大学士亲临现场撰写碑文,实则是替皇帝前来凭吊建文帝,私下认可安家为朱允文所做的一切。如果大学士张问达撰写碑文不是上述原因,身为三品官的安国亨又怎么会请得到皇帝的亲信大臣呢?何况山高路这,只能说明安国亨面子本事大,但是,如此假设不成立。虽然,朱允文与安的“盟誓碑”之事被皇帝朱翊钧从道义上认可,但是,事情仍然继续保密,不得公开。因为,“盟誓碑”之事,从历史上帝王更替的国法来讲,安家祖先是对当时皇帝的大逆不忠,犯了背叛朱棣一脉子孙帝王的死罪。结盟庇护之事对于皇帝与安国亨来说,要一直隐瞒下去,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这些问题说明“盟誓碑”之事在安家仅限于少数核心成员知晓并代代口传。自盟誓立碑约一百九十年来,水西土司安氏遇到任何风险都能平安度过,是祖宗的恩德、朱允文在天之灵的庇护、佛祖的保佑的结果。同时,安国亨复职后更加勤政爱民,地方发展取得了突出政绩,获皇帝朱诩钧赏赐“飞鱼服”以示勉励。安国亨修建报恩寺,寓意既报当今皇帝朱翊钧关爱之恩,又报万古皇帝朱允文庇护之恩。因此,安家祠堂改寺院与新建报恩寺,所塑佛像是建文帝化身。那么,这一线索提示,围绕大学士张问达、安国亨在水西的历史足迹,特别是西望山的痕迹,有可能寻找到朱允文归宿,位于三友小学的残碑价值不可估量。时间定格在1664年清康熙三年,水西宣慰使安坤与乌撒土官安重圣等联合反清,历经年余,被吴三桂平判。1655年吴三桂奏请改土归流,结束水西土司政权的世袭统治。虽然安家土司封号仍然世袭至八十五世安胜祖,却无权无势,早已名存实亡,走向了败落,西望山寺院由此开始衰亡。原因是,西望山的和尚武装力量为水西安家与吴三桂打仗死了、跑了,安家失去了权力致使财力困难,香客的灯油钱无法保障寺院运转,寺院无人管理,禅房空了直至垮塌。西望山遗址文化痕迹,再次证明西望山的寺庙不是普通的民间寺庙,而是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的私人寺庙,是神秘的地下武装训练基地,是专为朱允文修建的秘密行宫堡垒,它鉴证了朱允文后半生及其安家明朝期间的辉煌历史。

  四、西望山明朝永乐年开发建设作用解读

  其实,坐落于黔中腹地息烽境内的西望山,山不高,却山脉连绵,毗邻乌江,丛林茂盛,水源丰富,处处彰显灵气,在水西府是最美的山峰。山脚下绝大部分地区是土地肥沃的沟谷与小盆地,整个山脉构成的区域都是风水宝。据资料记载,水西安氏土司始于汉后主建兴三年,即公元225年,终于清康熙三十七年,从一世济济到八十五世安胜祖,历时长达1474年。在朝代更替中,顺应历史,与时俱进,趋利避害,从善如流,是它自全之策,安身之道,在奴隶封建社会,游走于朝廷与土司之间。水西在奢香夫人主政时期,年贡方物与马匹,地方四千里,胜兵四十八万,势力空前。奢香夫人死后,其子安的承袭贵州宣慰使,又把水西的经济社会发展向前推进,积累了雄厚的财力、人力、技术。西望山范围面积约九十四平方公里,布局了八大寺八小寺,每个大寺院都有上中下殿规模不等的建筑群。有沿山布局,有沿路布局,有大寺前面有小寺,他们互为犄角,相互牵制,就像一个重要军事设施格局,这种寺院林立布局特殊的佛教场所极其少见。

  结盟立誓后,虽然忠臣良将散去,朱允文已经出家,但是,朝廷的寻找与追杀丝毫未停止,朱棣的利剑随时都有可能刺到朱允文和安的身上,朱允文出于安全考虑,安的又不便于动用地方武装力量,便着眼于长远打算。为了保证两人的安全,维护贵州宣慰使水西土司政权,朱允文与安的商定,决定开发建设西望山麓。以寺院之名建行宫据点,以僧人之名组建地下神秘武装组织,这支神秘地下力量遍及水西领域,既保护朱允文的安全,又保护安的水西政权。有了水西土司政权强大的人力、财力、技术提供保障,西望山的大规模寺院建设陆续展开,同时,也带来了佛教文化的空前繁荣,也说明盟约之人坚守承诺,既保证了自身安全,又维护了一方平安。

  为什么西望山一些寺院遗址门前雕刻石兽形态风格相似?书画政治色彩浓厚呢?说明寺院规划设计建设出自同一人。除了西望山毗庐寺遗址的动物雕刻,既沧桑又神秘外,报恩寺、瞿昙寺、华严寺、凤池寺门前都有造型奇特的怪兽雕刻。他们有一个共同特点,睁大眼睛抬头朝天看。这些怪兽除了雕刻较为粗犷、艺术魅力十足外,体形也有差异。毗庐寺的最大,凤池寺门前的较小,报恩寺门前的次之,瞿昙寺门前更小了。从雕刻怪兽的表情看,毗庐寺的恐惧,脚踩绣球,凤池寺的欢悦,其他如上所述。西望山间沿途,景点绝佳处,都修建了亭台,僧人们像是过得悠闲自在。华严寺有石刻:“大江东去,淘尽千古英雄,叹当年鹫岭涅槃,侣属慈心高远,白马西来,别却一天日月,令后世虫离坳,稽首俱生福慧真诠。”的词句,其中的“白马”二字认为非佛教传来之意,有可能指的永樂伍年歃血为盟以来的感受,说明他是盟誓的在场人。另外,石基、石蹬、窗户等除了刻有花草人物,也有宫廷战争场面等,这些凡尘之事在佛门静地是不允许的。因此,西望山所建造的寺院的种种特征,揭示了朱允文在世的心里历程,说明规划设计出自朱允文之首,也说明他是凡心未净的出家人。

(完)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