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7月>>
30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910

  2587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凤冈安村剿匪战

□胡启涌

  1950年4月23日,发生在凤冈县石径镇青滩境内的安村剿匪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6军第136团第3营7连从思南县亭子坝行军至凤冈县城途中时,与国军第328师983团蔡世康残部、凤冈匪首史肇周匪部在安村发生的一次遭遇战。安村之战,是凤冈境内最激烈、影响最大、牺牲解放军战士最多的一次剿匪战斗。

  时间已过69年了,安村剿匪战斗遗址也隐没在一片荒草灌木之中,矗立在304省道旁的“革命烈士纪念碑”,如一个历史巨人面向着安村旧战场,静静倾听六池河诉说着远去的硝烟和无限的缅怀。硝烟虽散,记忆还在。凤冈县永和镇永华村袁家坪组有一位老人,69年前曾给参加安村剿匪战的解放军带路,还在与土匪的交战中受伤。69年来,老人一直从未提及此事,他选择沉默的方式把那段历史珍藏心底,用一生的时光独自咀嚼、独自回味……近日,这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才向笔者开启了尘封多年的记忆之门,讲述起那段硝烟往事。他就是69年前曾参加凤冈县安村剿匪战,至今唯一的健在者和亲历者——86岁的罗继伦老人。

躲兵患全家搬到安村山羊沟

  罗继伦世居永和镇永华村袁家坪,父亲罗克明娶妻安氏、刘氏,共育有9男3女,罗继伦为刘氏所生,在家排行老二,生于1933年。当时的永和一带国民政府到处派粮派款,抓兵拉夫,保长乡丁又趁火打劫,欺压百姓,罗克明一家10多口人,按“规定”每人每年要上交枪款24块大洋,加之家中男丁要抽两人去当兵,如果要保不被抓每人得交20块大洋。

  “隔几天乡丁就上门来又催款,又催粮,又抓人,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我爹于1939年带着全家搬到安村山羊沟我嘎公(外公)家躲难”。罗继伦老人当时只有6岁,但他至今清楚记得逃难的艰苦日子。“我家嘎公和嘎婆(外婆)邓氏见我家人多,长期下去得想个法子活命,于是就领我爹去安村寨上的地主安定国家当佃农,这样解决了全家吃饭问题,又借安定国的威望保我四弟兄不被抓兵,全家的日子虽然紧巴巴的,但是比在永和稳定多了。”

  据罗继伦回忆,安村地主安定国家的土地多,分布又散,为了干活方便,他们一家先后搬到罗家林、老荒岩、山羊沟住,当地都戏称他家叫“搬家子”,“那年头,为了活命,没办法”,罗继伦谈起躲兵患当佃农的日子长叹不已。

给解放军带路抢占李家山高地

  1950年,凤冈县刚刚迎来解放,但土匪依然作乱,人民新生政权正经受着历史的考验。

  农历3月4日,国军328师第983团残部在蔡世康的带领下,与凤冈匪首史肇周狼狈为奸,围攻凤冈县城和凤凰山,不料遭到我军民的顽强抵抗,经过激战,史蔡两部抛下50多具尸体后,败退到石径青滩安村一带,以伺机反扑。

  这时,随父亲搬到安村山羊沟居住11年的罗继伦,也是17岁的棒小伙了,成为父亲干活的好助手。农历3月7日,安村地主安定国雇人点包谷,作为佃农的罗继伦父子带着10多个人在一块叫“四基坪”的土里忙着。11时许,罗继伦刚把一挑粪放下,就看见30多岁的张忠英一路跑来,张是安村出了名的大嗓门,他边跑边喊:“快点去叫史肇周的部队来,我看见解放军来了,他们正在大图坝的田坎上烧火煮饭。”大伙因平时受国民政府的反动宣传,听到解放军来了,都丢下活儿各自逃命。

  “说实话听到解放军来了,我吓得心慌,我放下粪桶抬头一看大家都迢(跑)了,就随手抓起一把锄头就跑”。罗继伦回忆:“这时,史肇周的部队也与解放军交上火了,史肇周手下的有两个兵我都认识,一个叫姚子勤,一个叫刘汉榜,枪炮声“西啦哗啦”的像炒包谷泡一样炸个不停。我扛着锄头边走边想,如果解放军把我当着扛枪的土匪误伤了咋办。于是,我赶紧躲藏在一个石窖里,把锄头楔子退掉,扔掉锄把只拿走锄头板子”。据罗老回忆,由于他从来没听到过这样激烈的枪炮声,惊慌失措,一路乱跑,途中遇到家住碗水村青杠浪的喻神金。两人就结伴逃窜,刚跑到瓦场坪不料正面遇上了12名解放军,喻神金一闪身就跑了,罗继伦走在前面,正欲转身时却被一名解放军拦住,吓得罗继伦全身冒汗。带头的一名解放军边喘着粗气边叫罗继伦带他们去对面的一个山头,占据制高点,好与史蔡的部队交战。随后,一名解放军扯来几根茅草拴在罗继伦的左手上,作为暗记,以免误伤。早被吓得不知所措的罗继伦只好硬着头皮,带着12名解放军奔跑了一公里山路后,才带到李家山高地,刚到山顶匪军就开始攻山。

与解放军一起参加剿匪受伤

  “班长叫刘明,又是一名机枪手,他用的是一挺算盘机枪。他一边朝山下射击一边大声给我讲不要怕,解放军是穷人的军队,不打百姓,还叫我帮助他们搬弹药。刘班长这么一说,使我放松了胆怯,帮他们打起杂来。”罗继伦回忆那场战斗,越讲越来劲:“我没见过打仗,心头又害怕又好奇,不懂得利用地形防备流弹,我刚探头耳边“嗖”的一声响后,顿时感到右脸颊热乎乎的,我一摸是血。班长刘明见状大声叫我爬下,安排卫生员郭建美帮我包扎伤口,用纱布包好伤口后,副班长韩明清把我叫到一个岩腔下面躲着不动,然后转身又投入战斗。大概一小时后,史蔡败退,班长刘明命令全班开始追击,当时我也忘记了伤痛,主动帮解放军扛子弹袋,手榴弹箱追击土匪。”

  罗继伦指了指脸上的伤疤继续说:“这时在安村的四基坪、大麻坪、盆脚岩的解放军,也将匪兵包围到关音塘、翻天坳一带,由于关音塘一带地势狭窄,出口处已被解放军堵死,匪兵只好往山上的林子里跑,解放军一路狂追一路射击,我随解放军追到山上的林子中,只见碗口粗的杉树都被流弹打断了,还打死了3只受惊的野山羊。部队一直将匪兵追到堰塘坡、通溪,当我们追到一个山顶时,看见花坪镇关口方向有部队扛着红旗,吹着军号,才知道是凤冈县城的支援部队来了。这时,由于史蔡残部熟悉地形,早也逃得无影无踪了。”

  战后,罗继伦才知道,这支解放军部队约有80人,与土匪在安村遭遇后,走在前面的先遣排排长廖贵柱率队抢占安村鼓子堡高地时牺牲,战斗打响后连长白忠义立即将后续部队分成两路,他亲率一路由大图坝冲上唐家垭口时不幸中弹牺牲。第二路由班长刘明带队,幸好遇上罗继伦带路,才迅速占领了李家山高地,没有一人牺牲。安村遭遇战持续7个多小时才结束,俘敌140人,缴获轻重机枪20挺,战马20多匹,牺牲11名解放军官兵。他们是白忠义、张银山、张培义、刘子明、王书坤、王家练、段云连、彭仕和、张学双、廖贵柱、张明全,是凤冈县剿匪战斗中牺牲解放军战士最多的一次。罗继伦至今还记得:“作战牺牲的解放军战士,在战斗结束后停放在一块大石板上,由几名战士专门看守,最后分别安埋在安村小学、扎水沟、安村寨上、盆脚岩四处(笔者注:1989年3月,凤冈县政府将11名烈士墓搬迁到今青滩大桥左侧的烈士公墓,1989年又整体移至304省道右侧)。”

解放军留纸条和送衣服

  安村遭遇战结束后,解放军也疲惫至极。部队退出战场后来到安村红江组,只见寨子中百姓也全部逃走。红江组距罗继伦家只有两公里,他十分熟悉这里的情况,将解放军带到寨上两家胡姓大户家住,饥饿的解放军便将胡家圈中的猪杀了,找到大米开始煮饭。“解放军不白吃百姓的,他们把杀的猪和米折价后,把大洋和一张纸条放在碗柜里,等主人回来后领用”。罗老边说边伸出大拇指,称赞这支穷人的队伍。

  据罗继伦回忆,当天他与解放军一起吃了一顿白米饭和“嘎嘎”(指猪肉),班长刘明还夸他能干,劝他留到部队一起干革命。离家一天的罗继伦担心父母找他,就说回去后明天再来。于是当晚他就回到家中,解放军也在红江住了一宿。第二天早上,一名解放军战士如约来到罗继伦家,又将他叫到部队里。“班长刘明硬是看得起我,3月8日下午4点,刚吃过午饭后,刘班长又劝我今晚与部队住在一起,明天随部队去思南县”。罗继伦回忆起班长刘明,满脸的怀念。“我还是没有答应刘班长,我说我一天要放牛,去了怕被爹吼(骂)。就在当天下午,班长刘明见我不愿随他们走,就写了一张纸条给我,那纸条是横格纸,比手掌大些,刘班长写好后递给副班长韩清明、卫生员郭建美看了一遍后,再各自签上名字和盖上章后才递给我。我一字不识,就问刘班长这纸条有啥用?刘班长叫我一定要把纸条保存好,去找人民政府。当时,我也不明白什么是人民政府,心头只觉得刘班长是个好人,听他的准没错,便将纸条藏在家中,就连爹妈我都没讲,可惜后来房子失火给烧了”。说到珍贵的纸条,罗继伦一脸的伤戚。

  罗继伦还讲到,与解放军临别时,班长刘明见他衣服破烂,就把一件备用的军衣送给他,副班长韩明清也送了一条裤子,罗继伦喜滋滋的穿在身上后,才发现衣裤都肥大很不得体,卫生员郭建美见状又送了一条军用皮带,把衣裤收紧扎好后就得体多了。“那皮带是棕色的,我从没见过皮带,卫生员郭建美还教我怎样使用,皮带中间的铁扣上还有一个五角星。”罗继伦还回忆:“解放军走后,我不敢把送的衣服裤子穿回家,就悄悄地藏在床下面。两年过后才被我爹发现,他把我狠狠地骂了一顿后,又担心土匪发现了被追究,一气之下给烧了。”

回忆起那场战斗就想起解放军

  1950年3月9日上午(农历),这支解放军队伍在安村红江组吃过早饭后,往思南县方向开拔,共在安村住了两天两夜。

  剿匪战争结束后,社会渐趋稳定。1965年11月25日,罗继伦一家又回到了老家永和镇永华村袁家坪居住。婚后他育有2男1女,老伴已去世40多年了,现在与小儿子罗之德生活在一起。当笔者满怀不解地再次问罗老为什么现在才将这段历史说出时,他满是皱纹的脸显得异常凝重,一双浑浊的眼睛凝视远山一会后,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说:“不想提起那些事,提起就想起解放军的好,想起刘明班长,就想起那些年纪轻轻牺牲的解放军,心头不好受……”。

  岁月无情东逝水,青山有幸埋忠骨。罗继伦老人的这份珍藏,是对先烈最虔诚的怀念,珍藏历史就是珍惜今天,不想回忆就是不会忘记。虽然今天硝烟已去,但是那些为解放事业而牺牲的年轻生命,如一座座不朽的历史丰碑,永远矗立在凤冈人民的记忆里……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