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9月>>
25262728293031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12345

  2618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4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母亲

□王 灏

  母亲最终还是没有等到我党校学习结束就撒手人寰,永远离开了她含辛茹苦哺育长大的5个儿女,人生定格在81岁。2016年10月30日,也成了我悲痛和永生难忘的日子。

  当时是周日的晚上6点30分左右,在家里刚要端起碗吃晚饭,二哥的电话突然打来,他哽咽着,声音颤抖地说:“咱妈走了。”虽然我早有思想准备,但刹那间我脑袋一片空白,随后悲从心来,刚刚端起的饭碗也悄然的放下了,我心想,未来没妈的日子我该怎样面对呢?马上通过手机订了第二天早7点的机票。一边让办公室的同志按程序请假,一边迅即向分管市领导电话报告。

  从贵阳到郑州空中飞行也就两个小时,9时准点到达。朋友接到我便一刻不敢耽误急忙往家赶,中午12点到家时,头带白色孝帽的耳聋大哥已在大门口等我,当我听到他哭着说“没有妈了”时,我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母亲已安祥躺入放在堂屋的棺材里,姐、哥、嫂、妹及同村的近亲身着孝装守候在母亲的棺木旁,忙前忙后。看着母亲安祥的遗容,我手扶棺木哽咽着说“说好等我党校学习完就回来看您的,怎么不等我啊!”随后听二哥说,母亲直到弥留之际,一直不准打电话给我,唯恐影响我的工作。

  为了办理母亲的后事,院子里已做了一些收拾和布置。

  母亲的一生很要强,也很能干,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为当时困难的家庭付出了很多辛劳,母亲吃过不少苦,晚年才享了一些福。

  我常年在外工作,尤其刚参加工作的前些年,为工作为生计为家族,我回老家的次数很有限,母亲也不愿意让我多回家,唯恐耽误影响我的工作,怕我多花钱,有时还嘱咐我没事电话也要少打,担心浪费电话费。

  近几年来,随着母亲年事越来越高,我回家的次数明显多了,一年回去几次也是常有的。双胞女儿连续两个暑假都专门安排时间回老家陪她奶奶。

  每次回到老家,在老宅大院里,母亲尽管行动不像年轻时那样利索,但佝偻的身躯从早到晚忙活着,我心理很踏实、情感特别有依托。尤其是早上睡到自然醒,母亲早已把早饭做好了,其内心涌出的幸福感如同当年小时候放学回家的感觉。

  我到家的第二天中午,也就是母亲去世的第三天,按老家风俗母亲如期出殡安藏。出殡当天天气很好,同村的人几乎都过来帮忙,按风俗成立了以长者为主的类似治丧机构,分工井然有序。单位亦安排了两名同志代表相关单位和领导前来表示吊唁和慰问。母亲去世前十多天,为减轻子女的经济负担,她很有预感的把个人积蓄的一万两千多元钱交给了二哥,让其办理后事,个人意愿想选用的棺木好一些,因母亲生前喜欢自己骑三轮车,要求用纸扎个三轮车,我们作为子女基本满足了母亲生前的这些遗愿。

  出殡回来,回到母亲哺育我生于斯成长至高中毕业的老宅,随着几天的热闹散去后,顿时感觉空空荡荡,再也看不到母亲忙碌佝偻的身影了。坐在昔日母亲给我收拾的床铺上,睹物思人,不仅悲从心中来,顿时感觉今后再也不可能睡上母亲亲手给我收拾的床铺了。

  父亲早于母亲23年前去世,随着母亲这一走,属于父母的时代结束了。但工作生活仍要继续,兄弟姊妹还要经常走动联系,保持好亲情关系,在各自的家庭和睦相处,在各自的岗位做得更好,这也是父母生前的一贯愿望和要求。

  当天晚上,我们子女5人聊了很长时间。一起回忆小时候吃不饱穿不暖极其艰难困苦的岁月。那还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后期生产队的时候,父亲多病,我们年龄尚小,仅靠母亲与大姐挣工分,一年到头总有那么一段缺粮挨饿的日子。如今回想起来真不知道是怎么挺过来的。

  母亲最放心不下的是因小时候生病落下耳聋的大哥,大哥50多岁,不仅智力、体力正常,生活上也完全能自食其力,因其老大,在家庭较为困难时期做出过很大贡献。再说多年打工至今还有一些积存。但因没有成家,这是母亲一直担忧的。为此,母亲留下足够大哥吃两年的小麦,还一再嘱咐我们,大哥身体好,还能挣钱,让他一个人做饭,将来大哥年纪大了一定要对他好。如今,母亲不在了,大哥只好一个人住在老宅。

  一晃母亲去世快三年了。三年来,外部世界和我的工作生活都在发生着巨大变化。自2015年底履职原所在单位三年时间里,单位连续两年在市里年终绩效考核中评为一等奖,个人履职考核亦连续两年评为优秀等次。今年初,适逢全国性机构改革,原单位作为独立机构已不存在,我到了一个全新考验和挑战的岗位,组织和领导的信任鼓励,我再次以愉快服从的心态信心满怀重整又出发,目前工作成效初显。双胞女儿一直在努力苦读,信心百倍满怀期待的备战高考。这些都可欣慰的告慰九泉之下的母亲。

  现在,工作生活的充实和忙碌并未减弱我对母亲的思念,反而却在与日俱增,特别是每逢传统佳节时“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人生只剩归途。”这种悲伤思绪更为浓烈。没有母亲的日子,定时不定时的通话唠叨与嘱咐不再有,具有很强仪式感的回乡探亲少了,重要的情感支柱失去了,回老家的动力源泉明显不如以前了,也只有在清明节这样的时间节点来到父母坟茔前,表达亲情寄托哀思。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