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7月>>
24252627282930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2930311234

  2392期 本期共4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草 药

□周振明

  中药又称草药,在全世界的所有国家中,唯有已拥有五千多年灿烂历史文化的中国用来驱毒治病、救死扶伤。那些吸取日月精华的花花草草,在欧美人的眼里,是毫不起眼的,但是聪明的国人却把它们精心地搭配组合在一起,发挥了神奇的效力,治愈了许多西药都无法解决的疑难杂症。中药兼药兼补的特性,导致像人参、冬虫夏草、铁皮石斛等名贵药材,成为了达官贵族们竞相追捧的附属品,而对于一日三餐都发愁的贫困群众,名贵药材是不敢奢望的,哪怕是廉价的中药,我想应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因为贫困群众拥有它,就意味着身体健康出了状况。像我,一个出生于贫困家庭,浑身散发着穷酸味的小子,也深深的明白“养病如养虎”的道理。

  我家坐落在层峦叠翠的云贵高原深处。也许是地处亚热带的缘故,这里的气候温和,四季如春。在适宜的温度下,许多不知名的中草药都愿意在此扎根,不管是高耸云天的山巅,还是沟壑纵横的峡谷,均能看到一棵棵充满生机的中草药,在飒飒的山风中茁壮成长,一代代的繁衍生息,它们用身体默默地守护着脚下的土地,守护着这片独有的绿水青山。

  家乡的中草药品种繁多,诸如常见的有天麻、铁皮石斛、丹参、艾草等,还有许多我叫不出名。为了采集一些名贵的草药,家乡的人常身背竹篓,手拎小锄头,或深入山涧峡谷,或攀爬在悬崖峭壁上。这是一项高危险工作,我们不时获悉某采药人不慎失足掉到谷底摔死的消息,让人感到心惊胆战,但为了生活,为了让自己的肚皮不饿,采药人置若罔闻,生存逼迫他们铤而走险,在他们心里钱比命贵。

  我家邻近有一片属于县林业局直管的林场,林场里有名贵的杜仲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居住在周围的采药者获知杜仲皮价值不菲的消息后,纷纷寻找该树将其砍断剥皮。杜仲树严重被盗引起了县林业局的重视,他们派出工作人员携枪上山巡逻,并向周围的群众进行宣传。虽然如此,一些采药者还是抵不住贵重中药的诱惑,冒着生命危险,在夜半三更时,进入县林场进行偷盗。有时,深夜里从县林场传来一阵阵响彻夜空的枪声,常把我们吓得彻夜难眠。

  每当听到枪响,我的母亲总会起床,到我们的床边,悉数点一下我几兄妹是否在床后才安心入睡。

  我的母亲没有文化,但她深知“有什么样的家长就会有什么样的孩子!”。为了生计,母亲也会常带我们到大山里采药。每次采药,她总是以身作则,从不采属于村集体财产的中药,并常教我们:“人可以穷,但要穷得有志气,千万不能做偷鸡摸狗的事。”在母亲的循循善诱下,我兄妹几个都很安守本分,从不轻易犯事。

  小时候出于生计,迫不得已上山采药,随着时间的推移,日子越过越富裕,原想长大后,会和中药毫无瓜葛,但刚二十出头的我,终因比较懒惰,导致体质虚弱,不幸患上直肠炎、肾结石等综合病。

  那是一段非常晦暗的日子,二十出头,本应是享受生活、追逐梦想的韶华时光,却因我体弱多病终日与中药罐形影不离。

  起初,我一直尝试打针、输液近半年的西药治疗,病情不但没有得到好转,且越来越严重。母亲看到日益消瘦的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怎么办才好!报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整日发愁的母亲决定尝试中药治疗。起初,我很抵触,心想西药这么高科技的药物都不能治愈,中药又能怎样呢?但最终深陷绝望的我还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服从了。

  喝中药,苦!但比药更苦的,是为我熬药的母亲。

  熬中药需温火慢慢熬,母亲为了能熬出浓稠的中药,她用的是土灶柴火。每日,天刚刚微亮,母亲就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忙活起来,只见她挥舞着柴刀,费力地把从山上背来的柴禾一截一截地砍断,然后一捆一捆地抱到土灶旁,生火熬药。在烧火过程中,母亲从不轻易离开,她深怕因一时的疏忽,导致熄火,从而影响熬药的效果。就这样,日复一日,不厌其烦地精心为我熬制一碗碗的中药。

  已被疾病折磨多日的我性情变得乖戾无常。因中药难咽且效果来得慢,有时,我会无缘无故发脾气,并把药碗用力地摔在地上,大声的责怪:“喝中药能起个屁用!”每遇这种情况,母亲总是慢慢地蹲下微胖的身子,吃力地挪移脚步,一片片地拾起碎碗片后,转身回到厨房里,又给我端来一碗冒着热气的中药,语气柔和地劝道:“孩子,还是坚持吃吧!”

  在母亲悉心的照料和鼓励下,吃了一年半的中药后,我的病情逐渐好转,身体的疼痛感慢慢消失,终于在两年后,病疾消失殆尽。感谢神奇的草药,不!应先感谢终日为我操劳的母亲。

  当我把身体痊愈的消息告诉母亲时,我方才留意到母亲苍老的脸庞,双鬓已染白,额头上布满了一道道的皱纹,浑浊的眼眶里噙着喜极而泣的泪水。此时,我的心仿佛被某种尖利的东西剜割,血化作泪从眼睑里潸潸而下。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