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8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2407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功亏一篑的军山起义

□沈 淦

  1863年(清同治二年)6月,在通州(今江苏南通)的军山地区曾有人准备发动一场响应太平天国的武装起义。

  据晚清南通学者戴莲芬《鹂砭轩质言》记载,同治年间在通州城南军山地区筹划起义的核心人物,显然应该是清廷驻狼山镇标兵头目陆家升。陆家升与另一个标兵头目陈某“素性桀骜”,本来已经因为军功而被保举为五品武官、并且享受双饷待遇了,可是他俩仍不满意,提出多种要求。他们的顶头上司——70多岁的老总兵泊承升不但没有满足他们,而且还“抑之”——估计除了严厉批评外,还有一些处罚措施。陆、陈二人怏怏不乐,满腹怨恨,便偷偷地渡过长江,来到与狼山一江之隔的常熟福山镇太平军营地,约太平军渡江北上,他们表示愿意作内应,一举拿下通州城。哪知太平军首领不屑地说:“你们这些声称投降的人我见得多了,上你们的当也不少了。倘若你们果然有诚心,那就靠自己的力量占据通州城,作为投奔我军的见面礼吧。”陆家升与陈某慨然允诺。返回江北后,他俩左思右想,深知自己的实力有限,要拿下通州城谈何容易!正在愁眉不展时,忽然眼前一亮:嗨,狼山东南的军山一带,两杯茶教教主黄朝阳、茅广福等深得民心,聚有徒众数千人,倘若说动他们起事,还愁拿不下通州城么!

  所谓两杯茶教,又称“后天会”、“后天教”,是以茶饮为名义的教派组织,出现于清朝道光年间,为江苏扬州里下河的一位僧人首创。其原始教义不过是茶禅结合,入教者受戒、素食、诵经,有时候也替人治病并敛些钱财。僧人死后,此教传给了扬州人盛广大与通州(今江苏南通市)人黄朝阳、茅广福等。于是,陆家升与陈某找到黄朝阳,危言耸听地说:“太平军早晚就要渡江了,你们可要考虑考虑自身的命运哟!”太平军信奉的是“拜上帝教”,既然信仰不同,能否容纳我们的“两杯茶教”,确实是个问题,黄朝阳等果然吓坏了。陆家升又安慰他们说:“不妨事不妨事,太平军中的大头领与我关系很好,你们如果每人出一千文钱,我代你们去买一万张太平纸。一旦太平军渡江,将纸贴在门上,他们就不会打扰了。”黄朝阳信以为真,就写信给各地的大小头目,很快就将钱收齐了,交给陆家升。陆家升乘机又对他们说:“太平军的教主非常贤明,夺取天下简直是易如反掌啊。你们欲要富贵,应当乘他们还没来的时候作些准备:能够拿出万钱的,可以得到相当于吏部、礼部、兵部、户部、刑部、工部尚书那样的高位;拿出千钱的,也能担任一名将领。空札我已经替你们领来了,你们可千万别失去这个难得的机会哟!”所谓“空札”,就是那些未填姓名的空白任命书、委任状。那些会众都受了迷惑,争先恐后地拿出银两,购买空札。这样一来,太平天国的那些“官员”、“将领”就遍布通州一境了。其实,这些空札都是陆、陈二人私自刻印的,别说两杯茶教的教众不明就里,连江南的太平军也不知底细呢。陆家升与陈某没想到黄朝阳这么容易对付,又宣传说:太平军的“天主”——即天王洪秀全,如何如何爱护百姓,只要顺从他们,他们就会视咱们如同亲兄弟。不过,一旦太平军来到江北,咱们这些顺民也必须替他们助威,因此,每家要准备一面旗、一杆枪,届时排成队列,如同军队一样,表示欢迎。这下子黄朝阳害怕了,与茅广福等大小头目们商量道:“太平纸、空札等藏在家里,只要自己不拿出来,别人怎会知道?如果公然置办旗、枪等朝廷禁物,一旦被发觉,那可是灭族之祸啊!”陆家升见他们萌生退意,威胁道:“你们不愿意,我也不敢勉强;不过,事后你们可别后悔哟!”眼看着黄朝阳等仍然犹犹豫豫,陆家升突然拿出一份名册,声色俱厉地说:“你们都已经接受了长毛(即太平军)的伪职,如果不听我的劝,我就将名册交给官府,看谁能逃脱这灭族的惨祸!”这一来,大家都吓坏了,黄朝阳战战兢兢地说:“不是我们怯懦,而是担心太平军未必会给我们以真正的援助啊!”陆家升与陈某便向他们保证说话算数,又邀请黄朝阳去江南,以证实自己并未欺骗他们。于是,他们又乘着黑夜渡江来到太平军营垒。太平军的首领对两杯茶教的首领倒比较重视,不但盛情款待,还将黄朝阳等送往天京,谒见天王洪秀全。洪秀全对他们起事的计划大为赞许,一口答应给予援助,并留他们在天京住了十来天。

  回到通州后,黄朝阳、茅广福等顿时有了信心,他们广泛联络会众,不但拉上了扬州的两杯茶教领袖盛广大,“海门、通州、如皋、泰兴在皆有”(清·柯悟迟《漏网喁鱼集》),甚至连通州衙门里的下层官员和差役等,也有加入起义队伍的。颇具规模后,黄朝阳等又购买粮食、置办军器,将教众如同军队一样驻扎于军山一带,并准备于同治二年五月十四日(公元1863年6月29日)夜间,在军山上点火为号,正式起义,一举夺下通州城。时间越来越近,戴莲芬描述当时的境况是,“城中文署差吏,武营勇弁,半教党奸细”,而通州的那些文武官员们却“梦梦也”,即都蒙在鼓里呢。眼看着起义即将爆发,却在关键时刻出了问题:五月十二日,黄朝阳下令军山一带的居民每户出五百文钱,以资助会众们的宗教仪式——实质上是准备起义的军事训练。有一位沙董——大约相当于乡村官员吧,企图阻止这一“无故敛民”的做法。黄朝阳勃然大怒,斥道:“你到了今天还敢如此托大么?”立即率领会众,将他家的房子给烧了。这位沙董逃到城里,向衙署告发黄朝阳等“谋反”的情状。这天夜里,狼山上的和尚也从小路逃进城里告变:他亲眼看到军山上旌旗蔽天,戈矛林立,洋铳声不绝于耳,不就是图谋造反么?这一来城中大震,通州知州黄金韶一边命令紧闭城门,严密防守,一边会同狼山镇官兵,命令各地沙董,合力擒捉“首事者”。于是,会众们的那些军械、旗帜、号衣、印信、名册等都被搜出。官府又按名册搜捕,两杯茶教的头目们纷纷被擒。如同后来的义和团一样,这些头目们都根据喜好,给自己加上神佛的名号:黄朝阳自称玉皇上帝,大小头目们则有的称灵官,有的称真君,还有火神、龙王、元帅、都天等。难得的是,他们被捕时都神色安祥,不待官府用刑,就坦然承认自己确实准备“造反”。有人同情他们,拿来酒肉给他们吃,他们就会双手合掌,辞谢道:“罪过罪过!我迟一刻就要升天了,你们又何苦用荤食连累我,使我遭受天庭贬谪呢?”因此直到被处死,都不肯吃点东西。黄朝阳的妻子自称玉皇娘娘,临刑之前被绑在州署前的一棵大树上,她骂不绝口。恰巧有个官员从那儿经过,黄妻就责备他道:“我手下的那些臣僚们都已经归位于玉霄宫殿了,他们在天上虚席以待,盼我及早归位呢,你们为什么独独让我羁留在这凡俗之界?”那个官员命令将她引往刑场,她才高兴地跟着持刀的刽子手走了。黄朝阳、茅广福等被处死时,官府如临大敌,“提三营大兵防范,皆戎装严肃,黄金韶亲自监斩”,在通州避难的常熟乡绅柯悟迟亲眼目睹了这个场面,并将之记入了《漏网喁鱼集》。当标兵头目陆家升与陈某被绑进州衙时,通州的大小官员、狼山镇的大小将领无不大为震惊——万没想到,问题竟然出在自己军队的内部!审讯的结果,连泊承升的一个心腹旗牌官也“有逆迹”,即加入了义军阵营。泊承升委婉地请黄金韶从轻发落,黄金韶大笑道:“泊大人爱贼,真可谓至死不悟了!”喝令赶快将旗牌官与陆、陈二人一并斩首。既然“造反”,自然是“贼”了,泊承升既面有惭色,又不能再多说什么了。只有盛广大逃到了泰州,撑起一柄大伞,扮成一个卖膏药的,不久也被捕,在泰州被残忍地凌迟处死。

  军山起义之所以功亏一篑,原因多多。首先,作为起义的主要领导人,黄朝阳、茅广福等意志并不坚定,也就是《鹂砭轩质言》中说的,“初无谋叛意也”。后来虽然接受太平军的领导并同意起义,可是在具体行动上,与太平军的意见并不一致。军山方面要求太平军“以舟师攻狼山各港口,伺官军出敌,通城空虚,然后举兵袭之”;太平军则坚持要军山方面先动手,声称“非见狼山烽燧,则不策应”(清·王步青《见闻录》)。既得不到太平军强有力的支持,自身又经验不足,组织也不够严密,要获得成功,难度就太大了。其次,军山义军的对手黄金韶、泊承升等,不但握有强大的军政实力,还有丰富的斗争经验。黄金韶是广西容县人,他起先担任常熟县令时,就为常熟赈灾出了大力。后来太平军攻下南京,常熟周边民众起事响应,也被他迅速镇压。戴莲芬称他“有干才”,从他迅速果断地处理这场未遂起义来看,显然并非溢美之词。军山起义被镇压后,黄金韶也因功被提升为苏州知府。泊承升是广东陆丰人,他于咸丰三年(1853)担任狼山镇总兵后,为官正直,多有政绩,还率军南下与太平军作战,援上海、克镇江,多次出奇制胜,功勋赫赫。据《陆丰县志》记载:“时洪秀全蹂躏江南,横尸遍野,而通州全境克保安全,通人感戴,特建专祠祀之。”除了黄、泊二人,南通本地人王藻的作用亦不容小觑。王藻是道光二年(1822)的进士,先后在琼州、湖南等地任职,后因年老而“乞养归里中”(《光绪通州志》卷十二《人物志上》)。他兴修水利、赈灾恤贫,为家乡人民做了不少好事。太平军起事后,王藻奉清廷之命在原籍筹办团练,他招募、挑选青壮年,又将江畔、港汊一带的居民组织起来,昼夜巡逻,严密防范。有些太平军间谍混杂于清廷败兵、难民之中来到江北,王藻一经发觉,全都斩首。因此,太平军“卒未一骑入境”。另据《清史稿·艺文志四》所载,王藻还编有《崇川诗钞汇存》五十一卷,堪称文武全才了。

  我们再来回看那段历史:1863年,天京受到长久围困,太平天国后期著名的将领英王陈玉成已被擒杀,唯有忠王李秀成尚在苦苦撑持,其失败的命运已不可避免——事实上,仅仅一年后的1864年7月,天京就陷落了。也就是说,即使军山起义成功,至多也只能使太平天国多苟延残喘一段时间,却不可能从根本上扭转战局,不可能改变太平天国的命运。有鉴于此,军山起义的功亏一篑,客观上使南通人民躲过了一场战祸,逃过了一场劫难。为镇压这场未遂起义,据说清廷杀了四十多人,也有一种说法是杀了数百人——这固然是一场悲剧。不过,倘若起义成功,通州城被夺取,太平军再引兵北上接应的话,整个南通地区无疑会沦为往来厮杀的战场,那么,死于战火的芸芸众生,只怕要以成千上万来计算吧?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