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2月>>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123
45678910

  2312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元朝为什么没有文字狱

□阙新铭

  关于元代,普通读者头脑中的印象可能只有以下关键词:屠杀、混乱、四等人制……有人说,元代是中国历史的黑暗时代。其实元代在治理上也有它的优长之处。比如元代没有文字狱。

  一般来讲,少数民族入主中原,往往会对汉人知识分子的文字多加注意,警惕他们讥讽本族,鼓动民族主义情绪。清朝因为虏、胡、蛮、夷之类的字眼,多次兴起文字大狱,更是闻名史册。这些残酷的文字狱,反映出来的其实是统治者内心的文化自卑。他们“出身”的不体面,如同阿Q头上的癞疤一样,是绝对不能提起的。但是元朝却不是这样。

  蒙古人自己所写的《蒙古秘史》,里面就赤裸裸地记载了大量蒙古统治家族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比如为了争夺一点食物,草原上的父子、兄弟会自相残杀;遇到困难时期,家中的老幼病残会遭到遗弃等等。成吉思汗的先祖朵奔篾儿干用一块肉换来了一个奴隶,他死后,这个奴隶和他的妻子阿兰豁阿生了三个孩子,其中之一就是铁木真的祖先。多本磨根的妻子共有五个孩子,最小的孛端察儿是成吉思汗的直系祖先。孛端察儿尚在幼年,母亲去世后,四个哥哥立刻瓜分了她妈妈的牲畜和食物,不留给年幼的孛端察儿任何东西。在记载这些事情时,蒙古人并没有感觉有什么内容需要隐讳。

  其他民族所写的蒙古帝国历史,比如《史集》和《世界征服者史》,也有许多今天看起来非常触犯忌讳的记载,比如对蒙古人征服过程中的残酷屠杀描述颇详,但是蒙古统治者也并不以为意。我们再来看一下元代翻译蒙古人的名字,不知为什么,通常选的都是不太雅观的汉字,比如怯、黑、秃、老、丑、术、剌、蔑、牙等。孛端察儿的长子,成吉思汗的九世祖,被译为“八林昔黑剌秃合必畜”。此外蒙古人名中还有被翻译为“大丑”“拙里不花”“畏答儿”“磨里秃花”“秃呵”“八乞出”“怯古里秃”者,几乎是怎么古怪怎么不好听就怎么翻,但是蒙古人似乎没有把这个当回事。

  马上夺天下的蒙古人,尽管制定了很多强硬的防范汉人政策,但是手段并不阴柔。元代文网粗疏,绝少深文周纳之举。“元季国初,东南人士重诗社。”南宋灭亡之后,遗民集会结社成风,临安(元改杭州)、衢州、平阳(今浙江省温州市)、会稽(今浙江省绍兴市)、吴兴(今浙江省湖州市)等地都是诗社遍地。遗民时常在诗文中怀念故国,抨击时政。比如林景熙在南宋曾经为官,崖山之变后弃官归里,在会稽设诗社,奉宋主龙牌,朝夕哭奠,日与朋友们诗文往来,私相痛悼。“遇遗民故老于残山剩水间,握手歔欷低回而不忍去,缘情托物,发为歌诗,以寓《麦秀》之遗意”。其中不乏论议激烈、文辞刻露者。但是有元一代没有任何人因为结社集会受到迫害。

  元代也曾经有人想制造文字狱,不过没有成功。元初名士梁栋喜欢游山玩水,有一天在茅山大茅峰上题了一首长诗,这首诗写得一般,但是其中确实流露了一些悲宋伤今的心态。恰好在上山之时,梁栋因为租住道观之类的小事与山上的道士发生了争吵。道士看到此诗后,遂举报此诗“谤讪朝廷,有思宋之心”,告到了茅山所属的句容县,句容县马上又汇报到朝廷。

  就在江南文人为梁栋的命运惴惴不安时,一封判决书从礼部传达出来:“诗人吟咏性情,不可诬以谤讪。倘是谤讪,亦非堂堂天朝所不能容者。”于是梁栋无罪释放,在江南继续游山玩水。

  这段判词是多么自信而豁达。如果梁栋早生几百年,或许会像苏轼那样,成为“乌台诗案”的受害者;如果他晚生几百年,茅山“诗祸”或将演变为又一桩“《南山集》案”。后来身处明朝专制之下的王世贞因此称叹胜国法网之宽。

  为什么元代没有文字狱呢?首先是蒙古人有着强烈的文化自信。蒙古马蹄踏遍东方西方,几乎没有遇到强劲的对手,这种独特经历让他们俯视一切异族文化,没有一般后进民族所常有的自卑。其次蒙古人思路比较单纯,他们认为“士不能执弓矢”,对马上民族是构不成威胁的。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