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8月>>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2603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2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工艺与当代艺术

□廖上飞

  什么是当代艺术?当代艺术是什么?人们不停地提这问题说明当代艺术不是一个既存的、能够被人确切感知的东西。当代艺术是不是艺术?如果是艺术,那么当代艺术在符合艺术的基本要求的前提下有哪些独特的地方?艺术的基本要求是什么?当代艺术的贡献在什么地方。毫无疑问,今天的人们只有在不停追问当代艺术的过程中明确当代艺术。

  艺术的本质并不是先在的,承认艺术的本质是先在的时代的艺术是艺术臣服于哲学、宗教、文学等的时候的艺术。事实是,艺术早已有了独立身份。是什么规定了艺术的独立身份?克莱门特·格林伯格公布了令人信服的发现——“独立的形式的媒介”。艺术媒介自身的特性便是艺术的本质,这等于是说,艺术是物质,艺术在人的大脑里不可能完成。在人的大脑里可以完成的东西,我们可以称其为哲学、宗教、文学等,但不能称其为艺术。

  让艺术获取独立身份的艺术是现代艺术。现代艺术的历史就是艺术疏离内容,向形式本体回归的过程。克莱门特·格林伯格所谓“作为‘独立的形式的媒介’的艺术”是指现代艺术,“作为‘传达的媒介’的艺术”乃是指艺术臣服于哲学、宗教、文学等外来因素时的艺术。历史地看,臣服于哲学、宗教、文学等外来因素的艺术并没有因现代艺术的冲击而消失,抑或说现代艺术中的很多艺术根本上依然是臣服于哲学、宗教、文学等的。然而,现代艺术回归形式本体的欲求使艺术获得了一种自我认知:艺术除凭借能调动人感官的直接性优势转换哲学、宗教、文学等以获取认可、讨好观众从而生存外,还可以有一种更高级的欲求——艺术可以通过自身的语言系统(这种语言系统根本上作用于“独立的形式的媒介”)向人类贡献一种决然不同于哲学、宗教、文学等的高级体验,那便是精深、复杂的形式运作。

  我确信很多人会用当代艺术反对我,说我主张的克莱门特·格林伯格“独立的形式的媒介”的思想多么的过时。然而,我要说,当代艺术可以在其它任意一点上构成对现代艺术的反对,但是唯独此点例外。也就是说,不管当代艺术在多大程度上表示了对现代艺术(与社会脱离)的不满,然而其其后所施行的措施——强调文化批判和社会批判皆是建基于现代艺术所成就的一点:艺术不再是“传达的媒介”,而是“独立的形式的媒介”。这里道理是显而易见的,一个没有能力和别人对话以至沦为别人的奴仆的人和一个有能力和别人对话以至和别人成为伙伴关系的人是不一样的,前者是依附性的,后者是独立的。所以,当代艺术的基本要求是成为现代艺术。如果说当代艺术与现代艺术有区别的话,区别就在于当代艺术不是“自我迷恋”、“自闭”的艺术,而是乐于与文化、社会对话的艺术。当然,我们也可以说,当代艺术是升级了的现代艺术,其在保有独立性的前提下试图扩大自身的社会影响力。

  “当代艺术之父”马塞尔·杜尚便是典型的例子。为何马塞尔·杜尚的行为会在(而且只会在)艺术领域产生巨大影响?道理是显而易见的,被马塞尔·杜尚命名并派人秘密送去美术馆的“小便器”是物品。“小便器”这件物品当然是物质,但是这个物质本身是人工的产物,其本身便具有工艺性。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一下,一批工人是如何按照特定的方法、技术将原材料或半成品加工成“小便器”的。虽然我们在未研究的前提下难以知道那种特定的方法、技术具体是什么方法、技术,但是其肯定是某种特定的方法、技术的产物。而马塞尔·杜尚的“命名”和“派送”也是非常具有工艺性的,其本身暗含着一套新的生产艺术作品的方法,“命名”和“派送”,后来很多理论家更为专业的表述词是“挪用”。对于对艺术本身的语言系统不感兴趣的人而言,他们或许会将“小便器”与日常生活联系起来,从而将马塞尔·杜尚的作品视为艺术与生活的接口。然而,我想马塞尔·杜尚的意图绝非如此简单。原因在于,那种凭借能调动人感官的直接性优势转换哲学、宗教、文学等以获取认可、讨好观众从而生存的艺术家和那种为了满足大多数人联想情感(这种联想必定与日常生活经验直接相关的图像有关)的艺术作品(其一点语言的新鲜感也没有)在历史上比比皆是。

  这里我想说的是,艺术的成就必然是艺术家在自身语言系统方面的的突破。从艺术的自足性、独立性出发,我们可以说当代艺术的成就依然是工艺上的成就。什么是工艺?工艺根本上是制作方法,即将原材料或半成品加工成产品的方法、技术。也就是说,我们需要着力关注的应是每位艺术家所运用或试图寻找的语言系统,而非其作品与现实生活、人的主观经验发生关系的密切程度。每位艺术家所运用或试图寻找的语言系统“拥有一种奇异的活力与永恒性,而那些主要诉诸图像的联想观念的作品,则很少活过它们所要取悦的那一代人”。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