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9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2428期 本期共4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解放鞋

□早起的昆虫

  前几天,我驱车回老家。趁着明媚的阳光,准备去爬山。母亲看我穿着皮鞋,立马叫住我,转身回屋从屉柜里拿出一双干净的解放鞋递给我,说:“换上这个吧,山路不好走,穿上它轻便,不打滑。”解放鞋,乡里也叫军鞋,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十分流行,几乎所有的人都穿解放鞋,价格低廉且经久耐用。我诧异地问母亲:“这是哪里翻出来的老古董,丑死了!”母亲笑哈哈地说:“你现在嫌它丑了,这可是正宗的解放鞋,不记得当年你穿着它显摆的样子了。”

  小的时候,母亲每年都会做一双布鞋给我,但布鞋只有在冬天天晴时才穿,平时都舍不得穿。春天的时候,遇到雨水多,母亲就会到供销社花5块钱为我买一双水陆通用的解放鞋。其实,那不是正宗的解放鞋,纯属仿制品。但因为价格便宜,山冲里的孩子,不论男孩女孩,几乎个个都穿这种仿制的解放鞋。而这种仿制的解放鞋穿着容易臭脚,冬天的时候,窗户紧闭,教室和宿舍经常会弥漫一股解放鞋的味道。

  后来,到城里读书,同学们都穿上了运动鞋、皮鞋,家庭条件好的同学还穿上了波鞋、旅游鞋。我家里穷,父母除了能满足我交学校食堂的伙食费外,没有多余的钱给我买高档的鞋。所以,我仍然只能穿那种价格低廉的仿制解放鞋。每当教室弥漫着特殊的味道的时候,总有一些人向我投来怀疑的目光。为了证明我不是污染源的制造者,每次我都把鞋子洗得干干净净,而且从不在教室里脱鞋。不能奢望穿皮鞋、波鞋,但对正宗解放鞋的向往由来已久。后来,姐夫从部队退伍,送我一双解放鞋。那是一双军绿色的正宗高帮解放鞋,鞋底特厚、穿着轻便,而且不臭脚,不褪色。每当做课间操或者上体育课的时候,穿上这双正宗的解放鞋,脑海里不时浮现解放军的威严与荣耀。

  后来,我参加工作,在县城机械厂成为了一名搬运工人。记得上班第一天,我们搬运组的任务是到两华里外的铸件厂把模具胚子用斗车拖回来。老罗是搬运班里的老把式,主动提出来带我这个新兵。搬运工作是个体力活,每天要走不少的路,特别“糙”鞋(乡里俚语,鞋子很容易穿坏的意思)。搬运组都是穿的亲一色仿制解放鞋。我穿着那双正宗的解放鞋走在队伍中间,形象似乎高了几分,走起路来虎虎生风。两华里的路,大部分是平路,只有一个一上一下的徒坡。平路好走,老罗拖着斗车步履轻快,我跟在后面不要用什么力。在上徒坡的时候,老罗用布满老茧双手紧握住斗车把手,身体前倾,两脚缓慢而有力地向后蹬,他的额头青筋突起,豆大的汗珠从蛛网似的皱纹上滑过,汗水浸湿他的衣衫。我在后面用力车,半晌功夫,终于把斗车推到了坡顶。然而,上坡容易下坡难。斗车没有刹车,要靠人的脚与地面的摩擦力来控制。经常这样推车,老罗的鞋底都磨平了,大脚趾象破土的春笋从鞋里冒了出来。车行一段路,老罗突然脚下一滑,斗车便失去了控制,猛然往前冲。老罗试图阻止斗车前行。脚下的解放鞋崩裂了一个大口子,五个脚趾从鞋里探来,象张开血喷大口的鳄鱼。由于惯性大,斗车顺着老罗旋了一圈,向坎边冲去,老罗被甩倒在地。我死死地拖着斗车的另一个把手,终于在离坎只有几公分的地方将斗车控制住了。老罗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我的鞋沿留的擦痕。问我:“你脚受伤了没有?”这时,我才意识到车轮压辗过的脚有些疼痛感。我脱下解放鞋,脚趾只是有点红,幸无大碍。老罗说:“幸亏你穿的是正宗解放鞋,厚实,不打滑。 不然,今天的事就大了。”

  后来,我离开生产一线,坐上了办公室,很少有机会穿解放鞋了。母亲帮我整理房间时看到了这双鞋,说:“这鞋子你不穿了,我带回去砍柴穿。”我欣然应允。没想到,20多年过去了,母亲竟舍不得穿它,也舍不得丢弃它,却把它当宝贝一样地收藏起来了,一股暖意在心底流淌着。

  我接过母亲递过来的解放鞋,细细端祥,当年鞋沿被车轮辗的撞痕还依稀可辨。我赶忙换上它,和伙伴们一起愉快地登山了。山路虽陡,穿着这双尘封了多少记忆的解放鞋,生命步履情景交融,我感到无比的惬意和轻快,爬起山来箭步如飞。

  晚上,女儿打电话来说:“爸爸,我在朋友圈看到你今天穿的登山鞋好fashion,哪里买的,我们学校要搞登山节了,您帮我买一双吧!”我从床上弹起来,看看那双解放鞋还静静地躺在床边。立马回复女儿说,这是绝版的,老值钱了,市场上没得买。女儿有些失望。我说,不如这样吧!我的脚正好合你的尺码,我就割爱送给你吧!女儿欣喜地说:一定要带回来呀,下周我要去登山。

  原来这鞋沉寂了许久后,在女儿目光中,因为其别具一格,有兴时的味儿了。于是,我仔细擦掉鞋沿上的泥土,包好放在旅行包里,明天给女儿送去。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