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9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2428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红六军团失散红军战士在凤冈天桥获救前后

  □文/图 胡启涌

  1934年1月4日,任弼时、肖克、王震所率领的红军长征先遣队第六军团经瓮安、余庆、石阡,一路进发到甘溪。7日,红六军团三个团刚抵达甘溪,就遭到湘、黔、桂军的围攻,经过交战终因实力悬殊而失利,这就是红六军团作战史上著名的“甘溪战役”。14日,红六军团主力准备从河闪渡渡口过乌江,遭到黔军侯之担5个团,王天锡3个团的夹击,红六军团主力只好向南撤退。由十八师五十二团负责掩护,不幸遭到数倍之敌的围追拦截,十八师师长龙云被俘遇害,五十二团团长田海清战死。之后,被冲散的红军部队只好各自为营在石阡、思南、施秉等地活动。

  10月17日、18日,在石阡县大硝洞被打散的第十八师第五十二团约180多名红军战士,为躲避敌军追击,多批次从平头溪渡口、新口渡口、河闪渡渡口横渡乌江,进入到凤冈县天桥镇境内。180多名过江红军战士在天桥镇只住了8天,得到了当地群众的庇护,赢得了休整和补给,于10月24日又过江寻找主力部队。

  红六军团十八师五十二团约180名红军战士在凤冈天桥境内活动共8天,可惜党史军史中均无记载,《凤冈县志》也仅有简约一笔:“(1934)冬,红军肖克部前卫五十二团由石阡本庄路过天桥、漆坪等地。”这段红色历史,沉寂80多年后才被学界所知。正如2017年6月5日,贵州省党史专家在天桥镇考察红色文化时所说:“在红军长征途经凤冈的过程中,淳朴、善良的凤冈人民在白色恐怖之下,冒着生命危险热心帮助红军战士,为中国革命事业贡献了力量。”

  陈海阳:

  不怕杀头给失散红军战士提供食宿

  “我家父亲陈海阳当年冒着危险,悄悄地救红军战士保护红军战士,我们要把这段历史一辈一辈地传下去”,75岁的陈廷文老人(2017年去世)生前谈起父亲“救红”往事满脸激动。

  当年是凤冈县天桥区漆坪乡乡长陈海阳的老家就在乌江边上的新渡口旁的旧寨,1934年10月17日,乌江对面石阡县大硝洞红军与敌交战的枪声旧寨清晰可听。据旧寨90岁的陈廷仕(2017年去世)生前回忆:“那天乌江对面石阡县大硝洞的枪声大听得到,大家都说红军来了,专杀小孩奸妇女,我们忙与大人一起裹起铺盖逃到坡上的岩腔(山洞)里躲藏起来。第二天,寨上来人说红军是好人,我们才下山回家”。

  当时,给陈海阳任乡丁的游朝佑清楚记得:“17日傍晚,乡丁队队长丁刚急冲冲地跑进屋来,与乡长陈海阳耳语一阵后便出了门,不久就带着几位身穿浅灰色军装,头戴五角星军帽的红军战士来到家中。乡长陈海阳起身相迎,与几位红军战士交谈一会后,陈海阳便吩咐我与吕瑞清、王树清,将离他家200米处的一座寺庙打扫干净,备上灯火、稻草,给过江红军战士住”。至今97岁的游朝佑清楚记得,当他们打扫完寺庙,大概有30多名红军战士就来到庙子里住下,由于庙小兵多容纳不下,又将部分红军战士安排在另一座木房内。乡长陈海阳还到庙子里来看望红军战士,安排家里人背来粮食给红军战士生火煮饭,这支过江红军就是17日在乌江对面大硝洞被敌军打散的部分红军战士。”

  当晚,刚安顿好从新口渡口过江的30多名红军战士,陈海阳得报漆坪街上又来了18名过江红军战士,他便转身带上乡丁赶到漆坪。见过红军战士后,吩咐乡丁们把街背后的碉楼打扫干净,铺上稻草让给红军战士住。没过多久,又有20多名过江红军战士打着火把,陆续来到漆坪街上,因街上只9户人家无法容纳下这么多红军战士,红军战士就在两边的屋檐下露宿一夜。

  对于乡长陈海阳救红军战士的往事,游朝佑告诉笔者:“当时凤冈国民政府对剿灭红军要求很严,1934年4月的一天,县长派史肇周到天桥召开全区大会,严令每家必须参会,不去的杀头。他在会上要求,乌江沿岸不准放一个红军战士到凤冈来,每家备好火药枪、杆子刀,没有刀枪的,把斑竹削尖了用桐油煎泡后作为武器。但是,陈乡长不但不杀红军战士,还冒着杀头的危险给红军战士提供住处和粮食,陈乡长有胆识,是好人,了不得。”说完,老人伸出大拇指点赞不已。

  游朝佑:

  给失散红军战士带路救受伤红军战士

  1934年给过江红军战士带过路、救过红军战士的游朝佑老人已97岁了,住在天桥镇龙凤村,他是凤冈唯一见过红军的健在者。谈起84年前的往事,老人一边回忆一边讲述,有一句话在整个讲述中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红军是好人”。

  1934年10月19日,游朝佑与同村的陈安平在老家后面干活,只见约20多名身着军装、扛着枪的红军战士迎面走来。一名红军战士喊话说“喂,老乡不要怕,我们是红军,这边的路你熟悉,可不可以给我们带路”。游朝佑见红军战士和善可亲便答应带路。游朝佑将红军战士带到漆塆子时,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人,同样穿着军装扛着枪,部队立即作出应战准备,游朝佑身边的一名红军战士将他摁在地上。经过双方一阵大声对话后,彼此才放下警戒,原来都是过江来的红军战士。临别时,一位红军战士为了感谢游朝佑,从包里掏出一块银圆给他,他执意不收。“无奈”之下红军战士又从包里拿出一个粑粑递给他,“当时我确实饿了,红军战士给我的粑粑我收下了,那粑粑好吃,我现在都还默得起那个味道”。

  10月21日,游朝佑在老家后面砍柴回家时,发现路边坐着一名红军战士,没有配枪,右脚肿得很大,裤脚已破烂,还杵着一根竹子拐棍。游朝佑见状放下柴禾与受伤红军战士交谈起来,还扶上受伤红军战士一拐一瘸的来到一个山洞里,为了不让人们发现受伤红军战士,游朝佑用树枝将洞口遮住后才放心的离去。当晚9点钟人们开始入睡后,游朝佑才来到山洞将受伤红军战士扶到家中,妻子王之富还为备上了一桌饭菜。饭后,游朝佑采来草药“散血草”,捣碎后用布将红军战士红肿的右腿包扎上。夫妇俩不敢将受伤红军战士留在家中住过夜,于当晚深夜又将受伤红军战士转移到离家500米处的大坡洞内。游朝佑用稻草铺在洞内,让受伤红军战士躺下,用几块破布将红军战士战士受伤的右腿盖上后才回到家中。

  就这样,游朝佑每天两次以做活作掩护,给受伤红军战士送饭和换药。游朝佑说:“受伤红军战士是外地口音,比我高一大截,我每次送饭去都与他洞中聊一会,他叫陈建或叫陈飞,多年了也记不准了。”约六天过后,受伤红军战士的伤势和精力得到了恢复,便提出要去寻找部队。游朝佑就给受伤红军战士备上一根拐棍和三个苞谷粑,将陈姓红军战士送到10里外的余庆县水田坝。分手时,受伤红军战士对游朝佑的义举感动不已,向他下跪谢恩。“分手时我俩都伤心,他用钢笔写了一张纸条给我,内容大概是以后红军战士要来找我,来感谢我之类的话,纸是一张巴掌大的方格毛纸,字是横着写的。”

  三天后,游朝佑担心受伤红军战士留给他的纸条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当晚就把纸条给烧了。“今天想起才后悔哟,当时如果大胆点把纸条藏好多好呵。”谈及此事,游老叹息不已……

  邓顺和:

  给失散红军战士摆渡到天桥

  1934年10月17日上午,红军长征先遣队第六军团第十八师第五十二团在石阡县本庄镇大硝洞失利后,其中一支被冲散的红军队伍顺着山路来到了乌江边的河闪渡渡口,并将渡口守敌打退。

  当时在河闪渡渡口摆渡的老船工邓顺和,见到红军战士很是害怕,正欲躲藏时却被一名红军战士叫住。没过多久,红军战士的和善让船工邓顺和消除了“惧红”心理,眼前的红军战士根本不是国民政府宣传中“吃人”的队伍。

  这支失散红军战士队伍经过大硝洞和河闪渡渡口两战之后,只剩下的20多名红军战士已是疲惫不堪,准备在渡口休息一夜后再走。船工邓顺和却劝说红军战士,赶快过江到凤冈县天桥境内隐藏起来才安全,不然守渡口的敌军定会杀回来夺取渡口。于是船工邓顺和开来木船,将20多名失散红军战士摆渡过乌江送到天桥镇,然后又经麻湾、瓮腰溪、凉风坳,于当天下午把20多名红军战士安顿在天桥镇老街对面的一座荒弃的庙子里。同时,还将一位受伤的红军战士留在家中悄悄医治,治好后,又悄悄地将红军战士送过江。喜欢唱“乌江船工号”的邓顺和,将这件事记在他的船工号里,不时放声高唱。虽然邓顺和去世多年,笔者还是找到了他当年创作的红军歌谣:红军长征过乌江,有一红军战士受了伤。两腿伤重路难行,老乡送我上前方。我的亲人归部队,盼望早日得解放。感谢老乡来相送,红军战士永远不能忘。

  红军战士在天桥驻扎下来后,部队纪律严明,得到了当地百姓的欢迎,家住团山堡的金治安主动将房子让给红军战士住。年愈八旬的潘千里(2016年去世)回忆:“我爹生前经常给我们讲,那天(10月17日)几十个红军战士在江那边打败仗后,坐船过江来到天桥,有些住在庙里,有些住在离我家不远的金治安家。红军战士来我家买米要给钱,借东西要归还,说话也客气,从不在街上抢劫”。这支失散红军在天桥住下后,先后与平头溪渡口、新口渡口过江的红军战士会合,于7天后,全都从河闪渡渡口过江去寻找主力部队。

  红军战士走后不久,黔军来到天桥清算“亲红”百姓,当他们得知金治安让房子给红军战士住的“罪行”后,便以私通‘共匪’为由,一把火将他家的房子烧掉,还将他全家赶到偏僻无人的梓柏沟居住。

  龚氏兄弟:

  舍命保护4名受伤红军战士

  1934年10月17日,约有40名红军战士渡过乌江平头溪渡口后,沿着塘丝沟、红沙岭、梨树坳来到天桥镇境内的大塘坳,不幸遭遇黔军和当地团练的伏击, 10多名红军战士冲出包围,扶着4名受伤红军战士一路疾奔到达芭蕉塘后才甩脱敌军的追击。

  第二天,为了能找到一个既安全又能给伤员治病的地方,10多名红军战士离开芭蕉塘,正好遇到回家途中的龚永乾、龚永俊、龚华清三兄弟。龚氏兄弟见10多名红军战士又饿又伤,担心怕人发现后告秘,又不敢将红军战士带回家,最后决定将红军战士带到偏僻的四顶山大庙,央求主持佘大公收下。主持佘大公见4名受伤红军战士顿生怜悯,安排住下后主动与红军战士商量,恳求他们把4名受伤红军战士战士留下来,由他想法治疗养伤。红军战士听了他的建议把伤员留了下来,还留下几块银元给佘大公,然后告别救命恩人和受伤战友,开始去追赶部队。

  10月19日,主持佘大公安排弟子李书银去大坡屋基,请来当地名医陈海大爷上山给4名红军战士治伤。据田井明老人(2016年去世,时91岁)生前回忆:“那几天,我们经常去四顶大庙附近放牛,看见医生陈海大爷去庙里给红军战士换药。在庙里治伤的红军战士很喜欢我们几个放牛娃,给我们做木头红缨枪,给我们摆龙门阵,全是外地口音”。

  刚把受伤红军战士隐藏起来,黔军便一路追来,当得知龚氏兄弟见过红军战士,便将三兄弟绳索加身严刑拷打,问把红军战士藏在哪里了。但是三兄弟一口咬定“不知道”。最后,无计可施的黔军将龚永乾、龚永俊杀害,并残忍地割下首级。黔军走后,当时只有14岁的三弟龚华清含泪挑上两位胞兄的头,一路啕哭不止,回到家中后,将两位兄长的头合葬在一起。龚华清结婚成家后,特意请来先生将两位兄长为救红军战士而遇难的事记在《家谱》中:“长兄龚永乾、二兄龚永俊被国军以私通共匪,斩首杀害”。

  由于龚氏兄弟舍命相救红军战士,使4名受伤红军战士始终未被发现。过了几天后,4名受伤红军战士在陈海大爷的精心调理和照顾下,伤势和精力得到快速恢复,便提出去追赶部队。陈海大爷担心4名红军战士被当地保长发现,就找来了四套百姓衣服换下军装,还教一些常用方言,以防遇到检查时露出破绽。细心的陈海大爷为了确保4名红军战士安全出境,还特意在街上买来四捆灯草,让4名伤愈的红军战士扮成卖灯草的生意人。陈海大爷还是放心不下,亲自送4名红军战士到河闪渡渡口,目送过江后才返回。

  据资料记载,凡是红军经过和敌人交战过的县份,都不同程度存在国民党地方民团、地方军阀“杀红残红”的血腥记载。但是红六军第五十二团180多名失散红军战士,在凤冈县天桥镇的8天时间中,没有出现一例类似事件,留下却是救助红军战士,拥护红军的永久记忆。2016年6月28日,凤冈县委、县政府将平头溪渡口、新口渡口、河闪渡渡口等五处,列入红军战斗遗址加以保护,永远记下了这段不朽的红色记忆。

  
1934年红军居住的天桥镇大弯庙

  
2015年重建的“凤冈抗敌阵亡纪念碑”

  
当年给红军带路的游朝佑老人睹物思“红”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