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5月>>
2930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12
3456789

  2360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4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清朝刑部尚书盛安的悲喜剧

□沈 淦

  刑部尚书盛安“须眉苍然”,即眉毛胡子都白了,估计他即使没有七八十岁,也该有六十开外了吧?刑部尚书掌管全国的司法与刑狱,是最高法官,古时候又被称为“司寇”。而盛安呢,也以古代那些著名的司法大臣自命,决心要做一个深受官员与百姓们都衷心爱戴的好法官。

  机会终于来了:乾隆十三年(1748)春天,跟随乾隆帝弘历东巡泰山的皇后富察氏,病逝于巡行途中的德州,年仅37岁。富察氏16岁时就嫁给了比自己年长一岁、当时尚是皇子的弘历,夫妇俩相当恩爱,弘历一登基,就册封她为皇后。对于她的早逝,乾隆自然悲痛异常,当即日夜兼程地赶回北京,为她穿十二天丧服,并亲手制作了一篇《述悲赋》:

  “……呜呼,

  悲莫悲兮生别离,失内位兮孰予随?

  入椒房兮阒寂,披凤幄兮空垂。

  春风秋月兮尽于此已,夏日冬夜兮知复何时?”

  既然皇帝如此悲伤痛苦,全国各地的文武官员们也都纷纷请求进京,既吊唁可敬的皇后娘娘,又抚慰皇上那颗受伤的心,另一方面,这不正是获得皇上青睐的好机会么?然而人们没有想到:问题来了——

  清政府有个规矩:国有大丧,比如说皇帝、皇后或皇太后去世,一百天后才准许剃发,以表示因为悲痛,顾不上收拾自己的仪表。然而这个规矩事实上并没有被严格执行,比如说十来年前雍正帝驾崩,有些人在百日内剃了头,却未遭追究。不料这一次,大概是深爱皇后的缘故吧,皇帝较起真来,顿时,有人因为不守规矩剃了头而被处以死刑,如大臣周学健、瑟尔臣等。没几天,锦州知府金文淳在进京之前禀明上司后,也剃了发,却在进入京城后被人检举揭发了。乾隆帝勃然大怒,命令立即将他绑赴市曹,开刀问斩。盛安便一边磕头一边请求道:“金文淳是个官职卑微的小臣,对国家的这个制度不大清楚,再说他是先请示了上司,然后才去剃发,情有可原,请求皇上宽恕他吧。”乾隆怒斥道:“你竟敢替金某来向朕游说么?”盛安答道:“臣身为司寇,只是在尽自己的职责而已,并不认识金某,也不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但是如果今天为了迎合君主而破坏法律,日后怎能再公平执法呢?”乾隆气坏了,命令武士将他捆起来,拉到法场与金文淳一齐砍头。盛安仰天长笑,嘴里只说:“老臣辜负了朝廷的恩德。”从容跟随着武士离去。过了一阵,乾隆也懊悔了,急忙命令近侍骑着快马赶赴法场,将盛安与金文淳一并赦免了。

  盛安接到赦免令时,平静地磕头谢恩,神色与平常没有二样。其时法场上“万目共睹”,早已挤满了围观者,人们都赞叹地说:“这才是真正的司寇啊!”第二天,乾隆就传旨让盛安进入“上书房”,当诸位皇子的老师,并说:“盛安连朕都不畏惧,何况皇子们呢!”

  上面这个故事载于清人爱新觉罗·昭梿的《啸亭杂录》与民国年间葛虚存编撰的《清代名人轶事》,都属于野史,正史《清史稿》的记载则略有不同:周学健起初并没被处死,而是罚做苦役,不过在抄家时发现,这个姓周的还有贪污罪,乾隆才将他与满族大臣瑟尔臣一并处以死刑。那么,周某与瑟某究竟是什么职务?《清史稿》第338卷记载得明明白白:瑟尔臣官居湖广总督,即湖南湖北两省的最高长官。周学健起先担任闽浙总督,即浙江、福建两省的最高长官,后来又“加太子少保,授江南河道总督”。乾隆年间,作为总督的方面大员,还有直隶总督、两江总督等,全国亦寥寥可数哪!想想吧,两个官居总督的方面大员,仅仅因为皇后娘娘去世后的百日之内理了发,就命丧黄泉了。彼时彼刻,别说普罗大众,连极品高官,也不具备“免于恐惧的自由”呢!

  你再看那个老臣盛安,虽说先悲后“喜”,终究有惊而无险,你能确定他心中没有“惴惴然”,没有“如临深渊”、“如履薄冰”的感觉?即使作为旁观者,你不替他提心吊胆、捏一把汗么?尤其是,当“大辫子”充斥荧屏、不少人对“康乾盛世”颇为向往时,您可千万别忘了,即使在那个“盛世”之中,也还有不太光鲜——甚至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另一面”呢。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