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8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2406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4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花花的故事

□黄梦香

  花花是三十六年前我家那条狗的名字,也是我们全家对它的昵称,它离开我们至今已有二十一个年头了。在我家所有养的狗中,只有花花一直勾起我们对它的美好回忆。

  好伙伴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国家已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田、土、林地已下户到各家各户。我家分得3丘田13挑谷子(1挑按100斤稻谷计算)的面积,其中最大的一丘田呈长条型,有7挑谷子的面积,在山坡梯田的中段,梯田的水源是山上一股流量不大的山泉水。每年的五、六月份是稻田用水的高峰期,由于唯一的水源点流量小,满足不了整个梯田的用水,更没有多余的水再供应地处下面的田。那时我父亲在外工作,家里没有男劳动力,我妈争不过他们,所以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爬上坡去赶水。每次赶水都会带上花花这个好伙伴,而且它总是在前面探路,如果发现路上有什么异常情况,就急忙转身轻轻地叫两声,提醒我妈。如果听到侧面山坡上传来可怕的吵闹声时,就会紧紧地挨着我妈,表示有它在,不要怕。还有一次,花花又陪我妈上坡去赶水,那晚月亮很大,我妈说,在赶水回家的路上,她和花花同时看到像小山一样的高大黑影出现在前面不远处,转眼间就不见了,我妈的胆子大,但也吓得不敢动,而花花更是吓得不轻,直接滚到近十米高的路坎下水田里,搞得满身泥水,狼狈不堪。即便那次花花吓破了胆,但它还是一如既往地陪伴。正是有它十几年如一日的陪伴,再加上我妈和二妹吃苦耐劳,才使得我家的水稻收成即便是大旱之年也只是稍有减产,粮食上没有发生青黄不接的情况,还时常接济亲戚。

  会自救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地里的庄稼经常被牛、羊、老鼠破坏,一些村民放老鼠药也是习以为常的事。为了起到迷惑的作用,他们就把毒药混合在饭里,让牛羊吃。老鼠生性狡猾,他们就把饭炒香后混合在毒药里。那个年代的人吃得苦,我妈更不例外,她每天清早起来后就做早饭,吃完早饭就到地里一直干到天快黑了才回家煮夜饭。记得花花3岁那年的夏天,我妈和二妹到地里去干活,它也跟着去,大概是下午3点钟时,可能是它饿老火了,闲逛时,突然发现别人家的地里居然有饭,于是兴奋得狼吞虎咽地大吃起来。因为吃得太快,它完全忽略了饭里的异味。大约半个小时后,花花就突然眼巴巴地看着我妈,嘴里发出痛苦地声音。我妈看到它痛苦的表情时,意识到肯定是吃了老鼠药。在这生死关头,花花突然急中生智,忍着剧痛,马上用它的一只前爪不停地伸进喉咙深处不停地掏,累了就换另一只前爪。这样一来,花花的恶心感就越来越强,不一会儿,它硬是把吃进去的老鼠药哇哇地呕吐了出来。当时我妈知道肯定没有吐完,不能大意,于是急忙收工,带着二妹和虚弱的花花快步往家赶。一回到家,我妈就立即给花花灌了两大碗自酿的淹汤。在淹汤的作用下,它就把胃里残留的毒药全部吐了出来。花花在第一时间懂得自救,后来又吃到毒药后,它就按照老办法将毒药呕吐出来后再喝两大碗淹汤,才再次化险为夷。当然,两次捡回它的狗命,与它年轻,身体素质好,抵抗能力强有很大的关系。

  走亲戚

  花花打小就喜欢跟着我妈去看望我家的亲戚,因此,我家有哪些亲戚,哪个亲戚住在哪个寨子,寨子上是哪栋房子,它都了如狗掌。花花在步入老年前,每年至少要走一次亲戚。1991年,我二妹出嫁后,花花就只走她家了,因为它知道她是自家亲人。虽然二妹家路程有点远,而且是坐在高坡的半腰上,路也不好走,但它每年还是要去一两次。花花每次走亲戚都不会被撵走,因为它懂得分寸,从来不在哪个亲戚家呆太久,大多时候是清早去,吃完晚饭就回家。多年来,只要哪天花花不在家,我们都知道它是走亲戚去了,因为亲戚们来我家时都会说起它。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每当我妈病得起不了床时,花花就会按照我妈的吩咐急忙跑到八里外的二妹家去报信,要她快点回娘家照顾。说真的,那时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而且父亲和我都在上班,小妹在外打工,在那种情况下,多亏有花花去报信,我妈才及时得到二妹的照顾。随着花花年龄的不断增长,它走亲戚的次数少了。12岁后(相当人类84岁)就不再走亲戚了。13岁时,它的耳朵聋了,视力下降了,大脑也有些痴呆了,每天到吃饭时间都需要去找它。

  1997年,花花15岁那年,大脑已痴呆的它不知又在哪里误食了毒药。由于它已年老体衰,尽管我妈全力救它,但没有成功,就这样,陪伴我家15年的花花最终被毒死。作为家庭中的一员,它的死,我们全家都很难过。再次养狗,那是两年后的事。花花与我们一家共同生活了15年,它的善良、它的忠诚、它的趣事、它的黏人,我一直铭记在心,始终难以忘怀。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