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8月>>
28293031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1234567

  2607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刻刀下的黑与白

□董 重

  1986年以前,我随父母住在贵阳老城最北头的云岩村安装公司和中建四公司宿舍的大杂院内,再往北是安云路,省防疫站座落于无名山脚下,翻过这山,便是黔灵公园。我们小小的家在一栋红砖房子里,这栋楼有两个单元,三层楼高,木楼梯,每层楼楼梯两侧都有一扇巷道门,里面有四间约十五平米的房间,不到十平米的厨房,还有一间只有七平米的小房间,本来堆放些杂物,大约6、7岁时,这间小房子成了我的卧室。楼的后面还有一栋竖着的三层红砖楼,旁边有一口老水井,水很甜,隔过几块菜地,就是些乱七八糟的平房了。我最羡慕对门的房子有卫生间,我们这楼里没有,上厕所要去公厕,我跑步也得五分钟。

  我的小卧室除了床,还有一个碗柜和一个陶制米缸子,对门是我父母的房间,也是父亲的工作室。房间的地面是长条木地板,很结实,贵阳的冬天异常寒冷,都用铁炉子烤火,木地板的好处保暖且是不冰脚。窗前是支三抽桌,基本是父亲的工作台,父亲喜欢的木刻工作台上全是木刻刀、正在刻制的木板,还有印版画的油墨滚子,是实心橡胶做的,有弹性,还有一块滚油墨的玻璃,版画刻好后,用滚子将胶版专用的油墨在玻璃板上滚均匀,然后又滚在板子上,铺上准备好的纸,父亲喜欢用宣纸和一些韧性好的手工纸,用手很利落地将纸铺平整,用蘑茹形状的磨子均匀的来回磨,讲究力道的,这就是最常见的印刷黑白版画了。这蘑菇状的东西是用很硬的木头做的,印画之前,上一点腊,减少磨擦力,以免将纸磨破,滚油墨上板子也讲究,油墨不能太厚,免得将纸泡软。这印画的工序,我十一、二岁时便已完全掌握,成了父亲的帮手,父亲在八十年代创作能力相当旺盛,我也经常帮他印画,有时一天得干上五、六个小时,非常累,最受不了的是油墨的味道,还熏眼睛,印完画,还要用煤油洗扳子和工具,手染上煤油,用洗衣粉拼命洗,可还是有味儿,父母的卧室兼工作室,常年都是这版画的怪味,我们一家人对这味儿也习以为常了。

  八十年代初期,父亲靠他的版画赢得了声誉,尤其是那套《雪峰寓言》插图。冯雪峰先生民国时期写了很多寓言,讽刺当时的社会政治与文化,在父亲做这套插图之前,黄永玉先生也做过一套,人民出版社1980年又将再版这册寓言,新兴版画运动旗手之一左翼版画大家王琦先生推荐父亲为新版《雪峰寓言》做插图,唯一的要求,必须是黑白木刻,父亲接到通知时,离出版时间只有三个月,父亲仅用两月不到的时间完成了这套插图,有一百幅左右,作品不大,全是用坚硬的梨木板刻制的。我清晰记得父亲没日没夜地赶工,妈妈下班后除了做饭就是帮着印画,我也就是那时跟着帮忙,学会了印画的技术。

  大约是1980年暑期,当过兵后又考上了四川美院的贵阳人钱筑生,他应该是77、78级的,在未去川美之前就和父亲很熟,见这套插图喜欢得很,便自己印了几幅收藏,那个年代,在美院念书还是苏联那一套,父亲这套插图因独特的形式和叙事很受文艺青年的喜爱,钱筑生将他获得的那几幅复印下来,带去川美给他同学观摹,那时贵阳就一台日本进口的复印机,在科技情报所,钱筑生找了熟人才搞定。这几幅复印的作品被钱筑生的同学们争相传看,这其中就有叶永青、张晓刚这些现在风头正劲的艺术家。也就在这年深秋,《美术》杂志的何溶和、栗宪廷等人到当时活跃的川美组稿子,呆几天之后何溶还有些时间,便问叶永青等人,西南还有什么艺术家的东西可以看看,他们便推荐了父亲。何溶便马不停蹄来到贵阳,我大致记得何溶在父母又是卧室又是工作室的房间激动的样子,对父亲的作品赞不绝口,并决定刊发。1981年《美术》杂志第一期的发行在中国现当代艺术史中是个重要事件,封面是罗中立的《父亲》,而封三满版全是父亲这套寓言插图,内页还有专版介绍这套寓言的创作体会。这期美术主要刊发后来被称为“伤痕美术”以川美为主的写实主义绘画,包括了程丛林、何多苓、高小华还有中央美院的陈丹青,而《雪峰寓言》插图从新颖的语言形式显得异常清新。这次《美术》杂志的专题介绍使《雪峰寓言》插图在全国获得了巨大影响,中央美院版画系收藏了其中20幅,还特别邀请父亲去版画系做讲座,认真听讲座的,有当时还在念本科,后来大名鼎鼎的徐冰。

  父亲这套插图和同时期一系列黑白木刻,受到文化界的追捧,除《美术》杂志外,国内很多报刊杂志如《人民文学》《新华文摘》《新观察》《人民日报海外版》等等大量发表《雪峰寓言》插图,还有《春返苗山》《山歌》《笛声》《醉归》《亲密的一团》《伴羊归》等黑白木刻作品,其中,《人民文学》连续三期用其作品作为封面,《新华文摘》也是多期刊发,还有一些地方杂志报刊也是大量发表。

  我们家的生活悄悄开始发生改变,餐桌上的肉食多了起来,甚至一周左右会有我最爱的炖鸡,水果与糖每天都能吃上,妈妈给我的零花钱也多起来。父亲那时常去北京,会带些贵阳没有的衣服,比如牛仔裤和灯芯绒风衣,还有好吃极了的果脯和泡泡糖。家里很快有了电视机,不用再去邻居家里蹭电视看了,这一切都是因为父亲的作品大量的发表,那个年代发表绘画作品会有和工资比起来丰厚的稿费,还有贵阳本土的几本杂志、报纸常请父亲画插图,稿费几乎成了固定收入。妈妈曾告诉我,父亲那几年得到的稿费有两万多元,那是八十年代啊!叫做万元户的。

  1985年,我随父母搬进狮子路27号贵阳市文联宿舍,此地位于相宝山北脚,再往北也有一座似一只爬着的雄狮的小山,且就叫狮子山,山下有些菜农的房屋,还有一些菜地。文联宿舍就在两山之间,顺着相宝山脚的狮子路仅够会车那么宽,此一路向上的陡坡,延伸至狮子山又弯曲而下抵达凌乱不堪的煤矿村。相宝山南面,是贵州师范大学。

  我们的新家是四室加一个小厅,这小厅其实是过道,我有了一间九平米的个人空间,妈妈可以在自己的厨房做饭,客厅有了皮质沙发,后阳台被隔出一间浴室,终于可以在家里洗澡了。

  父亲终于有了一间十平米的工作室,关上门,我们几乎闻不到油墨的怪味了。到九十年代初,父亲在隔壁办公楼顶层露台分到一间三十平米的工作室,除了印画和堆放些东西,他几乎不怎么使用,1995年开始,这成了我的工作室。1999年,我也调入市文联的美协工作,这间工作室便顺理成章的归我使用,2006年,市文联搬至新址办公,我纠集一帮“社会闲散人员”,创办了贵阳城市零件当代艺术工作室。1990年后,父亲几乎不再做版画,他开始画水墨。

  我常想起云岩村生活的日子,怀念油墨和煤油的味儿。父亲的《雪峰寓言》插图,是我从事艺术工作的启蒙,也是我青春记忆中不能抹去的记忆。

  “刻刀下的黑与白”是父亲八十年代写的一篇文章的题目,一看便知是谈版画创作的,我借用此名,写些文字,致敬八十年代及我的父亲。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