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6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2573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1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这位创始人离企业越来越远了

宋卫平“告别”绿城

□李艳艳

  宋卫平与绿城的连接越来越弱。港交所最新权益披露资料显示,绿城中国(03900.HK)被执董宋卫平于5月10日在场内以每股均价6.026港元减持28.05万股,涉资约169.03万港元。

  4月25日以来,宋卫平已前后8次对绿城中国进行减持,合计减持451.1万股。从这一系列减持行为中,人们几乎看到一个渐行渐远的公司创始人背影,并因此议论纷纷。

  “他减持是为了规避同业竞争。”绿城方面人士回应说,“减持到10%以下就可以了,估计还有几万股。”“10%”的数字源于港股同业竞争规则,即宋卫平在绿城的持股比例需降至10%以下,否则他控股的蓝城发展在业务上会受同业竞争规则限制。

  业内人士分析称,同业竞争回避多半是为确保各类具体业务操作,而非真正撤出绿城。“从逻辑上说,宋卫平对绿城感情很深,不太存在离场一说。但绿城这两年很明显的变化是分支机构非常多,尤其是在新旧业务处理上与中交的关系确实要平衡。”

  目前,宋卫平持有绿城中国股比为10.58%。他与一致行动人夏一波位列绿城第三大股东,而他的另一个身份是蓝城集团董事长,持有该公司70%的股份。

  尽管担任绿城董事会联席主席,但宋卫平如今已将大量精力放在蓝城集团身上。“蓝城脱胎于绿城,蓝一定会比绿好。蓝是我最喜欢的颜色,大海的蓝好过树上的绿。”在新蓝城官网上,宋卫平的期待之语赫然在列。

  值得一提的是,在宋卫平减持股票之前,老绿城人已陆续离场。

  首当其冲者是寿柏年。2018年4月,身为绿城中国原执行董事兼创始团队成员之一的他,完成出售所持全部绿城股份并正式退休;同年8月,曹舟南主动请辞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职务,张亚东被任为公司执行董事、行政总裁、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成员及提名委员会成员。

  1995年,38岁的宋卫平在杭州创立绿城。2006年,绿城中国上市。从2008年到2015年,绿城多次遭遇生存危机,甚至上演股权纷争,差点被融创收购。一波三折后,最终在2014年底中交入主绿城。目前,中交持有绿城已发行股本总额约28.8%权益,是绿城单一最大股东。

  在民营企业纾困过程中,央企通过资本方式进入,甚至成为民企的控股股东,近年来屡有案例发生,被称为民企的“染红”。一些创始人因此失去对企业的控制权,甚至如同宋卫平淡出公司。该现象虽然具有悲情色彩,但站在另一个角度,“染红”的好处也挺明显——企业将拿到更多竞争筹码,如更低廉的融资成本、更通达的政府关系等。

“小镇”之争

  究竟是什么造成蓝绿之间同业竞争的可能性?外界普遍认为是小镇业务。

  “小镇相对投入较少,却为绿城中国贡献了1/3的利润。”今年3月,张亚东宣布绿城年内投资重点是“小镇”,计划拨出50亿元在全国拿下20个小镇项目。有报道称,绿城从2015年开始不再投资拿小镇地块,张亚东此时重提小镇业务颇有深意。2016年,蓝城也曾提出“百镇万亿”计划,即10年内造100个小镇、实现1万亿元销售额。

  过去3年,绿城的小镇业务发展并不成功。这点曾获宋卫平证实,“绿城小镇这两年发展不够理想,这不怪他(曹舟南)。我在任的时候对小镇也有思考,但腾不出时间和精力,所以现在换一个身份去做。”

  曹舟南2018年的“离职宣讲”言犹在耳。“我并非从绿城辞职,而是转换岗位。未来将为绿城中国提出增量和探索,去承接新的战略使命、业务模式。”宋卫平则将未来曹舟南的角色喻为“太子少保”陪“太子读书”。他说,曹舟南会以合作者、股东的身份与绿城合作,继续在绿城旗帜下推动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与落地。

  如何理解“太子少保”或激活?去年11月,曹舟南的新公司浙江蓝绿双城正式亮相。今年1月20日,蓝绿双城举行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宋卫平现身会场。据悉,“蓝绿双城”由他亲自取名,并将深度参与蓝绿双城业务。除了曹舟南,公司其他管理层均出自中交入股前的“老绿城”。

  但曹舟南称,蓝绿双城是全开放的,与绿城是两个独立法人。至少目前,蓝绿双城与绿城之间并无实质股权关系。蓝绿双城的大股东为杭州绿芯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为曹舟南100%持股公司。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情况是,身为绿城中国第三大股东,宋卫平的蓝城发展被认为可能与绿城中国有同业竞争风险。但绿城中国的前两大股东,中交集团、九龙仓同样都有住宅开发业务,与绿城中国主营业务更同质化。

去宋卫平化

  “宋卫平当然会被历史淘汰,不淘汰时代就不会进步。不要人家去宋卫平化,我自己去宋卫平化就好了。”2018年8月2日,绿城在杭州组织召开一场媒体沟通会,这家公司过去、现在、未来的几位关键人物均现身:创始人宋卫平、刚辞任行政总裁的曹舟南及继任者张亚东。针对外界盛传“中交收权”“去宋卫平化”,他给出如是回应。

  “用发展的眼光看,宋卫平化、曹舟南化、张亚东化、中交化都是合理现象。”宋卫平表示,目前与中交方面还是非常好的存在,不存在去宋卫平化;但归根到底,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后浪死在沙滩上,“这是合理的描述”。

  张亚东则解释称,自己受中交委派而来,所接受信息恰恰不是去宋卫平化,而是强宋卫平化。一位绿城中国人士说,宋卫平已不参与绿城中国的日常经营,但现任管理层遇大事还是会去“问宋总的意见”。

  未来的绿城有何发展目标?如今轮到张亚东来回答问题了。根据此前他的表述,今年绿城的销售额估计可达2000亿元,2020年有望实现2600亿元。

  据了解,在头部房企狂奔进入5000亿元规模之际,2017年底整合完成中房地产与中交地产后的中交,对规模提出了要求:地产集团与中交集团的地位匹配,做到(央企)前三、前两名。

  但现实是,中交地产的销售业绩未能支持其跨越式发展需求。据公告披露,2017年中交地产实现合同签约金额仅为119.11亿元。当年,央企前二是保利、中海地产,销售额分别是3092.27亿元、2320.69亿港元。即便是去年,中交地产这一数字也仅为217亿元。

  普遍的市场观点为,与底子过于薄弱的中交地产相比,绿城是中交借以实现地产板块业绩发展的重要砝码。曹舟南却对规模发展并不感冒。“学财务的人有一个毛病,偏稳健,不喜欢激进。”他于2009年加入绿城,担任执行总经理,主要负责公司整体运营管理。他曾在多个场合表示,公司做得越大,死得越快。

  对于绿城的销售目标,曹舟南曾说要稳定在1200亿元到1500亿元之间,在自己团队手上不超过2000亿元。“绿城永远是最稳健的公司,如果有一天向3000亿、5000亿去冲,也意味着生死存亡。”在他任上的2015年至2017年,绿城合约销售额分别为723亿元、1139亿元、1463亿元。

  曹舟南将业绩大幅增长归因于“老天爷帮忙”。对他而言,更重要的是如何平衡股东诉求,斡旋绿城在规模、利润、品质上的发展压力。简言之,中交追求规模、九龙仓追求利润,宋卫平身为绿城老传承人更多注重品质。

  “股东都发声了,问你想干什么、你在想什么?压力非常大。”曹舟南曾如是表达自身管理压力并做出让步。比如,实行反周期土地投资策略,2017年新增项目37个、货值1547亿元,战略布局二线。不过物是人非后,中交似乎已等不及。

绿城“重生”之后

  销售规模达2000亿元后,绿城中国往哪里走?2018年春节过后,曹舟南一直思考这个问题。“从目前看,未来只能往3000亿元、4000亿元、5000亿元走,不然无路可走。”去年4月底,曹舟南坦言他“真的非常反对简单规模增长”,但假设绿城中国跃过2000亿元后,无规模增长将是不进则退。

  曹舟南思考的是两年后的问题。毕竟,2017年公司的销售数字已达1463亿元。

  从2015年起,绿城开始向理想生活综合服务商转型。2017年7月,绿城公布“一体五翼”新格局,即投资开发(房产集团)、代建开发(管理集团)、金控平台(资产集团)、小镇建设(小镇集团)、生活服务(生活集团)。

  一年后,绿城更新组织架构,设立11大战区,采取轻重资产结合的方式实现动能转换、销售规模与利润稳定、企业稳健前行。后来,11战区转化为“11+5”,即11个重资产公司、5个轻资产公司。

  调整还在持续。仅过半年,绿城架构再行改革。这次的主导人换为张亚东。今年1月29日,绿城在“11+5”轻重布局基础上,优化组织架构调整为“8+3”,将16家子公司整合缩减为11家;新成立4个事业部,分别为特色房产事业部、小镇事业部、金融事业部、商管事业部。

  在张亚东的改革中,突出新业务是一大特点。比如,新成立事业部中的金融事业部、商管事业部,即为将此前“11+5”中轻资产板块的资产管理集团一分为二。在曹舟南一向推崇却未实现的金融牌照目标中,张亚东实现快速进展。1月8日,中国保险行业协会官网披露百年人寿股东变更情况,绿城收购了大连万达集团持有的全部股权。

  伴随组织架构大幅调整,重要岗位管理人员与职位也出现变化:李青岸为绿城中国金融事业部总经理(兼),李永前为绿城中国发展投资中心总经理(兼)、特色房产事业部总经理(兼),周卫三为绿城中国商管事业部总经理,蒋安绰为绿城中国小镇事业部执行总经理。其中,李青岸、李永前均为中交背景人士。

  2017年,中交地产高层人事变动超过18项,仅4月的一份公告就调整14项,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董事、副总经理等重要职位均有变动。去年,从股权到人事,中交在绿城层面大规模换防,逐步完成自我变革、纵向管理。

  绿城方面称,此番调整意在“高效推行扁平化管控”。在规模诉求下,绿城提出实施高周转与跟投机制,尽管跟投机制在中交内部还未获一致认同。时至今日,仍有中交方面人士对合伙人、跟投等激励制度“强烈反对”,视其为“精神鸦片”。

  目前,《绿城中国共赢机制》已通过董事会评审、职工代表大会审议,并于今年1月1日正式实施,主要内容是建立以“项目跟投”为核心、短中长期相结合的共赢机制。

  “绿城是产品领先的特长生,但这远远不够。绿城坚定认为,我们可以成为既有特长又全面发展的优等生。”在3月30日的绿城中国第二届“生活开发者”大会上,张亚东如是说。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