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6月>>
2728293031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1234567

  2373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东坡风骨东坡肉

□张永芳

  东坡风骨

  苏东坡的人生之秋在湖北黄州。宋神宗元丰二年春,苏轼于徐州调任湖州,在湖州任谢表中,苏轼写道:“知其愚不适时,难以追陪新进;查其老不生事,或能牧养小民。”苏子的这些话自然被“新进”视为眼中钉,御史李定舒等人摘取苏轼的文字,认为苏轼妄自尊大,又曲解他的诗,诬陷他毁谤朝廷,结果他被逮捕入狱。

  秋风乍起。出狱后的苏轼被贬往黄州任团练副使,而且不准他擅离该地区,也无权签署公文。苏轼就这样在黄州呆了5年,度过了他44岁到49岁的中年时光。

  生命的低谷往往成就文学的高峰,这一段时光也是他的文学成就最为辉煌的时期,前后《赤壁赋》、《安国寺记》、《记承天寺夜游》等名篇皆写于此。到黄州之前,自1071年任杭州通判以来,苏轼历任密州知州、徐州太守和湖州太守,政绩卓著,其诗词作品以政治为主,风格豪迈奔放;而黄州的贬谪生活使他的作品转向了大自然,转向了人生体悟,风格也转为淡泊旷达。苏东坡一生与佛门颇有渊源,他的诗作也充满了佛理禅机。在杭州时他即和佛结缘,并与佛印和尚留下甚多轶事;乌台诗案后,他常去黄州的安国寺读经思过,“收招魂魄,退伏思念,求所以自新之方”。安国寺在黄州城东南,苏东坡回顾自己的半生沧桑时写道:“喟然叹曰,‘道不足以御气,性不足以胜习。不锄其本,而耘其末,今虽改之,后必复作,盍归诚佛僧求一洗之?’得城南精舍曰安国寺,有茂林修竹,陂池亭榭。间一、二日辄往,焚香默坐,深自省察,则物我相忘,身心皆空,求罪垢所以生而不可得。一念清净,染污自落,表里翛然,无所附丽,私窃乐之。旦往而暮还者,五年于此矣。”这篇《安国寺记》是元丰七年(1084年)苏轼改任汝州安置使即将离开黄州时应安国寺僧首继连之邀而作的,文章回顾了居黄期间的生活及思想变化,表明了“归诚佛僧”之愿,也表达了他数年修习佛理,“物我相忘,身心皆空,求罪垢所以生而不可得。一念清净,染污自落”的禅悦。

  “一念清净,染污自落”不是一蹴而就的。苏轼初到黄州时住在定慧院寺庙里。刚被贬谪,心情幽独凄清,他曾作《卜算子·黄州定慧院寓居作》抒发感慨:“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患难之中,苏轼“忧谗畏讥”的情绪如雾笼于心头,他还曾在给友人的信中说:“得罪以来,深自闭塞。扁舟草履,放浪山水间。与渔樵杂处,往往为罪人所推骂,自喜渐不为人识。”朋友陈抄约他到武昌去住,他也不敢去,说“又恐好事君子,便加粉饰,云:‘擅离安置所,而居于别路。’传闻京师,非细事也。”读阅这些信札,可以想象他“惊起却回头”,以孤鸿自比的用意和战战兢兢的心态。

  当年五月,家眷到达后,由于太守的礼遇,苏东坡和家人住在临皋亭,这个地方本是官员休息的驿亭。苏东坡曾叙述在黄州的生活状况:“黄州僻陋多雨,气象昏昏也。鱼稻薪炭颇贱,甚与穷者相宜。然某平生未尝作活计,子厚所知之,俸入所得,随手辄尽……恐年载间,遂有饥寒之忧……”那时苏东坡生活困难,因为有“饥寒之忧”,所以他“痛自节省”。在给秦少游的信里他说他花钱有一个特别预算方法,每个月预算用的钱分成三十份挂在屋梁上,平日用画叉挑取一块,然后再藏起来。

  元丰四年,友人马正卿为苏东坡请得城东荒地数十亩,让他垦种以解决吃饭问题。那就是著名的“东坡”,后来苏东坡又在那里建了雪堂(堂是在大雪中建造起来的,因此叫做雪堂)作为游息之所。苏东坡真的成了一介农夫,躬耕于黄州。他觉得劳而有获,心中欢喜,便写道:“某现在东坡种稻,劳苦之中亦自有其乐。有屋五间,果菜十数畦,桑百余本。身耕妻蚕,聊以卒岁也。”他的精力全用在筑水坝、建鱼池上,从邻居处移来树苗,从老家四川托人带来菜种,在较高处种上麦子。苏东坡的邻人和朋友有潘酒监、郭药师、庞大夫、农夫古某,还有一个说话大嗓门、常和丈夫吵嘴的婆娘。

  黄州太守徐大受、武昌太守朱寿昌都是对苏东坡佩服得五体投地的人,对苏东坡也都不错。追随苏东坡20年的马梦得也始终陪伴着苏东坡。苏东坡曾在诗里叹息:“可怜马生痴,至今夸我贤。”他的弟弟子由和几个女婿轮流来这里看望他,他还新交了一些道士之类的朋友。他最好的朋友陈季常也多次来看望他,苏东坡还跟他开玩笑说他惧内,他的诗“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地心茫然”写的就是陈季常。

  心情渐渐趋好后,他给一个朋友的信中写道:“寓居去江无十步,风涛烟雨,晓夕百变。江南诸山在几席,此幸未始有也。”他把黄州这个地方写得够美的。他还在札记里写道:“东坡居士酒醉饭饱,倚于几上,白云左绕,青江右回,重门洞开,林峦岔入。当是时,若有思而无所思,以受万物之备。惭愧,惭愧。”东坡的日子,在他的笔下倒像是神仙一般,或许也只有东坡能把这样的日子当成神仙日子过。

  这期间,他的词作渐渐有了明朗的气息,比如游览清泉寺后他写的《浣溪沙》:“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元丰五年三月,苏轼已到黄州整整两年。处境险恶,但他却很坦然乐观。这天东坡和一些人因事去沙湖,回家的路上遇到雨,不巧的是雨具都被拿走了,同行的人都因无法避雨而狼狈不堪,只有苏轼毫不介意,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不一会儿雨过天晴,一切恢复正常。有感于此,苏轼的《定风波》超然而发:“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这年七月苏轼写下了著名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这首词上阙咏赤壁,下阙怀周瑜,最后以自身感慨作结。江山、历史、人物一齐涌出,以万古心胸引出怀古思绪,全诗却贯穿着一派豪迈雄健、目空王侯的傲岸气魄和超然物外的豁达胸臆。

  但苏轼毕竟是“待罪”黄州,为防止多言有失,他“幽人无事不出门”,常常“杜门深居”,过着孤独寂寞的生活。他曾写有一首《临江仙·夜归临皋》:“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觳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可笑的是,第二天外面就谣传东坡晚上作了这首告别词后挂帆而去,郡守徐君猷听说后又吃惊又害怕,他有职责监视苏东坡不得越出他的县境,急忙去东坡处查看,发现东坡还在床上,正鼾声如雷呢。

  元丰六年,苏轼在黄州贬所整整3年了,当时他的友人张怀民也被贬到黄州,相同的处境更加深了两人的友谊。这年,苏轼写了著名的短文《记承天寺夜游》,文中苏轼夜访的人就是张怀民,文章结尾说:“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同年9月张怀民在江边建造了一个亭子,苏东坡将它命名为“快哉亭”,他的《水调歌头》的词即作于快哉亭上,文词旷达,读来令人畅然:“落日绣帘卷,亭下水连空。知君为我,新作窗户湿青红。长记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烟雨,渺渺没孤鸿。认得醉翁语,山色有无中。一千顷,都镜净,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叶白头翁。堪笑兰台公子,未解庄生天籁,刚道有雌雄。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 吟诵此词,可以想见当年东坡的豪情模样。

  元丰七年(1084年)四月,苏轼减刑,贬谪地由黄州移到河南汝州。离别黄州时,他写过一首《满庭芳》赠给从江东来告别的好友李仲览:“归去来兮,吾归何处?万里家在岷峨。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坐见黄州再闰,儿童尽,楚语吴歌。山中友,鸡豚社酒,相劝老东坡。云何,当此去?人生底事,来往如梭!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好在堂前细柳,应念我,莫剪柔柯。仍传语,江南父老,时与晒鱼蓑。”这首词书写了苏轼人海漂泊的苦况、宦途跋涉的艰难以及同东坡父老、山中好友惜别的依依情愫和异日归隐的拳拳宿愿,苍凉凄恻,又不失达观温馨的豪放本色。

  处处无家处处是家,黄州对东坡来说,已是他乡之故乡,这里留下了他与黎民百姓深重的情与义,还有他的一片仁爱之心。他在一封写给友人的信中诙谐地说:“临皋亭下十数步,便是大江,其半是峨眉雪水。吾饮食沐浴皆取焉,何必归乡哉?江水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

  被贬黄州,是东坡被人脚下使绊子摔的第一跤,但无论日子多么不顺,他都能苦中作乐。黄州五年,东坡泰然处之,创作了大量的诗词散文。他还潜心绘画,创造了中国的“文人画”,几竿墨竹就是一个清心世界。他也与黎民建立了深厚友谊,他痛心于所住地区溺死初生婴儿的野蛮风俗,成立了一个救儿会,向富人募捐。苏东坡说如果一年能救一百个婴儿,该是心头一大喜事,他自己每年都会捐出十缗钱。

  黄州有他最达观的秋天,读苏词,这种畅快俯拾皆是。但其一生却颇坎坷,他是北宋中期的文坛领袖,22岁时就和弟弟一起中了进士。仁宗曾高兴地对家人说他给子孙发现了两个宰相之才,但神宗时他却因反对王安石变法离开京师到杭州等地做官,后来又因被诬“谤讪”朝政被捕入狱,后被贬到黄州。哲宗即位后,以司马光为首的旧党执政,他被起用任翰林学士兼侍读,但又因他不满当权者尽废新法,几年后他又被贬到惠州、琼州、昌化等地。然而无论在高官在贬谪,无论在京师在南疆,他都不失豁达本色。他爱生活,爱做菜,爱酿酒……悲凉的生活被他感受出无限的趣味。在他的人生之秋里,虽饱经忧患,人性却更趋温和厚道,而又不失自己的原则与坚贞。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首《赤壁怀古》是词海淘沙后留下的真金。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东坡是黄州长江浪淘过的千古名人。

  61岁时被流放到海南岛后,他仍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此间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然亦未易悉数,大率皆无尔。惟有一幸,无甚瘴也。”读来,是秋天的一笑。在东坡的人与文里,我们看到了最长远的秋高气爽。

  东坡肉及其他

  东坡是个特别有佛缘的人。他的诗作每含禅意,他的性情暗合佛道,他的好友是著名的禅师。可就是这个才情千古绝世的人,其实却犯了佛门大忌。

  苏东坡爱吃猪肉,曾作《食猪肉诗》云:“慢着火,少着水,火候足时他自美。每日起来打一碗,饱得自家君莫管。”由他特制的东坡肉,后人效仿至今。他还爱吃鱼,在黄州时曾写有《煮鱼法》一文,介绍他的杀鱼烹鱼之法,人称东坡五柳鱼,又称东坡鱼,同样传之后世。苏东坡还以糯米、蜂蜜为原料亲自酿出了“开瓮香满城”的蜂蜜酒。

  在黄州,面对餐桌上油红发亮、胖胖壮壮的东坡肉,我在想,为什么深谙佛理的苏轼还好这一口?佛家的基本原则就是,在自己享受生命时是不能伤害别的生命的。我私下认为这可能是他流放岭南、一生不得志的缘由之一。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有太多的红颜薄命与才子落魄,东坡一生才华绝世,却并不得志。

  东坡曾写过著名的诗句“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可好友佛印却在诗词上批了一个“屁”字,东坡连夜过江兴师问罪。佛印只微微一笑:“你不是八风吹不动吗?怎么一个‘屁’字就劳动大驾连夜过江?”

  如今隔了山长水远的时空,我不知道在千古的轮回中,今宵的东坡在哪里?那夜在承天寺东坡发下“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的感叹,可千百年后我们却在感叹: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与东坡耳。

  是的,时间没有流逝,流逝的是我们。东坡仍然在那里,看不到东坡的却是我们。

  那年在黄州,东坡在侍妾朝云生了儿子时,曾写下对儿子的祝愿:“人皆养子望聪明,我被聪明误一生。惟愿孩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看过人间的四季,我们能理解当时东坡的心境,他认为安稳的生活就是幸福了。可生命的际遇不是才华高不是性格好就可以安稳的,太多的因素可以左右人生,天时地利人和,哪有那么多那样完美的人生呢?

  不过还是要学东坡,面对春夏秋冬的境遇,因有了秋的心灵,而拥有了春的生机、夏的活力和冬的寒香。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