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9月>>
262728293031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123456

  2428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1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滴水中的历史画卷

——读卢策长篇小说《大山里的女人们》

□李伟明

  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没有曲折离奇的情节,没有笔墨聚焦的主角,也没有新颖别致的结构。这样的长篇小说,按常理来说,是很难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完并留下深刻印象的。

  然而,我读卢策先生的《大山里的女人们》,却在作者平淡从容的叙述中,仿佛乘坐时光倒流器,回到了那个特定的时代,回到了一个曾经熟悉的地方。记忆之闸随着书卷缓缓开启,往事历历在目,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是的,这部波澜不惊、朴素无华的长篇小说,最大的价值就在于:作者用自己稔熟的生活,写实的笔调,生动地展现了一幅正在消失的画卷,忠实地记录了一段值得回望的历史。

  《大山里的女人们》,百花洲文艺出版社2016年4月出版,赣州文艺精品工程资助出版作品之一。小说反映的时代背景,是我国农村由“三级所有,队为基础”的集体所有制经济转型到“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经济的特殊历史时期,这也是当代社会的一个重要转型期。这么一个宏大的题材,驾驭起来当然是件高难度的事,对一般作者来说,想想也就怕了。卢策先生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他没有把自己逼进墙角,强行攀上制高点全景式描绘这个时代,而是根据自己的阅历,从平民的视角出发,通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仅仅是个自然村)“解剖麻雀”,以滴水见阳光的方式来体现这个特殊的大背景。这种处理方式的好处是,让读者卸除精神负担,怀着一种轻松的心情去走近那个时代、那个村落、那群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物,由此享受阅读的愉悦。

  小说写到了男女老少几十号人物,他们构成了这个村落的主体。作品没有特别明显的主角,也没有特别重大的事件,反映的都是诸多小人物生活中的种种琐事,年轻读者、城市读者或许会感到陌生,甚至产生隔阂,但对我这样的从农村走出、对那段生活有过些许经历的人来说,这些小人物是让人感到亲切的,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是令人喟叹的。

  我们评价一部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的成功,往往喜欢用上“史诗式”的修饰语。也就是说,一部小说的成功,不仅要有“诗”的艺术性,还要有“史”的厚重感。《大山里的女人们》所反映的时代,离我们已有几十年,说远不远,说近也不算近了。它的脚步渐行渐远,人们对它的记忆正越来越模糊,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忽略甚至遗忘。正是因为如此,我们非常有必要期盼这类作品的出现,为人们留住一段值得记录的历史。

  那么,由谁来执行这个任务?年轻的一代,没有亲身经历过,只能从二手资料里去寻找、感悟,反映的东西未免走样。没有良好文笔和深邃思考的“过来人”,看问题往往流于表面,记录下来的也未必是本质真实的生活。而卢策,既有深刻的生活体会,又有几十年的文学创作经历,更重要的还是个“有心人”——诚如作者在“后记”里所说的:“此项题材是我国农村生活中的极其重大题材,当年作家何士光的短篇小说《乡场上》一炮打响并获奖。然而,长篇小说领域仍属空白。为此,自己想在这方面做些探索与尝试,试图填补这方面的空白。”既然作者有这样的出发点,由他来完成这件事,一切便水到渠成了。我想,他的努力也没有白费:现在,打开这部二三十万言的新书,我们清晰地看到,一个一丁点大的客家小村寨,正在上演一幕幕曾经的艰辛、纯朴、温馨……它们有机地组成了一台刻着时代烙印的大戏,让观众在历史的重现中,有所悲,有所欢,有所思,有所悟。

  当然,作为忠实记录生活的作品,每个细节也不宜忽略。小说中有两处“小节”,我认为处理得不够完美:一是名为“上下寨”的生产队,到底有多少人?作品开头说500人,后来说300多人,到了分田到户时,却写得过实,竟然明确指出只有作品中出现的12户也就是几十口人。若真如此,这样的村落显然过于单薄,不足以支撑整个故事,所以我认为这是个破绽,作者完全可以在“分田”时把它处理得更好,表示这12户只是代表,对其他未出现的村民一笔带过。二是作者对物价的概念不够清晰。村里修路,女人们贡献私房钱,动辄八百上千元,在那个年代怎么可能?分田到户后,力大如牛的黑牯给人犁田,一天工钱50元,这在当时显然是“天价”。

  杜甫说“庾信文章老更成”。卢策先生是我在报社工作时的老同事,现已退休多年。这部作品,按作者的记录,是2012年1月的初稿,2015年10月的三稿。也就是说,它是作者退休十多年后的作品,也是作者的第四部长篇小说,这时的作者,已是七旬老人。相比作者以前的作品,我认为,这部作品的水准明显胜于往昔,所以,读完后竟然不自禁地想起了老杜这句诗。年逾古稀而笔耕不辍且老当益壮,我为作者对文学的不懈追求而感动,他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自己对文学的真爱。也正是有感于此,我再次认识了文学的重大价值,它可以让我们的生活焕发出如此激情,增添如许光彩,实在是好东西啊!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