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7月>>
30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123
45678910

  2587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1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当下的第三方支付战场强敌如云,在这位“老司机”带领下,凭借早期跑马圈地建立优势的拉卡拉能否顺利突围?

孙陶然的新战场

□张 弘

  连续创业24年、自诩“老司机”的孙陶然,为自己最后一次创业划上满意一笔。4月25日,他带着拉卡拉在深交所上市,完成了这家公司的“成年礼”。

  过去几年,拉卡拉曾多次尝试冲击资本市场,几经波折之后,如今成为首家登陆A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这家有联想、小米强劲股东背书的公司,上市当日的股价、市场表现备受瞩目,以39.94元/股的价格开盘,随后股价一路上扬至47.92元/股,较发行价33.28元/股大涨约44%,一度因触及新股首日涨停上限而在盘中临时停牌。

  对孙陶然而言,拉卡拉上市只是重要一步。在他对公司未来发展规划里,拉卡拉要打造“全支付”平台,构建用户良性生态圈,全面提升竞争壁垒。

  拉卡拉是最早入局第三方支付的企业,曾在第三方支付市场拥有强大的影响力,但在移动支付快速爆发之时,它遭遇了强劲对手支付宝、微信支付。正如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所言,“拉卡拉创业十几年来,所在行业受到业务模式创新、技术创新连续不断地冲击”。

  从招股说明书看,拉卡拉目前在POS机收单业务上还颇为亮眼。截至2018年末,拉卡拉的收单业务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全年收单业务交易金额逾3.65万亿元;在盈利方面,2016年至去年拉卡拉营业收入分别为25.60亿元、27.85亿元、56.79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26亿元、4.64亿元、6.06亿元。

  不过有业内人士指出,这并不意味着拉卡拉上市后的业绩能持续保持不俗表现。面对支付宝、微信支付在C端的挤压,拉卡拉等国内第三方支付的早期入场者还面临着在ToB市场的激烈竞争及监管趋严等挑战。

  2016年12月,孙陶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自称“老司机”,且对自己的预见能力非常得意。也正因如此,拉卡拉从来没遇到过生死攸关的“坑”。

  在当下强敌如云的第三方支付战场,在这位“老司机”带领下,凭借早期跑马圈地建立优势的拉卡拉能否顺利突围?

上市之路

  拉卡拉的上市之路,可谓一波三折。

  从2013年开始,拉卡拉就计划赴海外上市,后来又欲借壳西藏旅游上市。2016年2月5日,西藏旅游对外公布重大资产重组方案:拟以110亿元作价收购拉卡拉100%股权,业内对此普遍解读为拉卡拉借道西藏旅游曲线上市。但几个月后的6月23日,西藏旅游发布公告称取消重组。

  针对终止重组,西藏旅游称因本次交易方案公告后,证券市场环境、政策等客观情况发生较大变化,各方无法达成符合变化情况的交易方案,经审慎研究、为切实维护全体股东的利益,各方协商一致决定终止本次重大资产重组。

  就在拉卡拉重组上市终止当天,孙陶然做出了拆分决定。经分拆,拉卡拉原有小贷、保理、理财等业务被打包装进新成立的考拉金服集团,支付集团仅保留支付、征信、证券业务。

  之所以做拆分,一个重要原因是为继续寻求上市。对任何一位创业者来说,将一家运营10年以上的老牌支付企业一分为二,并非一个简单抉择。孙陶然曾告诉媒体,当时是“靠自觉做出的决定”——他对上市之所以如此执着,源于相信“现在到了拉卡拉该上市的时候”。

  2017年3月,拉卡拉独立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但此后一直没太多声音。直到今年,拉卡拉的上市步伐才加快,开始走上独立上市之路。向证监会递交招股书后,于3月顺利过会。历时两年,拉卡拉正式登陆深交所创业板。

  14年磨一剑的上市之路,有人认为拉卡拉上市时间太晚,错过了最佳时机。对此,其第一大股东联想控股董事长柳传志说,“那是一种短视,这个领域将来发展还有很大空间”。

B端大战

  今年3月12日拉卡拉递交的招股书显示:其收入主要来源是收单业务,从2016年占总收入的49.58%逐渐提升至2018年占比达89.29%,收单客户主要为银行、保险公司;其它诸如个人支付业务、硬件销售服务业务等,则是慢慢收缩状态。在个人支付方面,2016年至去年的个人支付收入分别为13205.18万元、9487.95万元、10788.58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5.16%、3.41%、1.90%,收入与占比双降。

  “随着网络支付技术普及,在个人支付业务领域,用户习惯由线下刷卡支付逐渐变为移动支付。”拉卡拉在招股书中如是写道。在业内看来,由于个人支付的支付宝、微信支付双寡头格局已形成,其它公司再无改变格局之机,拉卡拉将重心放在B端收单业务更能发挥自身优势。

  2005年1月成立的拉卡拉,是我国最早专注第三方支付的企业之一,也是首批获央行第三方支付牌照的27家企业之一。在拉卡拉支付总裁舒世忠的记忆中,那年前后的中国第三方支付市场刚开始起步,几乎还是一片空白。在这片不折不扣的蓝海里,拉卡拉作为先行者抓住机会,尤其是在信用卡还款领域迅速积累大量用户,成就了自己的江湖地位。

  舒世忠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无论是向下的银行卡收单、受理,还是线上的移动互联网支付,拉卡拉均处于业内第3位置。线下,排在它前面的是银联商务、通联支付;线上,则是支付宝、微信支付两大巨头。

  此外,市场上还有200多家大大小小的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在招股书中,拉卡拉罗列了业内主要竞争企业,包括银联商务、通联支付、汇付天下、深圳瑞银信、广东合利金融、宝付支付等垂直型企业及蚂蚁金服、京东数科等综合型企业。

  除了这些老对手,互联网巨头在产业互联网战略驱动下也渗透入收单业务。腾讯、阿里、美团都沿着产业链上游布局,意在通过自身支付业务撬动产业升级。

  拉卡拉的应对策略是,陆续推出全能收款码、收款宝盒等产品,在商户中大力推广效果显著。2017年收单业务收入23.72亿元,较2016年增幅达86.88%;去年收单业务收入50.71亿元,同比增幅高达113.82%。线下消费经济尤其是餐饮行业稳定增长,推动了拉卡拉收单业务发展。

  过去3年,拉卡拉收单业务的毛利率逐年下滑,直接导致其整体毛利率大幅下滑。但遭遇毛利率下滑的不只是拉卡拉,汇付天下2018年年报显示,其支付服务的毛利率从2017年底的29.7%下滑至去年底的26.2%。可预见在激烈竞争下,这对其它第三方支付公司利润的挤压将会进一步加剧。

  近年来,拉卡拉开始着眼于向四、五线城市下沉。根据易观智库近期发布的行业报告,移动支付用户在一线、超一线城市中占有61.17%的用户群体,非线级城市及其它城市拥有移动用户仅占总量的6.15%。孙陶然表示,未来拉卡拉将加大智能终端铺设力度,加快二三线城市及农村市场下沉,这一布局重点将体现在收单业务中。

  在赢得市场认可的同时,拉卡拉也面临一些风险挑战。拉卡拉旗下个人POS机收款宝因门槛低、操作简单、即开即用等优势,在备受市场青睐之时也带来套现的风险隐患。2014年,拉卡拉收款宝就因零门槛即可申请个人POS机、材料审核形如虚设等违规问题,身陷“套现门”。

  为防止此类风险再度发生,拉卡拉曾公开回应称,目前已建立强有力的风险防范机制,运用智能风控规则、模型体系的强大处理能力,对伪卡、电信诈骗、套现、钓鱼等主流作案手法的监控覆盖率达95%以上,识别电信诈骗准确率达85%以上,完全可有效防控业务、交易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三方支付机构严监管态势之下,拉卡拉从2016年至今收到了不少行政罚单。拉卡拉在招股书中也坦言:“近年来,人民银行等监管机构为防范金融风险,均加强对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监管,加大了对违规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处罚力度。”

  支付是一个受到高度监管的行业。来自易观智库的一份报告指出,截至去年7月,央行已注销32张支付牌照。随着监管政策收紧,一些不符合监管要求、风控能力较弱的支付企业将加速退出市场,支付牌照的价值会更凸显。

  就这一点而言,第三方支付全牌照将成为拉卡拉的竞争壁垒之一。

他的新战场

  孙陶然的微信个人签名是“把生命的六分之一留给户外”,但他终究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连续创业者,创业甚至成为他的一种生活方式。经历多次创业之后,他最终将自己落脚到了拉卡拉这家公司。

  2016年,孙陶然曾公开说将拉卡拉视为他人生的最后一次创业,坚信自己能把拉卡拉带到更远的地方。在此过程中,他坦言自己也曾错过一些战场,比如二维码支付。但在他看来,那些全无胜算的战场是毫无意义的。

  孙陶然认为,错过类似机会并不觉得可惜。在拉卡拉的发展过程中,他舍弃了很多机会,也牢牢抓住很多机会,“最后才会走出跟别人不一样的路”。

  针对媒体曾反复将拉卡拉与支付宝、微信支付做对比,孙陶然认为对拉卡拉并不公平,因支付宝、微信支付是巨无霸、拥有支付账户体系,而拉卡拉主要做支付收单业务。“我有500多万台POS机,而他们没有。它的交易量有些是在我的POS上跑的,所以不能拿它的用户数量与我的POS机数量比,也不能拿它的交易量与我的交易量比。”他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如今,这个数字已增长为“拉卡拉POS机具及扫码受理产品累计覆盖商户超过1900万家”。

  孙陶然从没奢望靠拉卡拉颠覆整个行业,他认为只有上帝的宠儿才能做到,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普通人还得按普通人的方式创业。“我就是普通人,也没有融到数不尽的钱。拉卡拉这些年用别人1/10的投入,做成在第一阵营里没掉队,还有机会数一数二,这是我觉得最满意的。”

  对拉卡拉而言,上市是一个新起点,也将面临新挑战。面向未来,孙陶然希望拉卡拉发展成为一个为小微商户、个人用户提供支付、信贷、投资理财等综合性金融科技服务的企业,建设集商业企业、金融机构、个人客户与拉卡拉服务平台于一体的共生业态,成长为一家技术领先、服务一流的综合性普惠科技金融服务公司。

  在这位“老司机”看来,拉卡拉“还在路上”。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