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8年8月>>
293031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1
2345678

  2406期 本期共8版 本期A3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寻找失散在凤冈的红军战士杜银齐

□文/图 胡启涌 王珺偲

  1935年1月15日至17日,伟大的“遵义会议”在国军第25军第2师师长柏辉章的私邸里(即今遵义会议会址)召开。为确保会议的成功召开,解决中央红军第5次反围剿以来的军事路线问题,红九军团受命设防湄潭、正安一带,军团长罗炳辉、政委蔡树藩,指挥部设在湄潭县天主教堂。

  1935年1月12日20时30分,总司令朱德签发电令《关于敌军企图及我军集中行动地域致各军团、军委纵队电》,电令中作出了“甲、乙、丙”三个方面的要求,在“乙”令的第二条, 写道“九军团主力仍留永兴、湄潭、牛场地域,向风冈、编刀水等地,征集资材”。电令中的“风冈”乃笔误指今凤冈县,“编刀水”乃笔误指偏刀水,是凤冈县琊川镇的旧称。红九军团驻防湄潭县后,即派200多名红军来到偏刀水(今琊川镇)开展革命活动,时凤冈县县长李华嵩获讯后,带枪携印潜逃。这支红军14日来15日离开,在琊川呆了两天一夜。

  2016年是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胜利会师80周年,凤冈县委、县政府在筹备举办“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暨凤冈红色文化研究会”工作中,组织相关人士到琊川挖掘、收集1935年红军在偏刀水(琊川)留下的革命史料。在工作中发现了,安徽省红军战士杜银齐因掉队留在琊川的珍贵历史,为了寻找这位失散红军,笔者多次深入到琊川镇走访知情人及后代,现将走访资料整理成文,以飨读者。

  红九军团某部到偏刀水

  据《湄潭县党史》、《凤冈县党史》等记载,1935年1月14日,红九军团从湄潭、永兴两地的驻军中抽调200于人,在湄潭县兴隆镇水涯子汇合后,在做生意的老田(地下党员)带路下,由一位姓苏的红军干部带队,沿湄潭与凤冈两县交界处的杉树坳、十里溪、高家院、张家大土,于当日中午到达偏刀水。时区长付永清自知不敌红军,带着50多名武装躲进了万佛山。

  红军进驻偏刀水后,办事处设在“禹王宫”,部队分别住宿在刘定伦、李应周 、刘邦亮、刘汶超家。14日下午,红军战士分头访贫问苦,调查情况 ,筹备组建贫民委员会、除奸委员会、抗捐委员会。傍晚,在刘邦亮家堂屋召开会议,成立了抗捐委员会,参加会议的有贫困群众雷四、王六清等20多人,明确了周绍齐、田恒久等人为抗捐委员会委员。15日,红军带领抗捐委员会捣毁了偏刀水厘金征收处、没收了地主家的财产,并开仓放粮、杀猪分肉。

  1月15日中午,红军正欲由去万佛山剿灭付永清时,因接到通知而改变计划,立即撤出偏刀水。撤出时部队经杉树坳到鱼龙山后再兵分两路,一路由琊川镇十里溪陈谷氏带路,经马鞍山回到湄潭县城;一路由干人雷四带路,经锡落坪、龙潜乡回到湄潭县永兴镇。

  知情人记忆中的失散红军杜银齐

  据《湄潭县党史》记载,红军长征在湄潭期间有19名红军战士失散在高台、庙塘、天城、协育等地。《凤冈县党史》却无失散红军记载。但是,1935年1月15日中午,红九军团200余名红军受命撤离偏刀水(今琊川)境内时,一名叫杜银齐的安徽籍红军战士,因生病掉队留在凤冈县琊川镇朝阳村孙家田的史实,却鲜有人知。

  由于杜银齐去世早,没有留下任何文字资料,为了核实杜银齐失散红军的身份,笔者多次走访知情人,从他碎片似的记忆中去“复原”这位被历史遗忘的失散红军。

  83岁的孔从明曾与杜银齐同住朝阳大队(今朝阳村),他说当时有一个掉队的红军叫杜银齐,就住在离他家不远的孙家田保长孙恩荣家。解放后,由于他是失散红军还当了琊川镇朝阳大队的农协会主席。“杜银齐是红军的事,我们岁数大的人都知道,他还亲自给我讲过他是红军的事”。

  91岁的王国琳老人说得更肯定:“杜银齐就是红军”,王国琳还说:“但是不晓得杜银齐是怎么走散了,只知道他掉队后,一直在孙家田的保长孙恩荣家住,帮孙恩荣家干活当保丁。 由于孙恩荣家媳妇姓杜,所以孙恩荣把杜银齐当成舅子看待,后来还给杜银齐娶了媳妇。解放后,杜银齐担任琊川镇朝阳大队农协会主席,1968年过世,他过世时我39岁了也在朝阳大队工作,所以我认识并知道他是失散红军,他口音与大家不一样,可惜当时我没有问他为什么没跟上部队。”王国琳还回忆:收留失散红军杜银齐的孙恩荣曾任孙家田的保长,家业不小,在上世纪四十年代,没当保长后就在朝阳教书,王国琳就是孙恩荣的学生。关于杜银齐是失散红军的事,孙恩荣和杜银齐都给他说过。

  可惜孙恩荣已离世多年,笔者便去孙家田访问孙恩荣的侄子孙洪宇。孙洪宇,1938年出生刚好80岁。当知道我们的来意后,孙洪宇说:“杜银齐是红军,他生前经常给我说。当时我家在孙家田开得有染坊算得上富裕的。我家父亲叫孙恩湛是老大,孙恩荣排行老三我喊三爹,他当过保长,后来教书。就在他当保长期间,不晓得杜银齐是怎么来我家的,我记事以来他就在我家,小的时候还经常诓(照顾)我们。”孙洪宇老人还说:“杜银齐是安徽人,三爹孙恩荣待他不薄,后来还给他娶了姓周的媳妇。杜银齐虽然没有文化,解放后却因为他是失散红军,被群众选为朝阳大队的农协会主席。杜银齐死于1968年,死时68岁,埋在孙家田大堰水井坎上,随后妻子周氏改嫁到琊川镇麻园坝胡铁匠家”。在采访孙洪宇老人时还得知,杜银齐娶妻周氏后,便在孙恩荣家不远处,用土墙筑建了两间房子居住,妻子周氏一直未育,1942年,夫妇俩在余庆县松烟镇二龙组朱家收养了一个已满3岁的女孩,取名杜志碧,现已有79岁了住在琊川镇街上林业站旁。

  女儿杜志碧记忆中的红军父亲

  79岁的杜志碧老人,身子还硬朗,说起父亲杜银齐话一下子多了起来:“安徽老家叫爹习惯叫伯,所以我没有叫过爹。我伯是红军,他在世时经常跟我讲。”

  在采访杜志碧后得知,她父亲杜银齐的老家在安徽省(不知在什么县),出生于1900年,家中有一弟弟和一个妹妹,杜银齐最初被国民党强征入伍(不知道到部队番号),后来在一次与红军交战中失败后成为一名红军战士,当时他也有30多岁,随罗炳辉所率的红九军团参加长征。1935年1月12日,红军占领遵义,在召开“遵义会议”期间,红九军团驻防湄潭县一带。到湄潭后,杜银齐还与大家一起在湄潭县城万寿宫旁的河边(湄江河)栽了很多杨柳树。1月14日,受命在杉树坳后与永兴镇过来的红军一起来到偏刀水(今琊川镇)开展革命活动。

  1月15日中午时分,部队接令向湄潭县城开拔。红军战士杜银齐因生病走在部队后面,不一会儿就掉队了并走错了路,来到今琊川镇朝阳村孙家田时实在走不动了,就到保长孙恩荣家去要水喝。保长孙恩荣家业甚大,房屋外面设有一座木结构的“龙门”,进门后院边有一棵皂角树,生病掉队的杜银齐推开龙门后,就坐在皂角树下休息。保长孙恩荣一家闻声走出房门,看到一个当兵的病怏怏地靠着皂角树坐着。孙恩荣便问他姓什么,无力回答的红军战士杜银齐用手指着自己的肚子,喻示姓“杜(肚)”。当时孙恩荣的妻子杜氏也在场,还问了杜银齐多大,当得知年龄比她夫妇都大时,便心生怜悯地说:“一笔写不起几个杜字,大哥你就不要去追部队了,等病好了就住我家,大家就是亲戚了,只要勤快就有饭吃。”杜银齐吃力地回答:“部队有纪律,我要追赶队伍,留下来危险。”孙杜氏又说:“你把衣服换了,哪个晓得你是当兵的嘛,再说老孙好歹还是个保长,他不说谁知道。”孙杜氏边说边进屋去拿来一件长衫衣服,催促杜银齐换掉破烂的军衣,同时还按照当地习俗,在头上缠上白布帕子。就这样掉队红军战士杜银齐落户孙恩荣家,平时帮助干活并廉当保丁,就住在孙恩荣家厢房里,1938年结婚后才搬出去,住在自己修的一个土墙房子里。

  采访中,杜志碧老人还讲了一件父女俩观看解放琊川的战事。“1952年2月的一天,我家伯(父亲)悄悄带我到琊川镇的后山观看解放琊川的战斗。双方打得好凶,子弹都飞到我们所在的山头上来了,后来解放军用炮把琊川城门炸开后才结束战斗。回家时,我在山上捡了些子弹壳回去。到家后,伯被我家妈吼了一顿,说我伯当过红军拿过枪晓得躲子弹,我才10岁的女娃儿去看打仗多危险。为这事,伯被我妈埋怨好几天。”

  杜志碧老人现在住在琊川镇街上林业站旁,离朝阳村孙家田老家有3公里。采访结束后,她还带笔者去看了父亲杜银齐的坟,坟就埋在孙家田大堰水井坎上,为圆形封土堆,无碑。随后又带我们去看了她父亲当年生活的孙家田,现在房子和龙门都已拆了,只有那棵皂角树还在,默默见证着红军杜银齐当年掉队获救的那段历史。

  渐渐明晰的失散红军杜银齐

  综合知情人及杜志碧老人的回忆,失散红军杜银齐沉湮在历史尘埃中的模糊身影渐渐明晰,可以勾勒出一个初步轮廓:杜银齐,男,安徽省人,1900年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家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军阀时期,被国民党强征入伍,后与红军交战失败后参加中国工农红军,随红九军团参加长征。1935年1月 “遵义会议”召开期间,随红九军团驻防湄潭县。1月14日受命到偏刀水(今凤冈县琊川镇)开展革命活动。15日中午部队撤出琊川镇时,因生病掉队而被朝阳村孙家田孙恩荣收留,从此落户孙家田。1938娶妻周氏,后因妻未育,于1942年收养朱姓女取名杜志碧,今健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因是红军身份被群众推选为朝阳大队(今朝阳村)农协会主席,1968年去世,享年68岁。

  各种资料证明,杜银齐是唯一失散在凤冈的红军战士,由于种种原因,各家党史、县志漏记,使其长期沉寂乡村未引起人们的关注。诚然,杜银齐的红军身份还有待相关专家和部门进一步论证。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空间支持: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公司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