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期查询  
<<2019年4月>>
31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1234
567891011

  2539期 本期共8版 本期B2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正文

山寨与撞衫

□本报记者 万里燕

  有款杀时间的小游戏叫“找不同”,在两幅相似度很高的图片中找出微小的差别,随着难度增加,会让人上瘾又过瘾。人类天生具有创造力,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根本原因,也让人类带有一点点天生的强迫症——我们喜欢看不同的事物,一成不变或重复率过高会让人难以忍受,这也是“找不同”这个小游戏抓人的原因。在对新鲜感要求极高的时尚界,“找不同”更是无时无刻在上演,最显著的就是公众对撞衫的反应。世上服装岂止数以亿计,但难免会出现撞衫的情况。普通人撞衫,若在大街上擦肩而过还算好,最多互相多看几眼,心里评论一番自己或对方占了上风而已。若撞衫在同一场合并且无法立即走开的时候就会陷入尴尬境地了——周围的人都会在心里将你和对方评论一番,偏偏还只能装坦然。明星撞衫就更惨,不仅造型师相互间要埋下心结,还会有人专门将图片发在网上让大众来对比,这种被成千上万人来品评的感觉,不啻于拿着高倍放大镜从头扫到脚。因此很多造型师都动起了脑子,不仅仅将服装拿来原样堆在明星身上,而时常要做一些创意的改造,比如加一条腰带、平肩变为一字肩、裙摆改短之类,既能避免撞衫尴尬,又能凸显造型师审美能力。

  在时尚界,如果说撞衫会引发尴尬的小风波,那山寨货的影响不亚于十级台风。普通人穿山寨品尚且底气不足,明星若穿了山寨品很有可能会被时尚界永久“拉黑”。奢侈品牌如Chanel、Dior、Elie Saab等,抛开高定系列不谈,量产成衣之所以价格不菲,除了品牌价值和材料成本,设计价值也占很大比例。在西方,一件经典设计的礼服可以像艺术品一般被精心保存,从祖辈传给孙辈,除去品质,设计就是现今很多奢侈品牌历经百年而不衰的原因。因此,若品牌创意被抄袭,在时尚界无异于轩然大波。宝贵的创意如同亲生骨肉,若被人偷走并冠以他名,实在无可容忍。

  国内有个品牌,商品全是各大品牌如Celine、Gucci的山寨品,哪个款流行就山寨哪个款,在大商场还搞了很大的门面,生意竟然还不错。每次我路过,总觉得心里怪怪的,这些明显抄袭的商品,打上他们自己的品牌logo,当成自己的产品堂而皇之的卖,假若有一天,被抄袭品牌的设计师经过看到,不知心里会做怎样想法?堂堂中华泱泱大国,无法建立名响全球的时尚品牌,甘愿跟在别人后面偷偷抄袭以牟利,实在理解了鲁迅先生所说“怒其不争”。

  奢侈品牌爱马仕Hermes的手提包向来是贵妇名媛的必备,其经典的造型也让普通女士心向往之,但其高昂的价格并非所有人都能承受。香港时尚潮牌Korralaa将爱马仕的经典款式Kelly和Birkin重新颠覆,加入自己的恶搞创意,用平民的价格和顶尖的材质,让每个人都能拥抱经典,在多地掀起一股购买狂潮。Korralaa的设计一眼就看出灵感来源于爱马仕,但没人将其划为抄袭,因为她加入了自己的创意,进行了再创造。

  在艺术创作中,抄袭永远为人所不齿,尤其利用抄袭来牟利。曾经很多人认为抄袭和借鉴之间的界限很微妙,但透过表象看本质其实很容易区分。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即使是同卵双胞胎,从小在同一环境长大,也会有不同的思想。若说两个生长环境和人生经历都天差地别的两个人能创作出相似度很高的作品,是绝对不可能的。若这样的事出现,只消从作品产生的时间先后来判断就一目了然谁是抄袭者。因此,当西尔万发声指责叶永青抄袭其作品时,“大师”“叶帅”的光环轰然崩塌,拍卖行立即停止一切叶永青作品的拍卖,曾花重金购买其作品的藏家蒙受了巨大损失,中国艺术界因此蒙上一层挥之不去的耻辱阴影。

  我们曾以中国制造大国为骄傲,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一味模仿别人,为别人代工是产生不了更高的价值的。如同艺术的学习之路,临摹古帖、古画是必经之路,但最终总要走上自己创作的道路,形成自己的风格,才能向更高处迈进。抄袭的恶果还在于,人是有惰性的,若能轻松以抄袭牟利,还会有人辛苦搞创造吗?人类社会还何谈进步?因此,撞衫尴尬一时,山寨尴尬一世,艺术抄袭将终生被钉在耻辱柱上,一切有志于艺术者应时刻自警之!

政协网站 | 党派团体 | 其他链接 |    
  • 全国政协
  • 贵州省政协
  • 贵阳市政协
  • 遵义市政协
  • 六盘水市政协
  • 安顺市政协
  • 毕节市政协
  • 铜仁市政协
  • 黔东南州政协
  • 黔南州政协
  • 黔西南州政协
  • 北京市政协
  • 河北省政协
  • 山西省政协
  • 辽宁省政协
  • 吉林省政协
  • 内蒙古自治区政协
  • 天津市政协
  • 黑龙江省政协
  • 江苏省政协
  • 浙江省政协
  • 安徽省政协
  • 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
  • 上海市政协
  • 福建省政协
  • 江西省政协
  • 山东省政协
  • 河南省政协
  • 西藏自治区政协
  • 重庆市政协
  • 湖北省政协
  • 湖南省政协
  • 广东省政协
  • 海南省政协
  • 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
  • 四川省政协
  • 云南省政协
  • 陕西省政协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协
  • 甘肃省政协
  • 青海省政协
  • 民革贵州省委
  • 民盟贵州省委
  • 民建贵州省委
  • 民进贵州省委
  • 农工党贵州省委
  • 致公党贵州省委
  • 九三学社贵州省委
  • 贵州省工商联
  • 贵州省工商局
  • 中国贵州茅台酒厂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移动通信集团贵州有限公司
  • 中国电信集团贵州省电信有限公司
  • 贵州赤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电网公司
  • 贵州盐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乌江水电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 贵州省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中心
  • 贵州开磷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贵州省分公司
  • 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
  • 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保健酒业销售有限公司
  • 贵阳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 贵州双龙实业(集团)
  • 贵州盘江投资控股(集团)
  • 贵安新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
  • 大西南矿业股份有限公司
  • 中国工商银行贵州省分行
  • 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贵阳分行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例 | 订阅本刊
    版权所有 《贵州政协报》 Email:postmaster@gzzxb.com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2120180002
    技术支持:贵州博虹科技有限公司 贵公网安备 520103020012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网站 备案号:黔ICP备05003483号-2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851-86837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