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3 邮发代号:65-18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检索
关键字: 标 题: 作 者:
2755期 本期27348版 当前B4 上一版  
正文 发布时间:2020-04-24

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世界名画中的春日盛景

 

  渡过一个漫长的寒冬,暖意融融的春日总是让人分外欣喜。今年的春天更是让人格外珍惜——在新型冠状病毒的肆虐下,原本热闹的春节变得无比冷清,宅在家中两三个月的人们,终于盼到草长莺飞的春意降临,仿佛昭示着一切苦难都会过去,总有希望在前头。

  春日也是艺术家最爱的一个季节,古今中外,诞生了无数咏唱和赞美春日的艺术。“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本期带各位读者走进世界名画中,领略巨匠笔下的春日盛景。

 

《盛开的桃花》by梵高

  梵高是笔者最心爱也最心痛的画家没有之一。他的生命如同他的名画向日葵般灿烂的绽放,盛开即凋零。最璀璨的烟火也无法比拟他天才而短暂的一生。

  《盛开的桃花》,是1888年梵高为了纪念他去世的表兄莫夫而画的作品。在给提奥的信中,梵高写道:“我把画架摆在果树园里,在室外光下画了一幅油画——淡紫色的耕地,一道芦苇篱笆,两株玫瑰红色的桃树,衬着一片明快的蓝色与白色的天空。这大概是我所画的最好的一幅风景画。” 梵高为这幅画题字:“只要活人还活着,死去的人总还是会活着。”梵高用自己的天才证明了这句话——时至今日,他依然和他的作品一起活在世人心中。每当我们仰望星空,每当向日葵绽放,我们都会想起梵高的传世之作,于是,这位画家,就与他的名作一起,一次又一次获得了永恒的生命。

 

《双燕》by吴冠中

  2018年12月6日晚举行的北京保利2018秋拍“现当代艺术夜场”,吴冠中江南题材的巅峰之作——彩墨、油画两幅《双燕》共拍出1.6675亿元高价。其中的水墨《双燕》是吴冠中的代表作品之一。画家将江南景致的纯净,表现在画面上,乌黑的瓦、洁白的墙、苍劲的枯树、飞舞的燕子,全是在实景中高度提炼出来,一点多余的元素也没保留。由此可见画家着重表现水乡的形式美,亦使人感受到他对江南故乡的情怀。

  吴冠中曾说:“我一辈子断断续续总在画江南。在众多江南题材的作品中,甚至在我的全部作品中,我认为最突出、最具代表性的是《双燕》。” 《双燕》明确地表达了东方情思,即使双燕飞去,乡情依然。横与直、黑与白的对比美在《双燕》中获得成功后,便成为长留吴冠中心头的艺术眼目。

 

《盲女》by约翰·埃·密莱

  约翰·埃·密莱的《盲女》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油画之一。画上是一幕雨过天晴的自然景色,两个相依为命的穷女孩紧紧依偎,其中一个是盲女,另一个更小的女孩在盲女怀里,一边抬头在观看天上的彩虹,一边在给盲女讲解她所无法领受到的大自然的美丽。云际彩带当空,原野一片金黄,空气是润湿的,在远景的小道上有几头走动着的牛羊,近处有飞鸟起落。盲女只能倾听小伙伴的讲解,她连停歇在她的披肩上的蝴蝶也无从感受。盲女怀着殷切的心情,在谛听小伙伴的描述,而心灵已沉浸在丰富的想象之中。她似乎已嗅到了新鲜的空气,听到了原野里生灵的声音。

  两个穷苦的孩子脚上笨重的鞋子,身上勾破了的粗布裙子反映着她们的处境,衣裙上的补钉是这两个孩子命运的痕迹。这是一些十分重要的细节。盲女显然是个流浪儿,在她的膝间放着一只小手风琴。她的心声只能通过琴声来向人传达。

  也许这样两个穷苦的小女孩正遭受着生活的不公,但春天并没有歧视她们,她一视同仁的给予了这两个孩子和煦的春风和温暖的花香。仿佛在说,世间总是苦难与美好同在。

 

《春》by波提切利

  在这个病毒肆虐的冬天里,人们迫切的盼望着春天,而在几百年前的文艺复兴时期,也有那么一群艺术家迫切的期待着艺术的春天到来,而带来这一股春风的就是波提切利的巅峰之作——《春》。

  这幅名画展示了古典神话故事中的九个人物,集合在春天的花园内。边界上有着茂密的橙子树、松树和月桂树。这些人物的脚很小心地踩在地上,好像是不愿意破坏花园草地上的华丽景象。有些人似乎是陷入于遐想之中。

  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处于宗教统治之下,当时的宗教强调“以神为本”,因此当时的艺术家在进行创作的时候,会采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来进行反抗——他们会把画中的圣母或者是圣子画得十分的接近人,以这种独特的方式来宣扬自己的人文思想。因此在艺术创作中是涌动着一股微弱的春风,但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一股微弱的春风渐渐的越刮越大、越刮越远。波提切利的这幅画作看似表现的是众神之春乐,实则是表现了罗马诗人奥凡提奥斯的长诗《行事历》中描写春天的情景。可以说这幅作品将当时“以神为本”的思想带入了“以人为本”的境界,这是这幅名作除了高超的技法外最珍贵的一点。

(整理:记者 万里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