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3 邮发代号:65-18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检索
关键字: 标 题: 作 者:
2755期 本期27348版 当前B3 上一版   下一版
正文 发布时间:2020-04-24

致 敬 劳 动 者

 

□本报记者 万里燕

 

徐悲鸿:书画界的超级“劳模”

  自幼习画,艰难求索。

  他曾是一位旅欧的深造者。

  孜孜不倦,技融中西。

  他为世界留下了众多不朽之作而名垂画史。

  他的名字也许你并不陌生——徐悲鸿。在他长达8年的旅欧生涯中,塑就了他一生的审美意趣、创作理念和艺术风格。他陆续创作出取材于历史或古代寓言的大幅绘画,这些画作借古喻今,从中能够强烈地感受到画家热爱祖国和人民的真挚之情。

  徐悲鸿出身贫寒,自幼随父亲徐达章学习诗文书画。出生在屺亭桥镇的一个平民家庭的徐悲鸿,原名寿康,年长后改名为“悲鸿”。父亲徐达章是私塾先生,能诗文,善书法,自习绘画,常应乡人之邀作画,谋取薄利以补家用。母亲鲁氏是位淳朴的劳动妇女。徐悲鸿9岁起正式从父习画,每日午饭后临摹晚清名家吴友如的画作一幅,并且学习调色、设色等绘画技能。10岁时,已能帮父亲在画面的次要部分填彩敷色, 还能为乡里人写“时和世泰,人寿年丰”等春联。13岁随父辗转于乡村镇里,卖画为生,接济家用。背井离乡的日子虽然艰苦,却丰富了徐悲鸿的阅历,开拓了其艺术视野。17岁时,徐悲鸿独自到当时商业最发达的上海卖画谋生,并想借机学习西方绘画,但数月后却因父亲病重而不得不返回老家。

  20岁时徐悲鸿再度来到上海,在友人的扶助下,他考入法国天主教会主办的震旦大学,为日后的赴法留学打下了一定的法语基础。其间认识了著名的油画家周湘、岭南画派的代表人物高奇峰、高剑父,在画作上得到了他们的赞许和指点,增强了绘画创作的信心。他还结识了维新派领袖康有为,在其影响下确立了自己的创作思路。在康氏“鄙薄四王,推崇宋法”的艺术观念影响下,他对只重笔墨不求新意的“四王”加以贬薄,认为只有唐代吴道子、阎立本、李思训,五代黄筌,北宋李成、范宽等人的写实绘画才具精深之妙。在康有为的支持下,他观摩各种名碑古拓,潜心临摹《经石峪》《爨龙颜碑》《张猛龙碑》《石门铭》等,深得北碑真髓,书法得以长进。后获得赴日本东京研究美术的资助,在日本,徐悲鸿饱览了公私收藏的大量珍品佳作,深切地感受到日本画家能够会心于造物,在创作上写实求真,但在创作上缺少中国文人画的笔情墨韵,无蕴藉朴茂之风。

  徐悲鸿从日本归国后受聘为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导师。在京期间,相继结识了蔡元培、陈师曾、梅兰芳及鲁迅等各界名人,深受新文化运动思潮的影响,树立了民主与科学的思想。

  1919年徐悲鸿赴法国留学,考入巴黎国立美术学校学习油画、素描,并游历西欧诸国,观摩研究西方美术。在北洋政府的资助下,24岁的徐悲鸿到法国学习绘画。抵欧之初,他参观了英国的大英博物馆、国家画廊、皇家学院的展览会以及法国的卢佛宫美术馆,目睹了大量文艺复兴时期以来的优秀作品。徐悲鸿感到自己过去所作的中国画是“体物不精而手放佚,动不中绳,如无缰之马难以控制。”于是,他刻苦钻研画学,并考入巴黎美术学校,受教于弗拉芒格先生,开始接受正规的西方绘画教育。弗拉芒格擅长于历史题材的人物画,其画作不尚细节的刻画而注重色彩的和谐搭配与互衬,对徐悲鸿日后油画风格的形成有着巨大的影响。

  由于北洋政府一度中断学费,徐悲鸿被迫转至消费水平较低的德国柏林。在那里,徐悲鸿仍然不放过每一个学习的机会。他求教于画家康普,到博物馆临摹著名画家伦勃朗的画作,并且常去动物园画狮子、老虎、马等各种动物,以提高自己的写生能力。当徐悲鸿重新获得留学经费后,便立即从德国返回法国继续学习。他抓紧每一寸时光,在名师们正规而系统的训练和他本人孜孜不倦的努力钻研下,绘画水平日渐提高,创作出一系列以肖像、人体、风景为主题的优秀的素描、油画作品,如《抚猫人像》《持棍老人》《自画像》等。

  徐悲鸿在旅欧的最后阶段还先后走访了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意大利的米兰、佛罗伦萨、罗马及瑞士等地。美丽的异国风光令他陶醉,欧洲绘画大师们的佳作令他受益匪浅。长达8年的旅欧生涯,塑就了他此后一生的审美意趣、创作理念和艺术风格。

  学有所成的徐悲鸿在32岁这一年回到中国,开始在国内投身于美术教育工作,发展自己的艺术事业。他参与了田汉、欧阳予倩组织的“南国社”,积极倡 导“求美、求善之前先得求真”的“南国精神”。他陆续创作出取材于历史或古代寓言的大幅绘画,这些画作借古喻今,观者从中能够强烈地感受到画家热爱祖国和人民的真挚之情。1931年日军侵华加剧,民族危亡之际,徐悲鸿创作了希望国家重视和招纳人才的国画《九方皋》;1933年创作了油画《徯我后》,表达苦难民众对贤君的渴望 之情;1939年创作《珍妮小姐画像》,为徐悲鸿最著名的油画人物肖像之一,为支持国内抗战而作;1940年完成了国画《愚公移山》,赞誉中国民众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夺取抗日最后胜利的顽强意志。

  除此之外,还创作了《巴人汲水》《巴之贫妇》等现实题材,《漓江春雨》《天回山》等山水题材以及大量人物肖像和动物题材的作品。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徐悲鸿在担任政务、行政工作的同时,仍笔耕不辍地进行创作,满腔热情地描绘新中国建设中的新人、新事、新面貌。他为战斗英雄画像,到山东导沭整沂水利工程工地体验生活,为劳模、民工画像,搜集一点一滴反映新中国建设的素材。不幸的是,这一切艺术活动因画家过早地离开人世戛然而止。

  1937年的农历除夕,徐悲鸿在嘉陵江畔蹈蹈独行,两岸灯火已渐渐黯淡下去,在冬日的江边,一个捡破烂的妇人背着背篓蹒跚地走来。她衣衫褴楼,眼里是因饥寒交迫而绝望的光芒。望着这个可怜的妇人,徐悲鸿急忙掏出身上所有的钱,塞到那个妇人的手中。妇人双手捧着钱,呆呆地站在那里,眼里充满了吃惊和感激。此情此景,使徐悲鸿想起远在沦陷区杳无音信的老母和弟妹,想起国破的民族,深深地打动了他那颗敏感的艺术心灵。他匆匆跑回宿舍,在寒夜的青灯下,展纸挥毫,默记下那个妇人的形象,这就是著名的国画《巴之贫妇》。

  《巴人汲水图》创作于1938年抗日战争时期,是一幅真实记录民众阶层生存景象的艺术珍品,被誉为徐悲鸿最具人民性和时代精神的代表作。画家以融合西洋画法的丰富艺术表现,将蜀地人民传统汲水的宏大场面分解为舀水、让路、登高前行3个段落,劳作的繁重,汲水的艰辛,呼之欲出。

  1953年9月26日徐悲鸿因脑溢血病逝,享年58岁。夫人廖静文女士将他的作品 1200余件,他一生收藏的唐、宋、元、明、 清及近代著名书画家的作品1200余件,图书、画册、 碑帖等1万余件, 全部捐献给国家。

 

维米尔笔下的劳动者

  “荷兰小画派”代表人物维米尔因其以普通市民和劳动人民作为主要描绘对象而在西方绘画史上享有重要的地位。尽管维米尔的作品数量并不多,但几乎都是精品,个个都是名画。而其中,《倒牛奶的女佣》作为维米尔的代表作品之一享誉世界。

  17世纪之前的荷兰本来是一片沼泽,难以为生,但荷兰人的远祖没有选择向中欧移动,通过战争争取新的生存空间,而是选择了和自然搏斗,填海造陆,改善荷兰的地理环境。他们用生命做代价,创造了传之后世的经商法则;利用自己的智慧,开放的思想,诚信等等优秀的品质获得财富,也创造了属于荷兰的17世纪。《倒牛奶的女佣》就产生于17世纪荷兰艺术大师维米尔笔下。画面中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荷兰清晨,温暖的色调、正常的生活秩序,构造出平静祥和的氛围。主人公身上洋溢着蓬勃的生命力。只有良好的营养和充足的睡眠才能塑造出如此健康的体型。这种专注平和的表情只会出现在那些没有对饥饿的恐惧,不用时刻担心流离失所,在富足的环境中度过一生的人们的脸上。在这幅画里虽然只能见到一户人家的厨房一角,然而女佣人的随遇而安的精神面貌,似乎可以给我们提供那个时代人民的普遍心理信息。

  早晨的阳光,金黄金黄的,从屋子一角的格窗间走进来。靠窗的粗木桌子上,藤篮、面包、水壶,都被阳光滚上了一条洒金的花边。柠黄的布衣,袖子挽起,农妇浑圆的柔软手臂倾斜着赭色的耳罐,缓缓倒下早餐雪白的牛奶。在维米尔这幅《倒牛奶的女佣》中,每一样物品都静静的,十分平凡,但却充溢着一种时光的空灵感和一种世俗的崇高感。桌布、毛巾、竹篮、铜壶、陶罐、面包、流淌而下的牛奶、主妇专心致志的神态……它们给人的感觉是柔和的,却又都如此坚实地存在那里。所有的一切统一在平凡和谐的劳作气氛当中。生活的瞬间被凝固了,同时也被画家的眼睛放大了,最平常的事物在这一刻呈现出它们各不相同的神奇与尊严。它让我们以新的眼光看到了一个简单生活场面中的瞬间,令人难以忘怀。我相信,这“平凡”里有生命最深最深的道理。所以,当我们把眼睛停留在《倒牛奶的女佣》的一个个局部上的时候,我们才会对画家描绘这些普通事物的耐心和技巧着实打动。

  《倒牛奶的女佣》画面并不复杂。简朴的厨房角落被画得细腻、充沛、饱满,X型的构图简洁清晰:从桌面、衣裙、壶罐相连的正三角型,到藤篮、脸、罐子相连的倒三角型,构图形成了很舒服、很合理的均势。画面布局稳妥精美,穿透明窗投射到室内的流丽光影,恰好与女仆下垂的视线相汇于手中的奶罐。女佣的脸微侧,半明半灭,似乎没什么心事。不经意的闲适感被表现得非常收敛。我们能清晰地读到,随着户外暖光从左上角倾泻下来,一股浓郁的安详弥漫整幅画面,直至女扑的裙围后摆处。窗户旁挂着的藤篮与马灯巧妙地补足了左边墙面的空白,又和人物右边的空白形成了对比,并且,物体还与女佣略略后仰的体态呈呼应。而身后的空旷处,有意留给视觉一片回旋的透息。桌上的食具杂陈,也似乎是随意摆设没有什么匠心。黄褐的面包照应黄色的上衣;深蓝的围裙对比深色的桌布。由上到下,由下及上,以至于墙壁。质朴的器什与衣着、头饰,纯朴的环境衬托温馨的情调。都好似毫无心事的动作、静物,貌似随便的人物和环境,却无处不流传出强烈的视觉架构及质感。要是我能够,甚至可以从墙上的那枚钉子里揣摩出作者的心思来。照相机般的精准毕竟该让人稀罕。宁谧、闲适的气氛,烘托出一丝丝不绝如缕的生活情愫。这样的场景,好像不会被季节、环境、社会乃至时代的变化所扰动,它好像是恒守的,曼妙地自我为主,在细微的时光里持续发散出自己的能量,一直追寻生活的极致。《倒牛奶的女佣》洋溢着漫不经心的随笔气质。让我们的目光在一些倏忽即逝的细节间流连。在它跟前,我们就如同一个贸然闯入打破宁静的尘世之人。而细品良久,怀瑾握瑜,又不由得让人别有怀抱,产生由表及里,淳朴内质的温存心意。

  《倒牛奶的女佣》体现了一种新的艺术风格和新的艺术成就。画家不仅真实精确地描绘出人物所在房间的空间感,而且人和景物都好像沐浴在极度纯净的光线之中,女工穿的裙子的蓝色和上衣的柠檬黄色用得恰到好处,强烈的光感使这幅画的色彩显得特别的明净和细腻,使人感到十分平易、亲切。与对色彩的选择和对物体尺寸与位置的调整一样,维米尔经常也把光和影作为一种联系整个构图和静现画面氛围的重要因素。或许,维米尔是在观察物体时被它们表面的光与色感动了。为了捕捉到一种充满灵动感的气氛,他在自己的作品里反复描绘光线从窗子射进室内空间后的强度和分布,同时研究不同质地的物体在光线照射下的反映,如果放大观察,他画中的所有受光最强的部分都闪烁着如珍珠般明亮的高光。表现出了阳光在它们表层上闪烁着的那种迷人的光泽。篮子、罐子和面包那种发光的特殊效果,看起来已经使它们超越了现实。维米尔的用光,关注视觉意象,这是画家对空间的拥抱,表现了冷静和清醒。他强调用色的丰富,几乎使用了光谱中的所有色彩。我们惊艳于那一片湛蓝和柠黄的色调,女仆从赭褐色瓦罐中慢慢地倒出的乳白色牛奶,和同样缓缓泻在女佣脸上的温黄光线——时间在这一刻定格。我们可以感受到超越肉眼所见,富精神性的宁静、满足、专注与生命之美。为了营造一个静谧的环境,以与人物的性格相协调,弗美尔把光线设计为早晨的和煦之光,这样的光线,会在画面上投下柔和的阴影,而柔和的阴影会减弱背景对读者视线的吸引力,从而使前景的主体形象更为突出,同时柔和的阴影也与人物的温和性格和静穆的姿态相协调,有利于画面格调的统一。如果说伦勃朗的用光、用色、用笔都充满激情,以潇洒豪放的大笔触取胜,那么维米尔便与其相反,他宁静、平和、温存,以内敛的小笔触成功。不过,在维美尔的精细中,又暗含着一种与伦勃朗相似的自信和肯定,这是弗美尔大师风范的根源。他的大师风范,是以小见大,将精妙的心机,不经意地流露出来,在精细中暗藏着大家之笔的挥洒。如同安徒生梦幻里的美丽仙境,在那里,风的声音传唱着劳动的诗篇,汗滴一颗一颗缀成珠链,而那健硕朴实的妇女形象,也在那温暖人心的画面中,给我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深刻印象。

  维米尔的时间在空间中定格了,他用最基本的“黑白灰”,闲雅地讲述自己的温情、自己的美德,不刻意、不伤怀、不沉迷。在欣赏维米尔的《倒牛奶的女佣》时,我嗅到了纯纯的奶香和质朴的气息,更重要的是,让我更清晰的发现,艺术的素源永远都是来自生活中最平凡的细节与最原始的体验,于艺术而言,本真也许才是艺术作品最具洞察力和生命力的真正源泉与动力。真实、淳朴的东西往往更打动人心。因为,他在打动我们之前首先打动了自己。游曳在维米尔理想的伊甸园里,听提琴轻盈的小调变成钢琴连绵的沉思。《倒牛奶的女佣》的主题“平凡”“劳动”“宁静”如同青藤悄悄爬墙而上,静静生出卷曲的绿叶。此刻自己内心的宁静也正在催人奋进,启迪人们要打开胸怀感知生活的美好,用一个画家的眼光捕捉世界的美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