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3 邮发代号:65-18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检索
关键字: 标 题: 作 者:
2689期 本期26688版 当前B1 上一版   下一版
正文 发布时间:2019-12-17

提振民营经济是做好“六稳”工作的重要抓手

 

□邹一南

 

  抓好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工作,是中央对今年经济工作定下的目标任务。这与短期经济增长、长期高质量发展均有密切联系——只要做好“六稳”,中国经济就不会失速,平稳、健康的经济发展就能保持住。在此形势下,大力提振民营经济的重要性便更凸显。

  民营经济稳定是经济保持总体平稳的重要基础。在国民经济体系中,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今年1至10月,在规模以上工业中,民营经济主营业务收入累计增速约为7%,前三季度累计增速均逾7%,持续高于全部工业平均增长水平,比规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累计增速高2.6个百分点。从投资看,上半年民间投资同比增长5.7%,与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增速基本持平;从利润看,1至10月规上私营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增长5.3%,比全国规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2.6%的负增长更亮眼。这些数据充分体现了民营经济在稳定宏观经济、工业景气中的重要作用,亦充分说明做好“六稳”工作必须以提振民营经济为重要抓手。

  民营经济是吸纳城镇就业的主力部队。稳就业在“六稳”中首当其冲,因就业是民生之本,事关经济社会稳定大局。据全国工商联统计,民营经济对城镇新增就业的贡献率超过90%。以电商平台拼多多为例,2018年带动当地物流、运营、农产品加工等新增就业岗位逾30万个。因此,稳就业最关键是稳住作为吸纳就业主力军的民营企业。要继续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为民企搬掉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转型的火山“三座大山”,切实解决融资难、融资贵、准入门槛高等问题;更重要的是对待民企的政策要稳,包括平等对待民企与国企,已有民企扶持政策要稳步落实,让民营经济在稳定城镇就业上发挥更大作用。

  民营经济是化解金融风险的重要载体。稳金融与提振民营经济之间是互利共生的关系。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背景下,金融体系中资金脱实向虚的倾向较为突出;加之受一些赢利能力较差的企业拖累,造成的银行不良贷款比例相对较高,对民营经济获得资金、实现进一步发展形成了阻碍。对此,一方面要建立分层次的项目投融资对接机制,研究推广有关地方建立民企贷款风险补偿机制的做法,鼓励地方设立基础设施民间投资基金,清除妨碍统一市场、公平竞争的规定几做法,增强金融机构主动服务民营小微企业的意愿,促进资本脱虚向实;另一方面,要继续加大“三去”力度,加快消灭“僵尸企业”、有序淘汰过剩产能,严控银行贷款流向产能过剩行业,防止企业债务与银行不良贷款风险相互影响,为健康成长的民企提供良好融资环境。

  民营经济是促进外贸出口的主体力量。稳外贸离不开民营经济,在我国从贸易大国迈向贸易强国的过程中,民营经济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统计数据显示:从2016年开始,民企的出口占比已超过外资企业,去年民企占全国外贸出口的比重达48%,民企对当年我国外贸增长的贡献度超过50%,真正成了外贸出口第一大户。民企的外贸质量也明显提高,以华为、海尔、TCL等为代表的民企,近年来国际竞争力、创新能力不断增强。因此,稳外贸很大程度就是扶持好民企。要通过深化“放管服”改革,为外贸出口型民企营造更公平便利的环境,减税降费、降低生产成本,助其更好地“走出去”。

  民营经济是激发外商投资的信心来源。稳外资关键是稳住外商投资的信心。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是我国经济改革及发展的成功经验。总结改革开放40多年历程,善于吸引及利用外资,是实现经济健康发展、推动改革持续向前的有效方式。对外资企业而言,在中国市场投资时主要对标民企,尤其关注民企面临的营商环境。目前,我国在优化营商环境上已取得明显成效,政府管理价格不足3%,中央层面核准项目数累计减少9成以上,项目核准前置要件由30余项精简为两项,全国实行告知性备案的项目占企业投资项目的比重超过90%。未来,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不仅是为民企“搭台子”,亦是向外资企业抛出橄榄枝,是稳定外商投资信心的重要举措。

  民营经济是企稳社会投资的关键杠杆。稳投资最主要的任务是稳住民间投资。民间投资不仅是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经济景气程度的晴雨表。长期以来,我国面临市场风险加大导致民间资本“不敢投”、行业准入限制导致民资“不能投”、融资渠道不畅导致民资“不愿投”、简政放权不到位导致民资“不想投”的尴尬局面。唯有破除这些束缚,才能真正激发民间投资热情,撬动全社会投资的杠杆。要充分发挥政府部门数据资源集中、权威的优势,有效释放产业政策导向、行业发展信息,在环保、交通、能源、社会事业等领域,向民资集中推荐一批商业潜力大、投资回报机制明确的项目,引导民企通过PPP模式规范参与基础设施等补短板建设,解决好各类“不投”问题。有优秀项目、适宜模式、长远方向,民企敢于投资,稳投资方可事半功倍。

  民营经济是稳定心理预期的调控基础。稳预期的核心在于稳住民营企业家信心。因一些深层次问题尚待解决,企业家确实存在一定程度的预期不稳、信心不足、投资不力现象。若稳预期难以实现,“六稳”目标也难以落地。因此,通过稳信心实现稳预期需进一步解决改革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一是要以破除“工具论”“离场论”等荒谬观点为契机,大力宣传、认真落实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基本原则,保证各种所有制经济依法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而且力度不断加强;二是要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抓手,更好改善实体经济、民营经济发展环境,大力拆除一些行业存在的“玻璃门”“弹簧门”“卷帘门”,优化资源配置,充分释放民营经济活力;三是要认识到稳预期、稳信心不在于某些经济指标的短期稳定,亦不在于宏观经济政策随着市场情绪简单地宽松,而在于市场主体对长期战略问题有清晰、明确的解决方案,感到未来拥有一个公平竞争的发展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