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3 邮发代号:65-18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检索
关键字: 标 题: 作 者:
2663期 本期26558版 当前B1 上一版   下一版
正文 发布时间:2019-11-22

他是国内网文商业模式、运行体系、版权拓展机制的创立者

 

“网文教父”吴文辉

 

□赵东山

 

  今年9月,电影《诛仙Ⅰ》上映当天斩获1.42亿元票房,5天后票房破3个亿。虽然收获不错,大部分原著党却表示失望——该片豆瓣评分仅为5.3。

  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对此既喜又忧。喜的是,看到网络小说IP衍生变现的更多可能性,这也是他于2018年8月斥资155亿元收购该电影出品方新丽传媒的重要原因;忧的是,IP作品改编不算成功,不仅招来观众骂声,后续票房亦乏力。

  阅文集团成立于2015年,由腾讯文学、原盛大文学整合而成,2017年赴港交所上市,旗下有众多原创文学作品库。吴文辉希望借此打造中国“漫威”,虽然他也知道还有很大差距,但并非看不到希望。

  在《诛仙Ⅰ》之前,阅文旗下作品《全职高手》被改编为动画、影视剧等各种形式,虚拟角色叶修的大火,让吴文辉增加几分信心。随后,叶修有了代言旁氏洗面奶、联名信用卡、美年达等商业合作。

  对比之下,吴文辉颇为感慨:就在几年前,网络文学及版权还“没人要、不稀罕”。从2002年创办起点中文网到并入盛大文学,再到加入腾讯文学、而后组建阅文集团,他在网文行业已闯荡近20年,一直身处行业前沿、被同行称为“网文教父”。

  吴文辉也是网文爱好者,认为人生最悠闲的状态是“在海边看书”;但如今很少有那般闲情逸致,他只能在上班间隙、午休、通勤路上、下班回家等见缝插针地阅读,而更多时间需考虑如何做大网文产业。

  若说过去近20年,恰好赶上国内影视、游戏、动漫产业快速发展,资本推动下的网文想象空间越来越大,那么眼下急需将想象变成现实。但要做好并不容易,《诛仙Ⅰ》电影遭遇口碑两极分化,算是一个警醒。

 

尝 鲜

  始于2018年下半年,各大互联网平台纷纷加入网文战争,免费网文平台成为流量追逐的对象。趣头条推出米读小树、WiFi万能钥匙推出连尚文学、字节跳动推出番茄小说及红果小说、2345推出七猫小说,这些APP频繁登上应用商店排行榜前十,并吸引百度等公司的投资。

  吴文辉已察觉到市场新变化:过去难以实现的广告商业模式,随着用户往移动端转移及广告投放金额不断提升,信息流广告让免费阅读在商业上有了可能性。于是今年3月,阅文正式推出免费阅读平台“飞读”。

  这与17年前完全不同,那时吴文辉是最早一批网文平台创业者,正是他首次建立了网络平台付费阅读规则。

  吴文辉是1996年浙江仙居的理科状元,之后入读北京大学计算机系。他从小就不喜欢运动,只爱宅在家里看书,从古典四大名著到国外名著再到武侠小说、科幻小说全部读遍。2000年参加工作后,他的业余爱好仍是看网文,主要在西陆论坛上看,并因此结识了一帮同好,有写手、老师、公务员、程序员等。

  当时的网络阅读环境不是很好,论坛上阅读作品的平台不是很便利,作品数量也很少,吴文辉一会儿就翻完了。学计算机出身的他觉得自己可做一个更好平台,便与5名网友一起建了“起点中文网”。

  关于未来,那时吴文辉没想太多、也不抱什么期望。摆在眼前的有版权代理、广告、正版阅读付费3种模式,他发现前两种在现实条件下均无法保证网站盈利,最终借鉴当时电子书的模式,于2003年10月正式推出付费阅读模式。

  是年,正是互联网“免费”模式大行其道之时,让用户付费是一件非常难的事。吴文辉遭到同行、读者用户反对与质疑,连自己也一度觉得很可能会失败。但他还是决定试一试,“可能不一定做得很好,规模也不一定很大,但我必须为网站探索一种可靠的商业模式”。

  最终,吴文辉将规则定为按章节收费,平均千字两分,营收70%以上分给作者。彼时,网文创作者多是出于业余爱好,生活比较艰难,很多小说经常写到一半就结束,这对作家是巨大伤害,对读者更是。念在这个份上,很多用户认可了收费规则。

  尝试付费首月,起点中文网最终营收5000元。吴文辉十分感动,因那时电子支付并不发达,用户都是采取汇款方式,“每次收款都能跑一次银行或邮局”。

 

闯 关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2003年后起点中文网的发展速度很快,2004年平台付费收入已达100万元;而吴文辉及团队还处于兼职状态,团队甚至不足20人。

  当年10月,起点中文网被上海盛大网络收购,6位创始人都搬到上海、成为全职员工。当时,陈天桥率领的盛大在网络游戏领域已具盛名,吴文辉看重盛大旗下便捷的点卡支付体系,网文与网络游戏的用户重合度也很高;更重要的是,陈答应他收购后可继续运营该项目。

  正是始于并入盛大,吴文辉开始从个人网站创业者逐渐变为职业经理人。与身份转变随之而来的,是一大堆组织、财务、运营等事情。

  更大考验还在后头。2006年,起点中文网部分核心编辑突然出走,不久后另立门户创办“一起看(17K)小说网”,与起点对峙;他们还挖走“血红”“云天空”等起点上的知名作家,一时间风头正劲。

  这给吴文辉造成不小压力,但他因此意识到,“既然公司商业化并开始资本运作,就应该想办法遵守商业规则,更好地做员工激励、企业管理等相关事情,而不是像以前还是做个人网站,大家整天嘻嘻哈哈的”。

  很快,吴文辉变革编辑管理制度,推出“白金作家计划”,加强对腰部创作者的培养,减轻对个别头部作家的过度依赖。该计划一直执行至今,已成为业内权威作家影响力指南。后来,“血红”“云天空”等作者重新回到了起点中文网。

  2008年,盛大文学成立。在吴文辉之外,善于制衡的陈天桥又邀请侯小强任盛大文学CEO。但没过多久,两人的业务方向分歧逐渐显现。

  2011年中国移动互联网兴起,互联网产业发生巨大变革,吴文辉深切意识到阅读行业必然顺应变革的趋势。当时,盛大文学对移动互联网的投入并不是很足,他非常担心。即使彼时起点中文网仍是行业领先者,中国移动也已造成不小威胁——利用运营商的巨大优势,推出咪咕阅读基地。他觉得运营商的力量太强,移动互联网的网文阅读市场可能会被占领。

  当时盛大集团准备IPO,无奈刚好赶上美国债务危机,对盛大文学根本无暇顾及。吴文辉急了,“这样持续下去,可能会被其它公司颠覆掉。如果有机会,我希望可以自己颠覆自己,而不是被别人颠覆”。

  于是,他提出MBO(管理者收购)计划,但陈天桥并没同意。多方沟通后,2013年吴文辉只得选择率团队出走。是年3月26日,他在微博上写道:“一个时代结束了。”

  随后,吴文辉及团队创办了“创世中文网”。其实,彼时整个环境已发生很大变化,他甚至感到一些迷茫及对未来的不确定性。幸运的是,他碰到了腾讯。

 

痛 点

  从2008年起,《鬼吹灯》跨界改编成为网文的重要里程碑。它最早发布于起点中文网,因广受欢迎而被改编为漫画、游戏、影视、音频等形式,还被翻译成其它语言在海外出版,并开发众多周边成为一个大IP。这一现象,让人们看到了网文商业化的全新可能。

  碰巧的是,2010年左右腾讯旗下涌现出《洛克王国》这一明星IP。它最早是腾讯推出的一款儿童社区类游戏,拥有上亿用户,先被改编成儿童图书,登上儿童图书排行榜榜首;后被改编为大电影,前两部分获3500万元、7000万元票房。

  此后,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提出“泛娱乐战略”,将打造明星IP、跨界运营作为IP产业链不可或缺的环节,网文进入腾讯战略规划之内。吴文辉因在起点中文网的业绩,成为腾讯重点关注对象。

  在腾讯、百度、新浪、网易、小米等互联网公司的争抢中,最终吴文辉选择了前者。他看重腾讯有两方面资源:一是业务模型与其设想相似,有海量用户群、社交及付费商业模式,且与网文的商业模式接近;二是在文化产业链下游已做很多布局,如影视、动漫、游戏等,可与网文形成联动。

  2013年9月,腾讯文学成立,吴文辉担任CEO。他履新不到一个月,就传出腾讯收购盛大文学的消息。事后证实,盛大文学先是卖身挚信资本,再被腾讯文学买下。吴文辉重新掌控起点中文网及背后的盛大文学,一切失而复得。

  2015年,腾讯文学、盛大文学合并成立阅文集团,吴文辉担任联席CEO。2017年11月8日,阅文赴港交所主板挂牌上市,当天暴涨86%,市值最高逼近千亿港元;但随后市场逐渐冷静下来,股价走低,目前市值约为289亿港元。

  资本市场涨跌难以预测,眼下对吴文辉而言,虽在《鬼吹灯》之后,《甄嬛传》《择天记》《琅琊榜》等作品相继改编成影视剧并爆火,《全职高手》《斗破苍穹》等作品被改编成动漫也排名不错,网文IP跨界变现已被证明充满可能;但在国内市场如何塑造一个新IP,几乎没人知道。

  吴文辉把目光投向漫威,漫威的很多漫画不仅被改编成影视作品在全球大卖,还通过品牌影响力建立了自己的“复仇者宇宙”。他也希望能把过去近20年积累起来的经典形象,跨界打造出更大价值。

  为延伸IP产业链,阅文去年8月13日发布公告称,将以不超过155亿元价格收购新丽传媒,以现金、新股结合方式进行结算。新丽传媒成立于2007年,曾成功打造《我的前半生》《煎饼侠》《夏洛特烦恼》等热门影视作品。伴随IP的还有中国影视剧出海,2017年阅文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正式上线,目前已有400多部作品被翻译成英文作品。此外,阅文还与迪士尼中国就迪士尼旗下“星球大战”品牌开启内容合作,创作推出首部星战中文网文。

  吴文辉希望,未来中国的文化IP不只有孔子、孙悟空、哪吒,网文亦有诞生大IP的可能。然而,从网文大IP到大电影再到其它衍生品,看似一条逻辑成立的道路,真正走起来却并不易,难度恐怕不比17年前在网文世界拓荒小。

  吴文辉仍充满信心,毕竟17年前网文还是不被关注的边缘领域,如今则是各大影视公司高价争抢的对象;像职业电竞选手、主播等一样,网络作家成为一种“新职业”,类似“唐家三少”等头部作家更是年收入逾1亿元,行业境况已好太多。

  吴文辉至今还保持着阅读网文的习惯,他在阅读中常常能“感受到一种丰富的想象力,会沉浸在里面,跟着它跌宕起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