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3 邮发代号:65-18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检索
关键字: 标 题: 作 者:
2650期 本期26398版 当前B2 上一版   下一版
正文 发布时间:2019-10-25

牛克诚:从第十三届全国美展中国画看建构中国当代艺术之可能

 

  一些媒体问我,从十二届到十三届,这届与5年前有什么不同?我想,一个特别大的不同就是中国画生存的外在艺术环境变化了。5年前的2014年,那个时候正是所谓的“当代艺术”特别盛的一个时期,中国画仰着头去看当代艺术,总是觉得我们不“当代”,从而将“当代”拱手让给西方。事实上,那个时期的中国当代艺术其实是我们“被当代”,它是一种西方艺术逻辑在中国的延伸,而与中国的现实及传统缺少内在联系。到了我们现在的2019年,那个当代艺术已经消退,这让我们得以返观中国画自身,而全国美展就为这种返观提供了一个最佳平台,它让我们在这里,看到产生于本土,并与现实紧密相关的中国当代艺术。

  首先,这种当代艺术一定是根植于中国的现实土壤。改革开放40年,中国以令人难以想像的速度发展,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这样的一个现实土壤,我们每个人都与它共生长,我们都在感受这样一个现实的热烈与澎湃。中国画家通过深入生活、扎根人民;走进生活、贴近现实,在那里体认真知、感受真情。这届中国画展作品呈现出一个非常广阔的现实生活图景,如快递小哥、援非队员、后厨作业、哨前整装、少儿成长、老年关怀、都市青年、边疆风情、大国重器、庭院一隅,等等,可以说,一件件中国画作品汇聚成为中国当代现实生活的全景图卷。对现实体认的趋于深入,超越了对于不同身份、职业人们的概念性认识,而以准确、丰富的细节,真切地表现现实生活中的“那一个”。这次展览的作品很多具有国家情怀和宏大意识,并用它来观照现实生活。需要指出的是,这些不只是题材的拓展或母题的经营,我想更重要的还是它们开拓了一个新的精神空间。一个时代的作品集合,其实是营造一种具有时代性的精神空间,比如说古典晚期的山水画就呈现了一种枯寂荒寒、超尘隐逸的精神空间,而这届全国美展的中国画就营造出宏大、美、阳光向上、正能量的精神空间。这次展览就通过汇集一件件具有正能量的作品,强有力地证明了审美的合理与有效,它是感动人心的。

  其次,中国当代艺术的出发点一定是对于中华优秀美术传统的一种当代阐释。中国艺术的当代性或者说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脉络与西方现代主义大相径庭。西方从上个世纪初以来的现代主义,比如说立体派、野兽派、未来派、抽象主义、波普艺术,等等,都是对从前的否定,是一个断裂式的推进。与此相反,中国艺术的前行路线一定是在回顾、回望当中前行。每个时代都会回望历史,并找到和这个时代契合的有效视觉资源,然后基于当代立场及当代思维、情感意识对它进行再阐释、再创造。在这个展览中我们看到,当代中国画家的传统视域非常宽广,或者说他们回望的是一个广义的传统。这里既有文人画的传统,挥写性、书法性、笔晕墨章的传统,也有工匠画的传统,特别是壁画的传统,也还有宫廷绘画的传统,以及民间美术的传统,等等。同时,这个传统还是一个生长的传统,这个我曾说过,中国画随着历史不断地回望传统,不断地再阐释、再出发、再生长,形成一个动态的传统。因此近代以来的齐白石、徐悲鸿、林风眠等也构成了我们今天阐释的传统。面对这样一个广义的传统,我们应该怀有一种特别包容的胸怀,要学会尊重和欣赏不同的创作方式。工笔与写意都从中国画传统中走出,它们是建设中国画当代形态的盟友。我以前在一些场合当中也谈过,写意与工笔分别以制作与书写、玄淡与色彩、性情与功夫、挥洒与谨严等一系列整齐的对偶,相互映衬,相互补充,共同构筑中国画的当代形态。

  第三,中国当代艺术的建立还要树立文化自信、展开全球视野。全球视野是把世界看做是一个全球共生共建的文化生态,在这样一个生态当中,每一种文化或者说每个国家都是平等的,美国和厄瓜多尔、尼加拉瓜等一样都只是一个国家,没有说谁就那么牛,它就是一个标准,它一说话别人都得听,就按照它的标准来行事,这不是一个全球化的眼光。我特别不屑一种观点,这就是,一提什么艺术创作就说美国怎么怎么样,人家的艺术家怎么怎么样,下面就不说了,就好像结论已经有了,美国就是答案。事实上,美国怎么怎么样,人家的艺术家怎么怎么样,到此,这句话只是一个分号,而不是句号,它后面的行文要由我们自己来接,因为我们有自己独特的文化传统,我们有坚实的文化根基,我们有自身的文化发展路径。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正日益走向世界舞台中央,这必然将在世界绽放中国文化的传播力与影响力,在全球的艺术格局中贡献来自中国的力量。它也决定了当代中国画家的历史责任与担当,因为,中国画可以代表中国文化去向世界说话!这就要求我们,一方面要坚守中国画的本质与内核,另一方面也要把中国画打开,它是开放的,而不是自我封闭的。我觉得中国画很重要的一个东西还是写意,意象的表现,意象的造型、色彩、空间,以及诗化意境。这是中国画在世界绘画体系中的独特贡献,我们要分外珍视,同时,我们也要以开放的姿态去面对一切有价值的视觉资源。令人欣喜的是,我们在十三届美展中看到中国画家对图像、语言、观念、材料等方面的广泛借鉴。对于油画、水彩、版画的借用自不必说,在新材料方面也进行广泛的开发与尝试,在图像这方面,也有很多动漫、电影、广告、插画等的来源,等等。这一方面使中国画同世界绘画建立起语言要素间相互借鉴的通道,以及彼此相通的认知及情感关联,另一方面也会使中国画在一种开放当中不断吸取各方面的营养,而长成一种气势撼人的艺术力量。如果说油画已经成为一个世界性画种,中国画的艺术领地正有待当代中国画家去开拓!

  (作者系中国美协美术理论委员会副主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