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3 邮发代号:65-18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检索
关键字: 标 题: 作 者:
2925期 本期28908版 当前A2 上一版   下一版
正文 发布时间:2021-01-28

联组发言(二)

 

民建界别徐大佑委员代表民建省委发言

实施煤矿智能化改造提升 推动煤炭工业高质量发展

  煤炭工业是我省支柱产业之一。我省煤炭资源丰富,潜在埋深2000米以内的浅层煤炭资源总量2588.55亿吨,其中探获资源量707.61亿吨,预测资源量1880.94亿吨,居全国第5位,素有“江南煤海”之称。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煤炭工业发展,着力推动采煤技术现代化和煤化工产业新型化,全省生产煤矿采煤机械化率达100%、辅助系统智能化覆盖率达100%,结束了依靠人工开采煤炭的历史。但我省煤炭工业发展距离智能化、机械化、现代化,实现高质量发展还有一定差距,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结构性矛盾突出。先进高效的大型现代化煤矿与技术装备落后、安全无保障、管理水平差的落后煤矿并存。二是安全生产形势严峻。复杂的煤炭赋存条件导致我省煤矿生产中容易产生瓦斯突出、顶板、透水等安全事故。三是采掘智能化率相对较低。我省以中小型煤矿为主,一半以上的煤炭企业都是民营企业,客观上限制了煤炭工业的规模化和集约化发展。四是科技创新能力不强。煤机成套装备及关键零部件的可靠性和稳定性不高,煤炭科技研发投入不足。五是专业技术人员短缺。特别是通风、安全、洗煤等专业人才十分紧缺,制约了煤炭工业的高质量发展。

  工业互联网作为数字经济与工业经济深度融合的产物,是新型工业化的关键基石和重要支撑。我省应瞄准工业互联网与煤炭产业融合发展链接点,实施煤矿智能化改造提升,突破煤炭工业发展瓶颈,推动煤炭工业高质量发展。为此建议:

  一是狠抓“数字矿山”建设,推动产业数字化。引导企业实施生产系统智能化改造,做足煤炭工业互联网的“点”。以现有“能源云”为基础,运用5G等新一代通讯技术,构建煤矿行业垂直布局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提升云平台质量和效率。在此基础上,搭建煤炭智慧运输工业互联网,实现煤炭智能化配送。推动火电发电企业数字化转型,提升燃料精细化、自动化、智能化管理水平,努力实现基于火电机组调峰的煤电一体化,形成“风光水火”多能互补的智慧化能源供给体系。

  二是强化工业互联网赋能,推动数字产业化。在煤炭工业互联网牵引下,加快推广煤矿井下5G、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应用,突破一批核心关键技术,形成本地化工业软件、智能装备等拳头产品,充实我省煤炭工业互联网的硬核要素;着力打造能源科技园,充分发挥六盘水高新区、毕节高新区的产业聚集功能,形成科技园研发、高新区制造优势互补的态势,实现关键技术、拳头产品、龙头企业、领军人才“四个培育”。

  三是增强高质量发展动力,引进培养技能人才。完善煤炭工业互联网领域的人才引进和培养机制,重点培养和造就面向煤炭工业创新和智能化转型需求的实战型、领域型工程技术人才和具有扎实素养的应用型研发人才。推动贵州大学、贵州理工学院、六盘水师范学院等省内高等院校加大煤炭工业领域数字化人才培养力度。充分发挥“贵州省公共大数据重点实验室”“贵州省‘互联网+’协同智能制造重点实验室”等创新平台作用,增强大数据、人工智能、工业数据库和软件等方面的高级专业化数字人才培养。加大在职人员继续教育,提升在职人员职业能力。

  四是发挥示范引领作用,优化能源供给生态链。充分发挥政府基金、产业投资基金等引导作用,推动重点企业、有条件的企业引领和推动煤炭工业互联网应用。以煤炭工业互联网的应用示范为牵引,横向链接智慧交通,纵向打通基于精准配送的煤电一体化,实现以煤电一体化为主要调控手段的综合能源供给价值生态链。持续优化我省营商环境,吸引更多社会资本进入煤炭工业互联网领域,带动大中小企业融通发展,夯实高质量发展的能源基石。


4277-A23-1.jpg

 徐大佑

  

 

民革界别万泉委员的发言

强化科技支撑引领 推动页岩气产业高质量发展

  页岩气是一种高效、清洁的非常规天然气。我省自2012年在全国率先启动省级页岩气资源评价以来,截至2020年5月,完钻勘探评价井41口,在正安、习水、岑巩、道真、桐梓、威宁、水城等地多个层系获得勘探突破,年产能达6000万方。近期,丹寨县贵丹地1井钻获良好页岩气显示,实现页岩气调查新区新层系发现。

  虽然我省页岩气勘探取得了一些突破和成效,但离市场化、商业化、规模化开发利用,特别是推进高质量发展还存在不少困难和问题:一是资源家底未摸清。几次资源量评估出入较大,规划或预期储量和产能大幅度下调。划定有利区中部分钻井含气量少或有效组分低,划定资源量最大的牛蹄塘组地层钻井大多无油气显示或无工业气流。二是缺乏核心技术。我省涉矿单位在页岩气资源评价和水平井、压裂增产开发技术等方面,尚未形成页岩气商业开发核心技术体系,导致勘探开发滞后,在国家发展规划中已从重点勘探开发区下调为研究潜力区。三是开采成果不显著。2012年招标出让的5个区块至今未见重大探矿或采矿成果,当前产业规模与计划2022年实现探明储量100亿方、年产能15亿方、产量9亿方等目标差距较大。

  究其原因,主要是未能充分认识我省页岩气富集、赋存、成藏特殊性,偏重增储上产直接目标,缺乏足够科研布局和科技引领。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未能充分认识贵州地区页岩气成藏和保存条件的特殊性。相比四川等产气盆地,我省主要页岩层系经历多期次地质构造运动,埋深变化大、孔缝变形强烈、地层压力偏低、含气性特点差异巨大。特殊的地质及地表条件可能严重影响我省页岩气成藏特征和开采工程,无法照搬复制其他地区积累的成功经验。二是针对资源特殊性的基础研究薄弱,难以形成科技创新引领产业发展的局面。我省页岩气资金投入以应用导向为主,对最本质的储层含气性特征及影响规律缺乏足够重视,成藏规律基础研究不够,增储上产实际效果不佳。三是部分调查工作采用有争议的方法和参数,影响产业发展的正确预期和规划。牛蹄塘组一度被认为贡献了全省近一半的页岩气地质资源量,实际发现的高含氮等问题则说明其资源量可能被较大程度高估。

  页岩气作为非常规天然气的本质属性是对传统天然气地质理论和开发技术的创新、突破和颠覆。页岩气革命成功最值得借鉴的经验是政府超前科研布局和长期科技支撑。纵观我省页岩气研究、勘探、开采历程,发展困局的症结在于基础科研布局薄弱、基本规律认识不清。页岩气产业是投资大、风险高的科技密集型产业,为促进我省页岩气产业高质量发展,建议:

  一是强化科技支撑引领。强化创新驱动、科研先行,提升科技支撑引领能力。建议制定我省页岩气产业的科技创新规划,提出科技创新需求清单、重点方向和具体路线图。加大科技攻关力度,形成一套适用于我省页岩气的地质理论和开发技术,使科技创新真正成为支撑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源动力。

  二是打造科技创新平台。页岩气开发是多学科联合攻关的系统工程,需要科研、勘探和生产等多方深入合作。建议通过政府引导、项目支撑等形式,激励科研单位和企业加强页岩气全产业链科技创新,整合建成一批科技创新平台,推动科研-勘探-生产多方协作共赢,资料、设备和成果共用共享,实现资源充分利用,为我省提高科技创新能力和创新服务提供强大平台支撑。

  三是加大政策支持力度。长期稳定设置页岩气重大科技项目,有针对性地开展页岩气资源形成条件、含气性规律、渗流机理等基础理论研究及页岩气高效勘探开发、关键装备技术和环境保护等应用研究。鼓励科研队伍深度参与贵州页岩气产业发展,引导企业进行产业升级改造,持续推动科技创新示范工程建设。

  

4277-A23-2.jpg

万 泉

  

 

特邀界别陈康委员的发言

加快打造新材料产业集群发展高地

  推进新型功能材料集群产业发展,是国家推进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建设的重要举措,对我省深入实施新型工业化战略、推动全省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战略引领意义。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新型功能材料产业发展,将其纳入我省十大工业产业振兴行动,积极支持以大龙开发区为主要承载区、以锰系电池级材料为支撑的铜仁市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发展。目前,铜仁市集聚了以中伟新材料、武陵锰业、金瑞新材料、红星锰业、汇成新材料、能矿锰业等一批新能源材料优质企业,所生产的电池级硫酸锰产品占据全国80%以上的市场份额。中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是我省在创业板注册制实施后第一家挂牌上市企业,其镍钴锰三元前驱体产品已占据全国20%左右市场份额,是目前全国最大高端前驱体供应商之一,也是全国高端三元前驱体出口最大企业之一。

  2019年9月,铜仁市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被列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名录,成为全国66个、贵州2个国家级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之一。铜仁市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作为我省唯一的国家级新型功能材料集群,是全省新材料产业集群发展的“试验田”。通过近些年发展,虽然取得一定成绩,但距离1000亿级产值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发展中存在一些突出困难:

  一是项目报批渠道不畅。大龙开发区行政区划属于玉屏自治县,在项目申报过程中有时需占用所属建制县指标(如特别国债及地方政府专项债)、以建制县为单位进行申报,中央、省级下达的资金直接拨付到所属建制县财政,与发展需要不相适应。

  二是企业用电出现瓶颈。一方面电量不足,预计到2022年大龙开发区年用电量将达39亿度,现有电力设施已跟不上发展需要。另一方面电价偏高,大龙开发区工业企业电价平均0.56-0.6元/度,高于湖南、广西等周边省区0.45元/度左右的电价,在产业招商上无法形成竞争优势。

  三是产业引导基金缺乏。政府引导基金能够促进企业股权融资,产生财政资金的杠杆放大效应,是促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优化产业结构、加快经济转型的有力工具。但目前,我省尚未建立面向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的产业引导基金,在招商引资时不能满足企业相关需求。

  解决上述困难,需省级层面统筹推进和重点支持。建议:

  一是制定产业支持政策。借鉴省级层面已出台支持贵阳市信息技术服务产业集群发展的相关政策,研究制定支持铜仁市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建设的政策文件,从体制机制、要素保障、项目申报、招商引资等方面给予保障支持,高位推动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发展。

  二是开辟项目报批“直通车”。在新增中央及省级投资项目、新增特别国债项目和地方专项债项目等方面,涉及铜仁市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的项目申报和资金拨付,建议省发改、财政、工信、商务等部门开辟“直通车”,给予重点支持。

  三是优惠产业用电价格。建议省发展改革委将2018年关于调整我省政府定价的经营服务收费目录清单的有关政策执行时间延期3年,让铜仁市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企业均继续享受相关政策红利。建议省工信厅认定的大龙开发区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企业,参照大型数据中心用电价格降至0.35元/度的用电政策。建议省能监办为铜仁锰钡新材料产业聚集区增量配电业务试点运营区域办理供电业务许可证,尽快实现增量配电网运行,推动增量配电业务试点改革落地。

  四是设立产业引导基金。建议由省绿色产业发展基金、铜仁市、大龙开发区相关企业等方面共同注资,设立铜仁市新型功能材料产业集群发展基金,助推新型功能材料产业及相关要素配套建设、企业投资落户和产业发展。

  

4277-A23-3.jpg

陈 康

  

 

民建界别肖昀委员代表民建省委发言

加快城市更新进程 推动新型城镇化发展

  我省城镇老旧小区多建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近年来通过棚户区(城中村)改造、老旧小区改造等方式逐年推进城市存量房屋更新改造,但各地力度进展成效不一,未改造旧城区域存量依然很大,市民对于加快城市更新改造的期望非常强烈。

  调研发现,我省城市更新工作还存在一些问题需要解决:

  一是统筹推动力度弱,政策机制不完善。各地城市更新多靠部门推动,统筹力度明显不够。政策法规不完善,多未出台具体实施方案,影响了城市更新工作进程。协调机制不顺畅,不同程度存在项目申报流程不明晰,部门责任分工不明确,手续办理程序相对复杂等问题,电力、供水、供暖、通讯等管道线路设施运营单位之间协调难度很大。

  二是城市更新规划少,模式单一标准低。部分市、县政府对城市更新改造缺乏统筹推动意识,未能在摸清旧城区域存量的基础上制定城市更新规划。同时,在功能调整、传统建筑保护及文化内涵提升方面考虑得不多,没有像成都“宽窄巷子”、广州“永庆坊”这样的全国性示范案例。

  三是改造资金需求大,多元投资未形成。由于城市更新项目自身收益少,项目盈利点不突出,社会资本参与度不高,小区居民普遍不愿承担改造费用,银行信贷支持缺乏实际操作路径,地方财政承债空间不大,城市更新项目发债融资困难。

  四是群众意愿难统一,协调工作难度大。城镇居民大多希望房屋被征收获得高额补偿,在城市更新改造内容、标准、方案和改造后的物业管理模式等方面难以达成一致意见,对更新改造项目配合度不高。

  为此建议:

  一是强化顶层设计,科学谋划项目。加强组织领导,建立城市更新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召开会议解决项目推进中的困难问题。区(县)完善相应组织机构,落实人员、经费等保障。出台“城市老旧小区加装电梯专项补助资金”等管理办法,协调有关部门出台相应政策支持老旧小区改造项目,切实减轻居民出资压力。理顺机制规范程序,进一步规范项目申报流程,简化审批许可手续办理程序,明晰相关部门职责,形成推动城市更新项目的合力。

  二是掌握详实数据,制定详细规划。对城市老旧小区全面摸排,建立3-5年城市更新项目库,按计划、分年度、分批次稳步推进城市更新工作。对于交通区位优越,文化底蕴深厚的老旧小区、老街旧巷乃至老工业项目旧址,注重老建筑及历史文脉保护,精心科学规划,打造“文旅商居”一体的优质城市更新示范项目,不简单以老旧小区标准一改了之,要使其成为推动新型城镇化的重要载体。

  三是强化资金筹措,拓宽融资渠道。大力争取中央专项资金和中央预算内资金等补助资金。积极引导居民出资出力参与改造,提取住宅专项维修基金或住房公积金筹集资金。引导水、电、气、通信等管线单位通过直接投资方式参与改造,同时引入社会资本参与加装电梯、养老、托幼、助餐、家政、便利店、文体设施等的建设运营。探索城市更新与管线综合、河道改造、公园建设、文体设施、污水垃圾治理等项目捆绑打包,既实现项目收益自我平衡,又提升城市更新水平。

  四是发挥基层作用,引导群众参与。积极引导小区成立业委会或自改委等组织,发挥老党员、老干部及社区居民中各行各业代表人士的示范带头和沟通协调作用,及时协调解决改造中遇到的困难问题。通过在改造意愿征集、改造内容协商、改造方案制定、改造过程监督、改造后管理机制建立等方面充分与居民进行民主协商,引导居民群众全程参与项目实施、项目监督及项目后续管理,发挥居民在城市更新项目中的主体作用。

  

4277-A23-4.jpg

肖 昀

  

 

民革界别陈前林委员代表民革省委发言

加快推进山地中药材产业现代化发展

  中药材是中医药事业传承和发展的物质基础,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资源。2019年,我省中药材种植面积671.41万亩(不含刺梨)、产量193.83万吨、产值168.51亿元,全年带动贫困农户13.11万户、贫困人口41.75万人增收, 人均增收3495元。2020年,中药材作为12大农业特色优势产业之一继续保持良好的发展态势,已经成为我省产业扶贫、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之一。

  但与相邻的云南省比较,我们在种植面积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产值却只是云南的一半。究其原因:一是我省山地中药材产业发展基础薄弱,附加值低。二是缺少品牌产品和带有地理性标志的拳头产品,市场竞争力不强。三是产业链条短,一二三产融合发展不够。四是产业机械化、信息化水平低,现代化水平不高。

  省委、省政府已明确要把我省建成全国道地中药材重要产区。为加快推进山地中药材产业现代化发展步伐,建议:

  一是完善中药材产业管理体系。发挥省领导领衔推进山地中药材产业现代化发展的制度优势,不断完善专班工作机制,打造一支专业化的工作队伍。借鉴省外成功做法,成立省市县“山地中药材产业现代化发展促进中心”,负责推进我省中药材产业全链条发展,促进我省山地中药材产业提质增效。

  二是优化品种结构和产业布局。积极争取国家对我省发展山地中药材产业的大力支持,将我省作为“中药农业特区”纳入全国中医药产业布局,推动我省山地中药材产业发展。坚持突出重点,兼顾特色原则,打造一批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黔药”大品种。省级聚焦发展天麻、石斛、黄精、半夏、白及、太子参等道地大品种,威宁、赤水等产业大县聚焦发展艾纳香、淫羊藿、金钗石斛、党参等地方特色品种。注重整合资源要素,重点打造以大方、德江、雷山、汇川等为核心的“黔天麻”产区,以赤水、兴义、锦屏为核心的“黔石斛”产业带,以梵净山为核心的多花黄精产业带,以施秉、黄平等为核心的“黔太子参”产业带,以赫章、威宁为核心的“黔半夏”产业带。鼓励支持企业通过技术创新和工艺改进,塑造品牌核心价值,打造一批品质好、叫得响、占有率高的知名产品,塑造“黔药”品牌。

  三是提升中药材产业现代化水平。建立健全种子种苗生产保供体系,注重种质资源收集保护与开发利用,选育一批道地性强的专用品种,打造一批省级良种繁育基地。如,在贵阳建设省级中药材脱毒中心,为天麻、太子参、半夏等根茎类品种产业化发展提供核心种源支撑。加快“定制药园”建设,打造一批规模化标准化生产、加工基地,大力推动天麻、石斛、黄精、半夏等道地药材生态化种植示范基地建设,不断完善基础设施配套,提升产地初加工能力。发挥项目引领示范作用,培育壮大一批有自主知识产权、产业基础好的龙头中药材企业,带动以药食同源品种为主要原料的健康产品开发生产,推进中药材种植基地建设与乡村旅游、文化推广、生态建设、健康养老等产业深度融合,实现中药材产业基地综合利用、高效产出。

  四是加强中药材现代流通体系建设。建成我省中药材溯源平台,实现来源可查、去向可追、责任可究。积极融入“一带一路”,依托东西部对口帮扶机制、利用电子商务平台等建立和完善销售网络。以贵阳为中心建设中医药贸易港和产地型中药材加工分拣场所、仓储物流基地,支持发展中药材跨境电子商务,大力拓展中药材销售渠道和市场。打通中药材省内、省外双循环大通道,解决“黔药出山”与药品配送入黔的流通,以及省内、院内制剂流通不畅和中药饮片统一集中供应药房终端渠道问题。横向实现中药材产业与医药制造业、医药流通服务业、大健康产业、各级医院用药等有效衔接,纵向打通种植、加工、销售、仓储物流、新产品研发销售全环节。

  

4277-A23-5.jpg

陈前林

  

 

民革界别杨晓敏委员的发言

创新“温泉+”发展模式 打造“温泉省”旅游品牌 

  旅游产业发展能够做大做强,必须有核心竞争力的旅游产品,把游客吸引进来,住下来进行体验消费。贵州冬无严寒、夏无酷暑,具备打造四季宜游生态省的良好自然条件,在发展避暑旅游和温泉旅游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据有关部门勘测,全省有地热显示点307处(其中:天然温泉点74处,人工地热井233处),已开发利用温泉、地热井103处,利用率33.55%,开发利用总量达82378.73立方米/天,开发利用量占热能储量的12.72%,开发利用潜力巨大。

  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温泉省”旅游品牌打造,作出了一系列重要部署。2017年,明确了打造“中国温泉省”的目标。2018年,出台《关于加快温泉旅游产业发展的意见》。2019年,支持并推进石阡县立项建设“全国温泉产业创新试验区”。2020年,提出 “创建全国全域旅游示范省、国家旅游示范区,打造‘温泉省’‘桥梁省’‘索道省’等旅游品牌”。在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强力推动下,我省“温泉省”建设取得了明显成效。

  但调研发现,我省发展温泉旅游中依然存在一些问题。如地热资源开采无序、建设标准不一、温泉品牌不靓、产业业态不丰、头雁效应不好、开发特色不强、资源浪费严重等。为切实解决上述问题,加快打造“温泉省”旅游品牌,大力推进旅游产业化发展,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是出台扶持政策,强化龙头带动。建议由省文旅厅牵头,根据全省有关会议精神及“十四五”规划要求,制定并出台温泉开发及产业发展扶持政策,切实加强政府引导。对该由政府投入的一些旅游设施和服务,采取以奖代补、贷款贴息和先建后补等方式,支持龙头企业做好设备改造、产能扩建、标准化建设、技术创新、品牌培育等工作。但更多的是要把旅游交给市场,按市场规律办事,引导龙头企业加大投入,创新理念、创新管理、创新品牌,打造全省温泉开发利用示范基地、样板工程,带动全省温泉旅游产业快速、健康发展。

  二是明确试点示范,制定建设标准。建议由省政府研究并出台政策,全力支持温泉资源丰富、历史文化悠久、产业成熟度高的区县,创建“全国温泉产业创新试验区”,大胆探索温泉的检测与认定方法,持续完善温泉标识使用规范、温泉卫生安全检测等关键要素。大胆创新温泉产业管理办法,科学规划温泉企业设施设备、经营管理、服务水平等关键内容,全面提升温泉旅游的管理水平和服务品质,营造低碳生态突出、文化魅力独特的温泉旅游产品。

  三是丰富产业业态,推进做靓品牌战略。坚持“温泉+”多产业融合发展的思路,不断叠加新的旅游要素,整合生态资源和民族文化资源,逐渐形成多元化、多样性的“温泉+”组合,重点发展温泉旅游、温泉文化、温泉康养、温泉农业、温泉养殖业、温泉矿泉水、温泉医美以及温泉装备制造等特色温泉产业,不断丰富温泉旅游体验感。加强温泉景观、温泉设施、温泉洗浴等产品配套,大力提升温泉旅游的品质、品味和品牌,走高端化温泉产业发展之路。对一些经营效益差、管理落后、水质欠佳以及同质化、低端化的温泉企业,实施破产或兼并重组,推动全省温泉旅游产业高质量、高效益发展,打造出具有综合竞争力的温泉品牌。

  贵州旅游资源丰富多彩,温泉资源得天独厚。我们要把这一资源开发好、利用好、经营好、保护好,不断创新“温泉+”发展模式,持之以恒打造“温泉省”旅游品牌,让贵州温泉旅游成为高端旅游、完美体验的代名词,力争早日建成中国温泉省、国内一流的度假康养目的地。

  

4277-A23-6.jpg

杨晓敏

  

 

无党派人士界别路祖强委员的发言

以市场化为导向深化国有企业改革

  国有企业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要经济基础,承担着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和产业升级的重要责任。我省积极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取得了重大改革成效,但仍存在部分企业人无激情、事无成效的情况和经营能力、偿债能力、发展能力不足。近期,有的省份相继出现国企债券违约事件,给国企信用和区域融资环境带来了冲击,也给我省国企信用管理体系敲响了警钟。深化国有企业改革,需要提升国有企业信用质量,通过信用资本高地形成的势能化解信用性风险,以产业为本,以金融为器,形成产业资本为产业发展加持赋能,探索一条国有企业改革破题、破局、破冰的实施路径。

  在发展思路上建议:

  一是打造信用资本“航母”,改善金融生态。信用是对利益相关方承诺的兑现,企业信用是企业重要的资产。要以打造更高信用评级为主线,通过“顶层设计+底层改造”,让国企成为资本“航母”、信用“航母”。立足信用资本高地,用高信用评级从更高的维度破债务率、负债率、偿债率“三率”,改善整体金融生态、优化融资结构、节约融资成本。

  二是明确国企改革战略定位,推动产业升级发展。围绕全省新型工业化、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旅游产业化,因地制宜,一企一策,推动国企市场化、实体化改革,使国企从传统的“平台公司”转变为“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运营平台”“产业发展引领平台”,从融资平台转为实体企业,利用其资源优势和产业基础,做好项目投研、可研、调研,实现市场化、专业化发展,成为信用平台、资本平台、赋能平台。

  在实施路径上建议:

  一是解决“政企不分”,消除所有者缺位。当前,我省社会经济、企业发展还处于不均衡阶段。推进国企改革,不能把国有企业当做政府的“钱袋子”,要减少政府对企业不必要干预,政府应向企业进一步授权放权。国企负责人选聘要市场化,国企负责人身份与政府官员身份要二选一,完全脱钩,“没有退路才有出路”,防范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在市场化的项目中,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国企实力+社会资本活力”,解决所有者缺位问题,提升企业竞争力。

  二是解决激励不相容,释放企业家价值。社会经济和企业处于发展均衡阶段,主要依靠资本;处于不均衡阶段,主要依靠企业家。企业领军人物必须有全面的知识结构、道德权威、长期利益诉求,要提升业绩薪酬,确保国企的业绩与个人薪酬待遇高度正相关,不拘一格地任用具备“价值观、架构图、驾驭力”的企业家进入国企领导层。

  三是优化治理体系,提升公司治理效能。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突出国企市场化主体,让具备实战经验的专家型外部董事深度参与内部重大决策。整合各利益攸关者,建立政府与各市场化主体的契约机制,构建协同发展的治理网络生态体系,强化治理能力的章法,促进信息、资源、技术、人力等要素高度协同闭环,提升上下产业链企业运营能力和发展能力。

  四是建立全生命周期现金流可融性制度体系,优化国企考核机制。对企业来说,资产是面子,利润是里子,现金流是命根子。国有企业必须建立有效的财务管控机制,设立科学合理的财务管理架构和考核机制。考核机制应以流动性为战略导向,把握结构、节点和节奏,增强流向、流量、流速“三流”意识,强化现金流的预测、分析及管理,提升成本控制能力,防止资产负债危机引发系统性风险。债务问题的本质是资产流动性差、盈利能力弱。国有企业要对各类资产排毒、排雷、排查,建立预测、预警、预案机制,优化企业经营战略和资本结构,提升发展质量。

  

4277-A23-7.jpg

路祖强

  

 4277-A23-9.jpg

联组讨论会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