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3 邮发代号:65-18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检索
关键字: 标 题: 作 者:
2754期 本期26758版 当前B3 上一版   下一版
正文 发布时间:2019-12-27

一个渐行渐远的时代背影

 

□本报记者 万里燕

 

  12月3日,浙派人物画领军人物之一方增先先生因病在上海瑞金医院逝世,享年88岁。至此,浙派人物画“五老”(李震坚、顾生岳、周昌谷、方增先、宋忠元)最后一位老先生也走了,一个时代过去了。

  从方增先先生年轻时的成名作《粒粒皆辛苦》,到成熟期的《说红书》,到上世纪70年代的《艳阳天》《孔乙己》,他的人物画融贯中西两种不同体系的技巧,并找到两者的连接点,实现了将西方写实造型原理与中国水墨写意技法融汇于一体的超越。上世纪80年代,他的积墨人物画法再度把国画人物画推向一个气象浑成的博大境界,以《帐篷里的笑声》《母亲》等画作再一次打动世人的心。这些都是各时期“浙派人物画”当之无愧的代表性的作品,广泛而深远地影响着美术界,成为人们反复揣摩的范画。所以他的成绩绝不仅在浙江,更是影响了全国。

  方增先先生不仅是画家,更是教育家。他曾写过一本薄薄的《怎样画水墨人物画》,对中国水墨人物画的发展起着指导性作用。这本书发行量非常大,有43万册,甚至传播到了国外。当时学中国画的年轻人几乎人手一本。

  从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他还先后发表了许多很有分量的学术论文:《中国人物画的造型问题》《结构素描》《对国画人物练习的几点意见》《漫谈人物水墨写生》……这一系列的论述,紧扣住水墨人物画最核心的问题:对人的表达和描绘以及与之相关的基础学科。

  刘国辉在《浙派人物画》一文中这样写道:方增先先生是“浙派人物画”的创始人中影响时间最长、作用最大的一位,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浙派人物画”是以他为旗帜的。他从造型法则、基础练习、笔墨运用等方面全方位地构筑了“浙派人物画”的基本理论,再加上周昌谷、李震坚一系列关于色墨技法的经验总结组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在无意间所显示出来的学术领袖地位的那份自觉,使他无可争议地成了这一脉学术流派的总结者,他在实践和理论上的贡献,在‘浙派人物画’的发展史上是无与伦比的。”

  此外,方增先先生还是一位对国内当代艺术发展具有前瞻性和相当影响力的人物,为上海地区乃至华东地区美术的活跃和发展做了很多推动性的工作,这其中就包括举办上海双年展。他曾说,“上海是个大都市,画家和观众的接触面都很广,不管什么流派都有人喜欢、欣赏,美术作品的风格古典的、民间的、外国的都有人要,这与上海的文化有关。各人可以兼容并蓄、各自发展,这种方式对当前艺术的发展更适合。因为艺术应该发展流派,各有各的门路”。他不排斥拒绝各种艺术流派、风格,对于年轻人的艺术创作,更是尽力去理解与支持。

  方增先先生就是这样一位开明宽容、创新个性、把艺术视作生命的艺术家。他认为人物画应该有“意”,需要夸张,而事实上他确是活出了这样的“意”人生、多彩的人生。曲终人散,这样一位在中国人物画领域的里程碑式的人物,推动传统国画革新的人物,从此与我们告别。人虽离开,但精神永存,他留下的那代人的品格和精神犹待传承,留下的治学态度和教学理念终将被后人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