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统一刊号:CN52-003 邮发代号:65-18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返回首页
文章检索
关键字: 标 题: 作 者:
2700期 本期26718版 当前A4 上一版   下一版
正文 发布时间:2019-12-20

虎 耳 草

 

□刘 芳

 

  有很多作家都写过虎耳草。对于花草这方面,我很少有常识。最近几年,才开始注意路边的花草树木。不看不知道,这是一道多么令人心静的风景。作家们笔下的有些植物,常常觉得很遥远,其实就在身边,只不过是缺了一双发现的眼睛。

  比如这个虎耳草,喜欢潮湿滴水的地方。在某个滴水的石墙边上说不定就自由生长着一窝。有一次看见两个老人对着一窝虎耳草指指点点,隐约听见能治伤。等我问他们确认时,他们就躲开了,搞得神神秘秘的。

  后来在一本杂志上,看见了虎耳草的图片,恍然大悟,像老虎耳朵的就是它呀!当时还自嘲的为自己解说,我又没见过老虎耳朵,哪里有那么多想象力呢。瞬间对这个植物,有了更深的亲切感。散步时总要望一望别人家的墙有没有滴水的地方,或许就有一窝虎耳草等着我。

  真正想把它扯回家,是在单位的假山上发现了很多的虎耳草。那肥厚圆圆的脉络清晰的叶子,真想用手去捏一把。不自觉地伸出手,突然想起疼惜二字,又迅速缩回了手。这么娇嫩的植物,我于心不忍啊。

  那个上午我坐立不安,心里就想着拥有一窝肥厚碧绿的虎耳草。同事们看出了我情绪的异样。问发生了什么?我笑笑回答说没什么事。这个秘密当然只有我知道啊,我若说开了去,都想扯一窝回去,那就麻烦了。对于喜欢的东西,都喜欢独享。这就是人性里最难说透的私心啊。

  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扯了一窝用塑料袋装好拿回家。我把它安顿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罐子里,弄一点水湿润着。不出几天,又长出了新芽,再过几天就长出了一根长长的须。我惊喜着这紫红的须是要做什么妖?不成想这须越来越长,在夜里都似乎听见了它生长的声音。我把它挽起来放在另一个玻璃杯里,很快奇迹就出现了,那细细的须上又长出了根和嫩叶子。在写虎耳草的文章中,似乎没写到它有这么一个特性,姑且算我的新发现吧。这样一来,我似乎更喜欢了。每天都看,不时弄点水,让它湿润着。我开始留意动物世界里老虎的耳朵。咦,还真像。在感叹于生命的顽强时,也欣喜于造物者的神奇。屏幕里这么一只凶狠的老虎,在我心里居然也变得可爱起来。

  那紫红色的须在一处生根落叶后又在此处长出一条新须,每天它都在攀爬着,寻找新的落脚点,有时我故意不让它落脚,它会继续长,不停的延伸。有人批评我与一株小植物逗乐,真是不地道。我惭愧地又拿来一玻璃瓶安顿它,它马上就落了脚生了根。它就这样在一串一串的循环往复中,自由生长着,包蕴着无限的生机,像极了我们的生活。